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书画官员范扬赚了13个亿,震惊国人

http://www.huajia.cc  2017.10.19 18:37  来源:丹青飞狐 发表评论(0)

前不久,南京电视台知名主持人、《艺事荟》栏目创办人周学采访范扬时,范扬面对镜头,得意洋洋,大言不惭地说:“我肯定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画家!”随着范扬的话音,画面呈现出层层叠叠范扬的头像,一个财大气粗、游刃有余、八面玲珑的书画官员的典型形象定格在了观众们的面前。

(图为南京电视台《艺事荟》栏目主持人周学采访范扬时的电视画面截屏。精心制作的“麻将牌”式的屏幕下方, 打上了范扬自吹自擂的一句话:“我肯定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画家!”)

有人为范扬算了算帐,将这些年范扬通过规模生产、批量加工、专业销售等方式赚的钱,通过大师工作室收徒赚的钱,通过开办各种培训班赚的钱,通过在各地艺术机构挂名赚的钱,以及走穴、剪彩、站台等各种敛财渠道赚的钱粗略地做了个加法,共计达13亿之多。在当代中国,书画官员范扬以绝对的销售量和巨额盈利能力,成为了当下中国画坛的“领袖”人物。范扬真正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画家!以至于“范大师工作室”的画家们,“范大师培训班”的学员们一谈到他们的老师范扬,无不对其生财有道的赚钱能力露出无比的羡慕之态,并都在努力地学习与效仿着。

在山东某书画交易市场,一位画廊老板一面给丹青飞狐讲解范扬作品上的人和物,一面细细叙说范扬画的定价诀窍:一个和尚一棵树是什么价,画中多一个和尚加多少钱,大和尚与小和尚的价格差异是多少,和尚头上多一个帽子要加多少钱,和尚手上多一个法器要加多少钱,和尚跟前如果多一只大老虎,加价幅度就更高。政府书画官员范扬的所谓艺术作品就是这样加工、生产、销售的?范扬的亿万家产就是这样积累的?令国人震惊,叹为观止。

书画官员范扬的画笔,如同数十部印钞机。他一个人创造的利润,抵得上几十个贫困县的GDP总和。比起那些在官场苦心经营,如履薄冰,冒着风险行贿、受贿的腐败官员们,来钱更心安理得、理所应当,谋财更潇洒自如、顺风顺水、冠冕堂皇。

范扬,1955年1月生,祖籍江苏南通。曾为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南京书画院院长。

(喜欢到处作秀、抛头露面的范扬,自吹自擂自己肯定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画家。政府书画官员范扬不知羞耻的言行,遭到人们的唾弃。)

批量生产,不断做局,炒高价格,商业欺诈,是范扬作品大行其道的营销策略。

2015年,一起南京画商吴立平状告画家范扬的法律纠纷,让一向趾高气昂的范扬顿时声名狼藉。

吴立平,南京城某文化公司老总,与范扬合作时,范扬是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在国内画坛并没有什么名气。经过八年的努力,吴立平耗资数千万元,全方位运作包装范扬。吴立平在法庭上出示了在范扬身上花费的有效证据,包括宣传包装范扬的花费1356万元,以及为范扬在北京、南京等地租用、购买豪华住所与别墅花费的2260万元等。就这样,范扬在吴立平费尽心血的“高大上”包装中,作品从每平尺几千元飙升到了每平尺15万元,一跃成为了国内顶尖“艺术大师”。按理,在这场突飞猛进的价格升值游戏中,范扬的经纪人吴立平应该也是直接收益者。然而,范扬却背信弃义,一直未履行双方合同,拖欠吴立平2000平尺左右的画不交付,致使吴立平资金链断裂,负债累累,面临破产,走投无路的吴立平只好一纸诉状将范扬告上法庭。

这起轰动中国画坛的画家与经纪人的合同官司,不仅让大家看清了书画官员范扬忘恩负义,不守信诺的卑劣行径,在庭审的双方辩护词中,还暴露出了范扬通过做局,哄抬价格,商业欺诈的事实。

范扬在辩护时称,2010年3月1日范扬的老婆潘金玲转账400万给吴立平,是用以支付吴立平垫付的为范扬购买南京帝豪花园别墅的部分购房款。吴立平辩护时说,这400万元是为了避税暂存在他这里的,有范扬短信为证。2011年12月25日范扬再发短信通知吴立平,请吴立平用这400万为其在荣宝斋他的个人展销会“托底”。于是,吴立平花了200万“买”了范扬在荣宝斋展销会上的作品。实际上,作品依然在范扬手上,吴立平所谓的“买”不过是做了一个局,蒙骗消费者而已。剩下的钱,吴立平还给了潘金玲。

(图为范扬近几年部分作品拍卖记录)

众所周知,“托底”,就是哄抬价格,就是做局,就是假买卖。可见,范扬作品的高价位,就是通过不断做局,弄虚作假,把价格炒高。谎话说一千遍就成了真话,在反复高价位的宣传攻势下,市场的羊群效应开始发酵,各类炒客、投机商,以及不明真相的消费者纷纷加入到炒作范扬作品的队列中。有一个书画贩子说,下个楼的功夫范扬的作品就涨了。

