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少的角色:模特

来源:美术报  作者:潘丰泉

  特定意义上的模特一词,起自于西方绘画,为写实艺术服务,自有它的讲究、标准,如模特长相和气质,及个头比例等,是否符合人物写真要求?年龄相差如中老年男模特、中老年女模特,和男女青年模特均有不同区别。为人物造型设置的模特,又变化出着衣模特和人体模特之间的不同,这些都在专业院校的写生计划中。

  由此可见,解人物造型秘诀非写生途径不可。倘若模特写真这一页是空白的,那么写实风格无疑是虚幻的,以人为本的造型绘画,充其量一厢情愿罢了,更遑论对艺术理想的孜孜以求?从无数模特写真中建立起无可挑剔的人物结构关系,形成共性后有望获得个性化发展,而人物画推向高度和深度,指日可待。

  那些称得上佳作的人物画,从画者画出人物形神的第一笔开始,就离不开对模特写生的求真索奥。由此,模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若是少了,那么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大量概念化模式化问题就难以及时解决。

  面对模特作长期的写生训练,其实是在锤炼更有表现力的语言形式,像笔墨和色彩的不同性,一直存在于学院派教学体系中,一届又一届绘画学生由此受益到进入独立创作。

  对模特写生时间的长短,直接影响到画面情感和效果,若时间短匆匆一瞥,虽有偶然意外的东西,但学术深度往往是与长期的专注和讲究联系起来,缺少了,必浮于表面浮光掠影。当可以长时间写生,必求一笔一划有来龙去脉,每次总有新发现,正是这种不同于户外写生的匆忙,而是平常心态下的静观默察,从捕捉形象创建新的表现形式中培养艺术能力,使得基础扎实。

  不可否认,20世纪中国人物画之所以取得与传统不同和不曾有的写实成就,就是在写生了无数个模特过程中获得的,而南方的美术院校,会选择来自北方的模特写生,去强化技巧的厚重质感,或者北方画家也向往着多写生南方模特,比如以江南水乡女子为模特,寻找那份藏在心底里的秘密,化解经长年累月以为干涩拙重的东西为矢的,来点灵气的潇洒的技法以滋润笔底里的不足,所谓的“塞北秋风骏马,杏花春雨江南”的审美互补。

  这里也就有了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内容决定形式,也就有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即面对南北差异形象感的不同,生发出风格迥异的用笔运墨观。同样于讲究色彩的油画和专注于刀法的版画这些专业层面的写生,也会有微妙变化,由此追溯到中国山水画南北宗之说,生活在不同于南方滋润潮湿环境的北派山水画家,面对长期少雨干涸的自然条件必以斧劈皴绘之状之,而南人多以披麻皴写土质松软盖因雨水充沛造成的效果,确与董其昌有意去拔高南宗画法而大放厥词无关,说到此,好像山水画与人物画无关,但艺术之理难道没有可融合之处吗?人物画者写南方的模特与状北方的模特,各种艺术效果看似貌合神离,其实自有千秋。

  且不说西方绘画自文艺复兴以来建立了一整套以学院为中心的写生模特制度,就是当下国内各美术院校也是步履一致地推动模特写生计划,尽管对人物课堂习作有些诟语,但舍此之外确无更好方法解决造型问题,这需要每个画家举一生之力以老老实实态度面对模特,探究出新的造型结果。复杂多变的表现,非三言两语解决的问题,幸好有识之士对写生模特十分清醒,矢志不渝守护着这一片净土,在美术学院里,如果是一个外形与内在气质俱佳的模特,必受欢迎,师生们多抢着画他(她),比如有位模特,不断被富有才华的画家从各自专业角度和内心思考演绎得出神入化。如拟以写意笔墨与工笔设色、便能状出艺术风格的多变,或酣畅淋漓或柔和细腻,以及油画、版画、雕塑艺术特质各有不同的表现,一些生动有趣的模特造型,被植入到带有创作意味的形象之中,是很自然的事。艺术史上就有画家苦于作品中的某个人物形象,不符合心意而迟迟不肯下笔,一俟寻觅到完全符合创作形象的人物模特,便穷追不舍直至完美呈现。

  我们在欧洲学院派模特写真中看出端倪。比如列宾美术学院对模特形象是很讲究的,须有理想的身高比例,和转折分明的骨骼结构,无论在什么光线下都能看清其变化,助力形象的表现塑造,适合于长期的素描写生训练。但对于讲大块面变化的油画运色,反而是一些外形肥胖、臃肿的模特更加适合,比如当代西方油画界造诣颇深的弗洛伊德,其笔触的厚实强悍与所塑造的角色是如此的表里如一。这显然与他大量使用那身形体态笨拙肥厚的模特有关,设想一下,如果是一干瘦如柴的模特摆在面前,他还能如状一肥胖模特惯之以方形的大笔触塑造的情感和想法吗?很难。

  同样中国画人物造型,也会选择像皮包瘦骨的老年模特写生,便于将骨胳刻画与“骨法用笔”联成一体,此中有事半功倍之效。前面说到的认可度高的模特,不仅学院派素描有他的身影,油画也少不了他的姿势。由此看出不同的表现手法在刻画同一个模特身上,有不同的讲究和追求,无疑,在推动写实绘画进程中,模特所起的作用难以让其他方式替代。

  作为学院派写生的模特形象虽符合要求,但被抵触的情形时而有过,比如在现代艺术出尽风头的19世纪,部分风格型艺术家拒绝学院派固有的画法,而把目光投向身边的普通人,与学院派标准不同的形象,加以别样的探索,展现出为之一新的创作风格,大师者如塞尚、高更、蒙克等。

  目前国内专业院校,师生们很少对一个固定的模特作长期重复写生,包括试着让学生们轮流做模特,这样每天写生都是新的形象,很容易催生出新的笔墨观和形式,比起由那长期不变的一两个模特写生,毫无生气地完成作业,显现出更多的意外惊喜和收获。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