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绘画的精神指向与环境制约

http://www.huajia.cc  2017.12.17 21:51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空间过程、环境认知与意象表达——中国古代绘画的历史地理学研究》

    张慨 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12月版

    人类生存的地球是一个复杂而神奇的宇宙空间。至今为止,人类还没有认识到地球的全部奥秘,包括人类自身。因此认识地球及表现人的物质价值、存在意义、精神意志,从古到今形成了多种多样的表达方法,人们为了穷其究竟,用物理的、化学的、数学的、考古的、文学的、艺术的等形式进行不懈的探索。美术是一种特殊的认识地球空间的方法,是探索人类问题的途径之一。

    中国古代画家深居山林,终日危坐,以心灵对应山川,实为情感体验的需要,因为山川本无山迹,山迹在画迹中。以达到“神与物游”的境地,亦局限于中国文化的整体气氛之中。从“圣人之象尽意”为发源,演化出“大象无形”“含道应物”以及“存乎鉴戒者图画也”“成教化,助人伦”的矛盾复合体系,在与其他文艺形态的相识、相通、相融的过程中,成为中国文化复杂完整格局中的一种形态。山水画的创作经验也充分展示了这一点。

    任何一种意识的发生,必将与其生存的环境有关。由于社会形态的不同,一种意识活动的出现也必将导致不同的结局,形成不同的文化形态,美术只是人类文化形态的一种。美术的思维便是人类社会最初的文化现象。

    美术的历史地理学研究是以美术历史地理学为研究内容,它以研究历史时期绘画对环境的认知和表达为主要任务。

    张慨的《空间过程、环境认知与意象表达——中国古代绘画的历史地理学研究》,以历史时期中国大陆绘画发展的空间特征与环境的艺术表达为主题,通过回顾历史时期中国绘画与地理环境的丰富互动,探讨绘画作品中创作主体对环境的认知和艺术的表达,进而扩充地理环境认知的视野。

    从20世纪到21世纪初,中国文化风云受到很多次西学东渐过程中间的震荡,如西方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它们在冲击中国的过程中,也带来了很多的社会变异。在这个背景中,时刻面临着西方文化的规范和制约。因此在学习的过程中,就需要有更多的个人体验,而在体验的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敏感的话题,并逐渐形成自己的学术理想。

    张慨的研究汲取了国内外的一些前沿学科研究成果,并从宏观与微观的视角进行了许多个案考察,以自然环境、人文空间、地理情感、地方文化的视觉表征来实现,进一步解读绘画对环境的认知与表达。

    中国早期绘画对地理环境存在着明显的依赖性,这种依赖体现在绘画载体的选择和题材的再现上。一方面表现了对地理环境的认知,另一方面绘画题材的写实性再现,记录了其所认知的环境。中国绘画史上常可以见到以地域为主题的绘画作品,如《潇湘图》《赤壁图》《华山图》《商山四皓图》等。同时纵观历史时期绘画类型的时空分布,我们看到绘画的时空演进过程在不同的时期形成了差异化特征较为明显的地域格局。

    历史的进步,是建立在诸多经验与教训的基础上。中国美术史论正是化西为中、化古为今的具体努力,这是现实进步的需要,也是历史发展的需要。宏观看来,化西为中,是对西方文明的消融与批判;化古为今,是指学术研究应有强烈的历史观照。对于中国美术史论的研究,也有着同样的道理。

    中国人是华夏民族,在早期形成的过程中,以黄河流域的人群为主,形成四方的“西戎、北胡、东夷、南蛮”的共同组合,并由于地理的特殊而凝集成一种民族形态,这在秦汉时期便基本形成。此后的南北朝、五代十国时期的民族融合,多是由其他少数民族融进这个“大”汉族。因而汉族人口众多,来源复杂,这种现状导致了文化的大一统思想,并带来了美术的统一风格,于是在统一中寻求变化,在矩规中找新生。中国社会形成了大统一的思维方式,促成了文化风气上儒、道、释多元并存的思维方式。

    宋以后的中国画,分为山水、花鸟、人物等,可与西画的风景、静物、肖像并列,亦显示中国人“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的古训,也是一种心灵的宣泄与表达。

    张慨的论著揭示了一种现象:中国早期绘画依附于器物而存在,与器物共同构成环境景观,并通过画面的制作和展示形成了人与环境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而秦汉时期,以壁画、画像石(砖)为代表,绘画集中分布在政治中心、经济发达地区和交通要道,绘画人才则主要聚集在京畿之地,绘画中心在黄河流域,绘画服务政治的功能突出;魏晋时期,因国家地理形势“南北”格局的凸现,绘画的南北风格差异在壁画(包括石窟壁画、佛寺壁画和墓室壁画)上表现得尤为突出,并出现了短暂的绘画中心的南移;隋唐时期,绘画中心重新回到北方,以长安为核心,聚集了海内外的绘画人才,西域画风传入长安,绘画对地域环境予以了充分的艺术表达。唐代末期,绘画人才和中心出现南移的趋势,流向是四川和江南;宋元时期,以宋室南迁为转折点,画风从北宋北方山水画派转向南宋南方山水画派,山水绘画对南北地域环境的特征把握在艺术作品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绘画中心自此移至江南直至封建社会末期。北方少数民族地区在与汉族文化的融合中形成了表达地域独特环境的画风;明清时期的绘画,北方地区则以其文化向心力聚集了众多的绘画人才,包括西方绘画人才,中西画风在此交汇。而在南方地区,绘画对南方地区的城市特征以直接和间接的方式予以了较为真实的艺术表达,绘画有影响力地区先后在苏州、杭州、扬州、上海等地逐步过渡,时间的顺序性和空间的位移特征突出。

    这种寓史于空间的观念,实事求是的分析,在漫长的中国美术史演变中,以历史地理的经纬向度构成了作者的基本思维。作为表达情感和精神品格的绘画作品,对不同地域地理环境特征的艺术表现和再现成为创作主体表达的载体。但是绘画对地理环境的表达依然存在。尤其是面对痛失家国的感伤,而画家也随着国家政治地理形势的空间变迁,从画面区域环境表现的差异,导致了绘画风格的变迁。

    同样,在每个民族的艺术史中,缘于各自民族生活习俗和文化认识的方式不同,美术现象的发生与形成虽然不尽相同,但本质几乎是一致的。画家敏感于大自然的变异,使人的想象力的自由本质得到激活与发挥,用图式与色彩、用笔墨与纸张去表现和传达出其他人们还无法理解的事物的微妙状态,形成社会文化的视觉认识。

    人们看到中外美术史上的形态与图像,虽然形态差异、意趣相异,但本色相同。这就是美术,无论其现象如何,穿越云层,最终是相融相通的。当然,为了阐述每一种美术的发生原因,不同的学者会做出不同的表述。

    因此,张慨的研究具有一定的美术史学论著成果的原创性学术意义。其论著的研究领域和方向有可持续发展潜力,其论文体现了中国特色、中国气派和国际学术话语权。

    (作者为西安美术学院教授)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