书画官员范扬将粗制滥造的作品倾销市场,上演着一出出坑蒙拐骗,欺行霸市的商业大片。“范扬模式”是把中国艺术品市场搞得乌烟瘴气、乱象丛生的一个极其恶劣的现象。是中国书画市场金融泡沫、“庞氏骗局”、商业欺诈的典型案例。

范扬作品中千篇一律,目光狰狞,相貌丑陋,神情猥琐的红衣罗汉,是对佛教文化的极大亵渎。

山东某画廊老板跟丹青飞狐说,这些年,范扬的红衣罗汉作品是市场上最走俏的涨货,他们都是用现金成百张的购买。由此可见,范扬书画加工厂的生产能力和出货效率是非常高的。

红衣罗汉,出自于印度佛教的释迦牟尼佛。红衣罗汉题材画出自于元代大书画家赵孟頫所绘《红衣罗汉图》。

(图为元代大书画家赵孟頫所绘《红衣罗汉图》)

赵孟頫笔下的红衣罗汉极有西域特征,肃穆而祥和,其劲利结实的线条,鲜亮明丽、干净清爽的画面,和红衣罗汉头上淡淡的光环,都极好地诠释出佛文化倡导的心灵觉悟、道德感知、行为修行。更有亮点的还有这幅图上的长段题跋,字迹俊秀,气韵贯通,将赵氏书法行笔流畅的风格表现的淋漓尽致,与画中的红衣罗汉相得益彰,珠联璧合。赵孟頫所绘《红衣罗汉图》,不仅是中国画的精品之作,更是佛教题材画的经典之作。

范扬以红衣罗汉为主题的系列作品,根本不是自己创作的,这虽然是赵孟頫《红衣罗汉图》的翻版与演化,但描绘的却是一幅幅“假丑恶”的画面,完全歪曲了赵孟頫原作“真善美”的主题思想。

(图为政府书画官员范扬的《红衣罗汉图》,画面恶俗不堪,笔墨脏乱差,主题思想模糊不清。)

(图为范扬作品中的红衣罗汉,人物造型雷同,千僧一面。这些目光狰狞、相貌丑陋、神情猥琐的红衣老者看上去绝非是慈悲为怀的高僧。)

丹青飞狐实在想象不出,范扬这些脏乱差的作品,哪里有某些马屁精美术评论家鼓吹的佛家“禅意”?这种不伦不类,恶俗不堪,毫无美感的丑陋之作,究竟适合挂在宴会厅、大礼堂?还是适合挂在会议室、办公室?还是适合挂在家庭客厅、书房?还是适合挂在庙宇、殿堂?这种以敛财为目的,大批量,流水线生产出的行画,不仅污染了生活环境,混淆了美术的涵义,玷污了中国画的艺术价值,更是对博大精深、神圣圣洁佛家思想的极大亵渎。

(图为政府书画官员、亿万富豪范扬毫无美感的脏乱差作品。范扬创造出的“鬼画符皴”,已经成为当代中国画坛丑陋的典范之作。)

范扬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提高知名度,以便大肆快速敛财,从来不思创作,也不可能在艺术创作上浪费时间。身兼社会多职,不断奔波在全国多地“大师培训班”和“大师工作室”,不断在全国各地办展炒作的范扬,的确也没时间坐下来进行艺术创作。为了快速敛财,增加产量,范扬的画稿基本上就采用单线平涂、一次成型的敷衍方式,主题消极乏味,画面单调恶俗,毫无美感。在大量的社会活动中,范扬身边的人经常都看到他一边接打电话,一边作画。程式化笔墨,流水线操作,是范扬保持高产量的必然绘画方式。新金陵画派传人、著名画家叶维先生曾给范扬打去电话,批评范扬:“你这样把速写当成品,倾销市场,影响不好。你对绘画不负责任的草率的行为,会害了一大批学生的。”

书画官员范扬,是中国书画史上,办展频率最高,媒体曝光最多,作品产量最大,销售量最旺的书画官员。范扬恶俗不堪,脏乱差的作品,严重颠倒了真善美与假丑恶的艺术标准,对当代书画艺术的价值取向起到了非常坏的引导作用。

书画官员范扬的作品不仅是书画垃圾,更是精神垃圾。

(图为政府书画官员范扬)

