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破铁鞋寻觅珍——西域行漫记

2013年06月30日 08:04  作者:杨禄魁  来源:西安晚报  评论()

http://yanglukui.blog.163.com/blog/static/24915622200711111398737/

我是一个文博工作者,又是一个美术工作者。出行西域采风,以考古的身心投入。沿丝绸古道西行,历时150余天,行程近5万公里,获画稿数千幅,算是初步圆了西行的梦。

乙酉六月,从古都长安坐火车到了敦煌。同行兄弟单位“敦煌博物院”盛情接待,观览了世界文化遗产中华艺术圣地——莫高窟近20个洞窟。数量巨大、博大精深的佛教壁画,其人物、山水、装饰图案画自成体系。特别是人物袒胸露背,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文明与开放,与当今毫不逊色,为每位艺术家提供了丰富的艺术营养。国画大师张大千当年采风到了敦煌临摹壁画,洞窟门口上书写的编号尚在,保存完好。

天山北麓的国际大都会乌鲁木齐,这丝绸古道上逐渐形成的边塞城市,聚集了47个民族,继承和保持着各民族的传统与特色。被人称为“混血的城”。乌鲁木齐是蒙古语“优美的牧场”,山中有城,城中有山。她位于天山中段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是历史上游牧民族的草场。漫步南山牧场,水草丰美,风光如画,感受到“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神韵。去天池看古代神话传说中西王母宴请周穆王的地方,美丽的天池只是她的洗脸盆。登妖魔山、红山,鸟瞰乌市全景。一个饱含悠久历史、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繁荣向上的经济、山川壮丽、风光旖旎的西域尽收眼底。

东疆吐鲁番是突厥语中的“富庶丰饶之地”,古丝路上的重镇。她融合了众多古老民族,浓缩了西域风情,代表了绿洲农业的文明,是中西文化交汇的一部史书,在古丝路上展现了她的风采。有高昌故城、交河故城千年的风雨,民族冲突和战争的血泪史;火焰山的神话;地下运河——坎儿井的宏伟;葡萄沟、吐峪沟的独特风情;有“火洲”和“风洲”,也有“沙洲”和“绿洲”。又是一个“歌舞之乡”和“瓜果之乡”,唐代“十部乐”中就有五部出自西域。葡萄是吐鲁番的特产,古人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城在葡萄中,人在葡萄中”。吐鲁番的葡萄占全国产量的一半。“翡翠冰融月一牙”在新疆指的是甜瓜。相传哈密王向清朝进贡了西域的甜瓜,皇帝吃完问是什么瓜,大臣随口说“哈密”,此后称甜瓜为哈密瓜。这一切荟萃了无数历史和文化传奇,成为一个自然、地理、历史展览馆。

去北疆伊犁,穿越准噶尔盆地,沿途经昌吉、呼图壁、玛拉斯、石河子、奎屯、克拉玛依、魔鬼城、福海、阿勒泰、布尔津、喀纳斯,看到浩瀚的戈壁、荒凉的大漠、丰美的草原、秀丽的绿洲、旖旎的风城、自由的野骆驼、奔驰的野驴野马。草原上的牛羊马群,白色的毡房,荒野间远离喧闹人群的民居土屋…… 走进迷人的喀纳斯,漫步卧龙湾、月牙湾、喀纳斯湖、四周崇山峻岭环绕,山顶积雪、蓝天白云。高大的云杉、红松、白桦林间、草原牧场、图瓦人村落、垒木式房子、栅栏、炊烟、牧马,开心的图瓦人。喀萨克人家……,处处如画,人与自然如此和谐,让人陶醉,流连忘返。

南疆喀什噶尔,美丽的绿洲,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横贯欧亚的丝绸之路交汇处,汇集了中西各种民族文化。地处西北边陲,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吉尔吉斯、塔吉克斯坦五国相邻。是新疆第二大城市。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喀什等于没到新疆。喀什是新疆的缩影,其它地方都比不上那浓郁的民族特色。

从喀什沿丝绸古道,过葱岭、慕士塔格冰川、喀拉库勒湖畔大草原、长年雪山环绕的塔什库尔干、石头城、红其拉甫到中巴国门,慰问戍边战士。沿途看到古丝路遗址、彩云上的人家、白云缭绕冰川为伴的绿色草原和塔吉克民族的石屋、毡房、村落、羊群、牦牛,可谓天上人家,旖旎的山水,雄伟的冰山,雪域的风采。

市郊有座维族建筑,阿帕克霍加麻扎(香妃墓),埋藏着阿帕克霍加五代七十二人大小和卓,还有乾隆皇帝的妃子,十四岁的她被作为战利品献给皇帝,她身上有一股沙枣花香味,被称“香妃”。疏附县境内的麻赫穆德,喀什噶尔里麻扎,墓主是11世纪维吾尔族学者,是《突厥语大词典》的作者。

