首页 > 新闻资讯 > 画家史料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齐白石是被谁炒火的

http://www.huajia.cc  2017.11.19 21:06  来源:中国画家网 发表评论(0)

吴昌硕名满天下时,齐白石尚为民间画师,活动范围仅限湘潭一带,他对吴昌硕的画名,早有所闻,却无缘相会。齐白石第四次外出游历时,曾到过上海,很想前去拜访,怎奈无人引荐,只得作罢。齐白石定居北京后,以卖画为生,学的是八大冷逸一路的画风。

尽管齐白石艺术功力深厚,作品题材丰富,但在因循守旧的北京画坛,也不为时人所重,画店收他的作品,价格低廉,还要卖了才能给钱,即使这样,也无人问津,有时只能靠摆地摊出售自己的作品。这对以卖画为生的齐白石来说,连生计都成了大问题,以至于他到北京多年仍借居于庙宇。

吴昌硕的高足陈师曾在荣宝斋看到齐白石的作品后,发现其艺术功力非凡,便雨夜造访。两人一见如故,谈论起书画艺术,十分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陈师曾齐白石在自己冷逸的风格中吸收吴昌硕热烈、奔放的艺术特色。陈师曾收藏有吴昌硕的精品,平时秘不示人,爱如生命,为了帮助齐白石开拓一条新路,他毫无保留地将吴昌硕的作品拿出让他学习、研究。

从此,齐白石开始了他的“衰年变法”,为了排除干扰,用志不分,他停止卖画,闭门谢客,让夫人把自己反锁在画室中,研究吴昌硕的作品。他不只是简单地照本临摹,而是对吴昌硕的构图、用笔、色彩认真揣摩、分析,思索自己的创作途径,想了画,画了想,吸收吴昌硕作品概括力强、重点突出、大胆删减、用色古艳的优点,终于创立了红花墨叶派,其作品以浓郁的生活气息、艳而不俗的色彩、醇厚清新的笔墨,形成强烈的个人风格,在画坛独树一帜。

齐白石吴昌硕的艺术敬畏有加,曾对弟子说:“这辈子是画不过吴昌硕了。”当时画界就曾有“吴老缶一日不死,齐木匠不敢南下卖画”的传言。不过,远在上海的吴昌硕,看到弟子陈师曾带来的齐白石近作、了解了他木匠出身的苦难身世和走过的坎坷艺术之路后,对齐白石的奋斗精神非常钦佩,同时对他取得的成就也感到由衷的高兴。

齐白石要他代订润格时,年近八十的吴昌硕亲笔为他书写了:“齐山人濒生为湘绮高弟子,吟诗多峭拔语,其书画墨韵,孤秀磊落,兼擅篆刻,得秦汉遗意……”全面肯定了齐白石在诗、书、画、印诸方面取得的艺术成就。齐白石吴昌硕的艺术推崇备至,不仅下大功夫临摹其作品,还把吴昌硕的一段画论“小技拾人者易,创造者则难,欲自立成家,至少辛苦半世,拾者至多半年可得皮毛也”抄录贴于床头,每天早晚各默诵一遍。

他在一首诗中写道:“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吴昌硕的崇敬之情。后来,齐白石渐渐萌生了拜吴昌硕为师的念头。陈师曾齐白石的想法告诉吴昌硕后,他却明智地拒绝了,个中原因是前京派领袖人物陈师曾已拜自己为师,若再收齐白石为弟子,恐引起北京画家的非议。

吴昌硕陈师曾转告齐白石,大家都是朋友,互相学习、切磋即可,拜师就不必了。此外,他还让儿子吴东迈进京在陈半丁的陪伴下登门向齐白石解释。虽然没有拜师,齐白石一直把吴昌硕当作自己的老师,在陈师曾的提议下,三人互为刻印作纪念,吴昌硕齐白石刻了一枚“湘潭人也”,齐白石陈师曾刻了“山谷乡亲”,陈师曾吴昌硕刻了“缶尊者”,当时被人们誉为“石交之印”。齐白石的作品结集出版时,吴昌硕还为画集扉页题签,这对尚未成大名的齐白石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鼓励和提携。

齐白石吸收了吴昌硕的艺术成就,获益匪浅,在构图、运笔、用墨等方面,深得吴昌硕神韵,又有自家的面目。陈师曾齐白石的成就深感欣慰。

1922年,陈师曾齐白石的作品赴日本参加中日绘画联合展览会,同时带去的还有好几位当时国内一流画家的作品。陈师曾考虑到吴昌硕的画在日本已享有盛誉,几乎家喻户晓,而齐白石的绘画艺术正需要大力宣扬,就故意把齐白石的画价标得比吴昌硕还高。日本人大为吃惊,尽管他们一致认为齐白石的画很好,但价格太高,他们也不会购买的。

他们打听到在国内齐白石的画目前卖不上高价,纷纷派人到中国来收购。陈师曾闻讯,马上急电北京各画店将齐白石的画价提高20倍。当日本人赶到北京时,才发现价格与东京相差不多,这个信息反馈到中日联合展览会后,立即掀起了抢购齐白石作品的狂潮,陈师曾带去的画作销售一空,连法国人也买了一部分准备回到巴黎办展。

齐白石的艺术不仅在日本引起轰动,随之在国内也产生了强烈反响,“衰年变法”大获成功。齐白石感慨万千,高兴地赋诗:“曾点胭脂作杏花,百金尺纸众争夸。平生羞煞传姓名,海国都知老画家。”

到了上世纪20年代中期,齐白石已和吴昌硕并称“南吴北齐”,在中国画坛双雄并峙。齐白石的艺术冲出了吴昌硕的藩篱,创立出自己的独特艺术风格,开拓了水墨大写意的新空间,使古老的东方画坛焕发出青春之气。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