靠南京师范大学发家的范扬,最终被南京师范大学驱之

近些年,在中国书画界,官衔的大小已经成为一个艺术家作品价值大小的首要条件。如何谋官,谋一个学术含金量高的官位,已成为当代许多书画家为之奋斗的目标。1999年,范扬担任了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院长。这个位子,无论从学术地位上讲,还是从书画官员的头衔上来讲,都是范扬人生中的重要一步。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是个有着100年历史的美术学府,其前身是晚清著名画家李瑞清主持的两江师范学堂 “图画手工科”,是中国美术教育史上最早从事新型高等艺术教学的开创地。著名美术教育家、艺术家吕凤子、徐悲鸿等都曾在这里主持过工作,高剑父、张大千、陈之佛、吴作人、黄君璧、傅抱石等著名画家先后在这里从事过艺术讲学活动,为新中国的美术事业发展培养了大量的杰出人才。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从来就是一个充满着学术氛围的地方。范扬担任院长后,并没有在这个学术环境里潜心艺术创作,好好教书育人,而是把这个有着艺术厚重度的美术学院院长的头衔变成了大肆为自己造势,疯狂敛财的筹码,严重败坏了学校风气,干扰了一直以来良好纯正的教学与创作氛围,引发了南京师范大学领导和师生的极大反感,许多师生通过多种方式向相关领导和部门举报范扬的劣行。

范扬在南京师范大学已成众矢之的。打着美术学院院长的头衔,钱是赚的越来越多,但日子过得很不舒心。从2006年到2007年两年的时间里,范扬开始热衷于频频参加中国美协组织的各种活动。最近热播的反腐大片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中,有一个热门的词叫“政治资源”,即官场上的靠山与后台。范扬处心积虑通过参加中国美协的活动,掘到了书画界“政治资源”的金矿,很快投入到中国国家画院院长龙瑞的门下。

范扬靠南京师范大学发家,最终却被南京师范大学驱之,被南京师范大学师生所不齿,这应该是范扬的人生之痛。尽管如此,范扬在任何时候都不忘记把原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这个头衔放在自我介绍中,因为他知道这个头衔对他作品行销市场定价的作用和意义。有意思的是,范扬多次在南京举办个人画展,南京师范大学无论是领导还是教师,几乎从不到场祝贺,范扬的口碑极差,可见一斑。

书画官员范扬的发迹,是这个时代中国书画家的耻辱

从南京师范大学败走麦城后,范扬紧紧抱住了中国国家画院院长龙瑞的大腿,终于坐上了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的宝座。华丽转身的范扬,迈上了人生最辉煌的造极之路。

(图为书画官员范扬在各种场合狂妄之极,自信满满的音容笑貌)

2011年,身在北京的范扬染指南京书画院,竟然“巧夺天工”地取代了朱道平院长,成为了南京书画院院长。

南京书画院原院长朱道平先生为人谦和,德高望重,绘画技法独特,出类拔萃,是新金陵画派有序传承的一代翘楚。范扬跨省、跨区域空降入主南京书画院,成为了做官不用担责,有位子不用在岗,纯粹把官员头衔当资本、赚吆喝的书画官员,创造了中国书画官员一人两地任职的新模式。业界有人对这一奇特现象的评价是:长袖善舞、投机钻营、狗尾续貂、多吃多占、贪得无厌。

在众目睽睽之下,精于官场之道的范扬,以人们都知道的“游戏规则”,第一时间巧立名目把自己的学生安插进南京书画院,并在相关岗位担任要职。

(政府书画官员范扬,就是中国书画界的一个江湖混子,一个商业骗子,一个艺术流氓,一个敛财大盗,一个政治小丑。)

范扬,一个享受着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家级艺术家,一个吃着纳税人的粮,喝着纳税人血的政府书画官员,其作品没有反映过祖国河山的美丽壮观,没有揭示过民族文化的深刻内涵。请问身居中国国家画院高位的范扬,有多少时间是花在弘扬国家书画事业上的?有多少精力是花在为人民群众服务上的?

如果还让范扬这样的书画官员横行霸道,有着几千年文化底蕴的中国书画艺术,真的就会被毁了!

2015年6月2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表文章指出,“这些年来,书协美协成为文艺腐败重灾区,官员伪装成艺术家,利用不法手段当上书协美协领导后,高价天价出售作品,把腐败伪装成字画交易,这是一种变相腐败。书协美协腐败已经成为文艺毒瘤。”文章还指出,“书协美协主席个个是亿万巨富,已经严重影响新政反腐败所塑造的清廉形象,也加深了社会的贫富差距和社会矛盾。”

这些年,某些书画官员已经成为了公器私用,严重侵害民族、国家文化资源的既得利益者。成为了权力寻租、营私舞弊、巧取豪夺的腐败分子。成为了利用权力,在媒体上大肆宣传、炒作自己,弄虚作假,忽悠消费者的跳梁小丑。成为了雅腐、雅贿、雅藏的代名词。成为了贪得无厌,利用体制内的优势,攫取了一个亿,还要二个亿;攫取了两个亿,还要十个亿的无耻之徒。成为了偷税漏税的违法乱纪者。成为了搞裙带关系,拉帮结派,团团伙伙,丑闻缠身的政客。成为了道德败坏、生活糜烂的腐化堕落者。

书画官员范扬赚了13亿,是这个时代中国书画艺术的耻辱!

书画官员范扬的发迹,是这个时代中国书画家的耻辱!

书画官员范扬现象,是这个时代中国书画界的耻辱!

政府书画官员,不能披着文化的外衣,带头违反党的组织纪律;不能打着艺术的旗号,游离于党纪国法之外;不能大肆捞钱,贪得无厌,败坏党的形象。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