从叶城到和田,北部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面是巍峨的喀喇昆仑山。自古美玉出和田,墨玉河下的流水和翠玉一样浓绿。沙漠间的绿洲、丝路古迹、佛教遗产、淳朴的民风、独特的异域风情、浓荫道上赶巴扎的毛驴车队,别有情趣,周日大巴扎更是热闹。特别是和田美玉甲天下,墨玉河产墨玉,白玉出自玉龙喀什河。

在克洲的奥依塔克自然保护区,看到了旖旎的五彩山谷。这里的居民过着世外桃园般的幽居生活。

阿克苏的库车古称龟兹,是丝路中道上的明珠。沿库车河谷到天山神秘大峡谷,沿途尽是壮观的雅丹地貌,凸现的圆形土丘、形似突兀的坟冢、戈壁滩上风化的山头似古堡残垣般的巨石,五颜六色,红、黄、蓝、绿、紫、灰,让人眼花。峡谷鬼斧神工的山体,峰峦叠嶂,谷中有谷,奇石凸立,小溪隐现其间,有雄、险、幽、静的韵味。

戈壁少绿荫,而神木园是难得的一个亮点。一个岗峦小绿洲,浓荫满园,古木参天,千姿百态。千年的银白杨、胡桃、沙柳等,各有一段传奇的故事,如同步入了原始森林。

库尔勒,一个美丽的城市,巴洲的首府。孔雀河、且末河、开都河、罗布泊流域、铁门关、罗布人村寨,记载了人类的生存史。

铁门关是丝路中道上的咽喉,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保存着当年的苍凉。

塔里木河畔,位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缘,河两岸是绿色的走廊,生长着原始的胡杨林。一个结芦为室、打鱼为生的罗布人,世世代代生活在与外界隔绝的湖泊间,繁衍生息顽强地生存着。

巴楚下河营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沿石油便道进入。这个神秘莫测的“死亡之海”,人称进去出不来的禁区,沿途尽是细沙覆盖的胡杨林,一望无际。树龄足有数百年,树身粗壮,高低不等,有的枝叶残断稀少,满身毛枝,奇形怪状,老态龙钟;有的爬地不起,另生新枝,片叶稀疏;有的残体断枝被黄沙覆盖,树干秃秃的,皮也褪尽,半露硬瘦残躯,空空成洞,惨不忍睹,给人以苍凉感。又饱含与干旱尘沙的抗争精神和顽强的生命力。有的根系可能找到了水源和养份,时至十月,满眼金黄,大显自身风采。人称“胡杨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在戈壁大漠中,胡杨的生存史足有一亿年左右。在大自然界,人永远活不过一棵树啊!

新疆的文明史,钟林先生曾考证过。和田是传统中的伊甸园,伏羲和女娲像西方的最早的亚当和夏娃。人类活动的历史已有七千年。

楼兰出土的三千八百年前的神秘美女,她的美貌可以复原,她的故事却无法重演。

罗布淖尔居住着新疆土著。今天塔里木河畔还能看到那些罗布人的后裔。

自古典籍中新疆这片土地叫西域。当年月氏从敦煌西迁到伊犁河流域。匈奴单于建立了强权,西汉苏武“持节”牧羊,霍去病大败匈奴,张骞两次出使西域,赵破奴破了楼兰细君、解忧公主远嫁乌孙,唐太宗扫除突厥,设安西都护府于交河武则天又置北庭都护府。

唐玄奘是丝路上徒步走过的了不起的人物在大漠中九死一生,高昌国还留有他的记忆。《大唐西域记》记下了古老的西域。

千年的征服与被征服,无数的战争,几多的迁徙。西域许多古国被塔克拉玛干掀起的尘沙湮没了。戈壁沙漠中不知还埋着多少神秘的故事。

美国近现代考古学家斯坦因,一生三次探险进入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寻找并发掘了正在消失的米兰故城,尼雅等遗址。他因曾盗走新疆尤其是莫高窟藏经洞中的艺术珍宝,而让中国学者不齿。

中国西部的一个古典探险家斯文·赫定,他更多地挑战了罗布泊、塔克拉玛干和慕士塔格。于一九零零年发现了梦幻般的楼兰古城。

西域,一个神秘莫测的地方,是各个民族和中西方文化汇集的亮点。有许多罕至的地方,有许多稀奇古怪的神话传奇故事。人们真正知道的只是那些明摆在大地上的高山、河流、大漠、戈壁、动植物,那些记载在古文献里的事件、人物、传奇故事……。.

 

分享到:
7.86K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 注意事项 =

  • 严禁发表有违反法律的内容文章
  • 严禁发布含有色情、病毒或者木马的链接、内容和图片
  • 本站内容仅涉及画家、美术、作品、展览等内容,禁止政治、民族性敏感话题
  • 会员们应互相尊重,不得以任何方式进行人身攻击
  • 提倡发原创帖,转载好帖,请注明出处和原作者。
  • 内 容:
      插入粗体文本 插入斜体文本 插入下划线   插入超级链接 插入邮件地址 插入图像 插入引用 插入引用 剩余可用文字数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左侧图片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