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少儿美术考级:荒唐何时休?

http://www.huajia.cc  2017.06.07 08:51  来源:中国美术报 发表评论(0)

美术考级的问题,可以说是一个“有历史”“有背景”的话题了。它一直被争论、一直被诟病、一直被“控制”,却一直在漫延和发展,转眼都20年了。

最近有一事让退休多年的我又一次关注到美术考级的问题:有朋友求助,说他6岁的孩子,从小非常喜欢画画,但在进考级培训班半年后,开始拒绝画画。我一看他进班前后的作品,就知道问题所在:是典型的模式化考培(烤焙)的结果。帮他转了学,两次课就恢复兴趣,画得生龙活虎,创意小宇宙大爆发。这类社会现象很普遍,全靠家长辨识。问题在于,这位家长是教育宣传部门的骨干,在这个问题上还会走入误区,可以想象,一般人对少儿美术教育的认知是什么水平。

现在,考级已层层铺开,同时又乱象丛生,连一些参与 “管理”的领导机构都成了考级班理直气壮打出的“旗号”了,比如“文化部(或文联、中国美术学院等)美术考级园区××考点”。

作为一名艺术家,一名少儿美术教育事业的参与者,我和很多专家及一线教师对少儿美术考级持坚决的反对态度。我也曾专门就此征求过教育界、文艺界专家的意见,大家都认为美术考级很不合理!当年华君武先生就明确说,“荒唐!”靳尚谊先生说,“我一直反对,就是反不动!”2001年,60多位专家和政协委员联名提案交全国政协,建议取消少儿美术考级,据我所知,文化部美术处领导也不赞成考级。在各地教育界,反对考级的声音始终未歇:广东省教委曾明令规定,反对14岁以下的少儿参加考级,绝不可以“规范化”的方法去干预少年儿童的创造力;教育部也明文规定,儿童画不考级,考级不许加分。

考级的弊病很多,起码有这样几点:

1.美术创作本身,具有原创性、多样性、个性的特点,尤其是少年儿童美术,更不能要求千人一面。逐级规范的美术考级对艺术本身而言是荒谬,对孩子艺术感觉和创造思维的发展是束缚。2. 美术和其他少儿艺术科目的“二度创作”不同,单考技巧是没有意义的。考级是由一幅画而评定学生美术水平,而正常的美术教育过程,是师生在美育、德育、心理教育上的交流及艺术感觉和审美观念的引领和启发,表现形式也多种多样——而这恰恰是现有的考级和为考级的培训根本做不到的。3.遍地开花的考级培训机构巧立名目的费用不断扩大,当教育也成了一项生意,考评直接和收费挂钩,层层分成,——这种评价体系不但与公民素质要求对立,和国家人才的培养目标背道而驰,也直接伤害、干扰了默默为未来目标耕耘的学校和老师的积极性。4. 当下,少儿美术考级这条利益链已日益“壮大”,甚至已经深入到教育体制内发酵。它的“成功”,直接助长孩子的名利心和家长的虚荣心,成千上万人的参与,肯定也对社会风气带来负面影响。5.普及教育还要解决社会公平的问题,艺术教育本来应该向边远贫困地区倾斜,美术教育成本低,最易在边贫地区普及,而费用高昂的考级及连带的培训,虽然放过了贫困子弟,但无论如何不可能在教育公平方面起好作用,反而增加了更多的心理门槛和等级观念。

总之,美术考级的泛滥,助长社会艺术教育以功名作航标、聘金钱当推手,蒙蔽的是人云亦云的家长,危害的却是天真无邪的儿童。它明显与艺术教育价值观对立,却又如此大行其道,归根到底,还是利益的使然:考级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有序的利益链条,反对考级的单位和老师反而会遭到孤立,甚至清醒的领导也难下决心。最初,许多美术老师对美术考级未多加注意,直到收到考级机构的一些“合作协议”,看到里面列出的“考务费6∶4分成”“报名费5∶5分成”等条款,才产生了强烈质疑和反感。当时广州少年宫美术学校就曾拒绝25万的分成费。时至今日,考级仍在漫延,甚至有人还想用“中国特色”打入国际。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已是很大一批人和单位的生财之道。

今天,美术作为视觉艺术,早已不只是国油版雕几个类别,早已覆盖几乎视觉所及,是人类历史也是未来发展的图像见证和文化印迹。因此国家把美术科目作为人文学科,当前更明确要求美术学科以培养具有核心素养的未来人才为目标,要包括图像识读、美术表现、审美判断、创意实践、文化理解等各方面的素养。这个任务十分艰巨,而现有的教育体制、师资水平,特别是社会认知都远远落后,需要努力跟进。在这样的时代使命面前,成千上万人参与的少儿美术考级,到底是进步还是倒退?

在这里,我想说的不是简单的考级和反考级的问题,而是重新提醒有关各方思考:在国家把“核心素养”作为国民培养目标的当下,少儿美术考级到底有没有意义?起到什么作用?这应该是一个明白不过的问题。少儿美术考级何时休?我们拭目以待!

(以上观点作者文责自负。感谢李力加、朱国华、伍翔南、谢丽芳等老师参与讨论)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