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1.26亿!崔如琢拍出第9件上亿天价画作

http://www.huajia.cc  2017.04.26 10:3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评论(0)

崔如琢画作

4月3日,在保利香港举办的崔如琢作品拍卖专场,大尺幅积墨《秋烟漠漠雨蒙蒙》卖出1.26亿元(人民币,下同),这已经是崔如琢第9件上亿的天价画作。

崔如琢,这位曾向故宫豪捐1亿元,名誉与争议同在的巨富画家今年73岁,此前他在不同场合说,自己的愿景是在80岁之前让作品价格超过毕加索。但众人识得毕加索,却并不见得熟悉崔如琢。不过在国内艺术市场上,2014年以来崔如琢未尝败绩。

这是崔如琢无比光辉的一面。而“江湖画家”、“作秀”、“狂妄”、“炒作”,这是去年广东华人书法院院长,广东国际华人书法研究会会长对崔如琢负面消息做的总结。无论公允与否,这都是崔如琢争议的另一面。

围绕着崔如琢的舆论往往颇具火药味。胡润将崔如琢选入“在世国宝国画艺术家”的第一名;著名艺术市场评论人牟建平则质问:“胡润艺术榜究竟是艺术成就榜?还是拍卖成交榜?”。

深层次思考这些正面与负面评价,崔如琢仿佛一个解不开的谜团。

●天价拍品 买家信息稀缺

崔如琢的“天价”拍品是其在艺术圈和资本圈走红的基础。

这位早年留学海外的画家,2002年刚进入国内拍场,作品价格大约在10万元每平方尺左右,与其他当代第一梯队画家相比,其似乎并不具备太多话题性。

2010年,崔如琢全年拍场成交额为2653.28万元。根据雅昌艺术网的数据,当年一共有近200件崔如琢的作品送拍。雅昌艺术网是国内著名艺术服务平台,旗下雅昌艺术监测中心发布的数据和研究报告较全面地收录了崔如琢作品的二级市场情况以及市场整体情况。

2011年,崔如琢迎来关键转折点,当年香港佳士得秋拍,崔如琢名为《盛世荷风》的画作,超过2010年所拍全部作品价格数倍,以1.01亿元卖出,成为当年最贵在世艺术家作品。这标志着崔如琢正式跨入了一个古代及近现代书画家占多数席位的“亿元俱乐部”,在当年的胡润艺术榜上,崔的战绩名列当代国画画家第二。

但直到2014年,崔才真正开启了他“批量”产生天价拍品的时代。2014年到2017年上半年,当代书画家作品拍上亿元的总共为8件,除2016年秋拍,吴冠中《周庄》拍出1.98亿元外,其余7幅作品皆为崔如琢所作。除此之外,著名的“故宫捐”中的1亿元,也是其卖画所得。

2014~2016年3年间,崔如琢在拍场上的总成交金额分别为4.66亿元、7.86亿元和8.2亿元,总计20.72亿元。而其6件超亿元拍品总价就为9.03亿元,占比近44%。2017年春季在保利香港举行的崔如琢专场,总成交额为1.84亿港元,其《秋烟漠漠雨蒙蒙》成交价为1.26亿元人民币,占总成交超过5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对于这些天价拍卖,牟建平表示他个人持有一定的怀疑态度。2011年,因为质疑4.25亿元拍出的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真伪使拍品最终未付款等事件,牟建平被称为“国内书画打假第一人”。

牟建平认为,崔如琢的市场表现有疑点,其一是天价拍品,但买家信息稀缺。

与崔如琢相比较,同为“亿元俱乐部”当代画家的曾梵志和吴冠中的天价拍品,都曾曝光过买家,而崔如琢惟一曝光的一次是卖画捐款故宫,买家是专注于投资崔如琢画作的,北京观唐文化艺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唐文化)股东之一黄文仔。

崔如琢的天价拍品通常不见买家。记者查询8幅过亿拍品的相关媒体报道、观唐文化官网新闻、拍卖行公开信息,都未能查到买家信息。虽然买家信息不公开属合规,但牟建平认为这给炒作提供了空间。

这种现象是崔如琢易受争议的原因之一,牟建平举例说,“高价拍品或天价拍品通常都有具体的买家,如2016年香港保利1.06亿元拍出的吴冠中的《荷塘》,是上海宝龙集团购买;2016年底3.03亿元成交的元代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是苏宁电器斥资购买。”

在拍场上,崔如琢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依赖一家拍卖行——保利香港。记者统计出其8幅亿元拍品中的7幅都诞生自这家拍卖行的个人专场,且这些画都于2014年后拍出。7幅之外的一幅是2011年标志其地位转折的《盛世荷风》,于香港佳士得拍出。

●逆市造富 名家羡慕不已

另一个让牟建平感到费解的现象,是崔如琢的市场表现几乎逆市而涨。

2015年,受大环境影响,当代书画市场一度低迷。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在当年的一份市场调查报告中说,“我认为政府力倡反腐,就把整个市场因炒作形成的泡沫刺破了,尤其是当代书画市场明显退烧。”

而牟建平观察2016年市场的结论是,“当代书画市场疲弱,许多名家作品成交价格腰斩、下滑,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崔如琢逆市走高屡创天价,不符合市场规律。”

这些说法背后的数据是,2015年秋拍上,当代书画成交总额为11.03亿元,同比2014年秋季缩水近七成。而2016年情况并未有好转,2016年春,当代书画板块继续疲软,嘉德当代书画总成交额仅为5302万元。

而崔如琢的亿元“主场”保利则出现两极分化,在崔如琢北京保利的当代水墨专场总成交额为3336万元的情况下,香港保利的“太璞如琢-崔如琢精品专场”拍出的《飞雪伴春》价格高达2.5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飞雪伴春》成交价不仅是崔如琢个人最高纪录,还是2016年春季全部专场所拍出的最高价艺术品。不管是其在艺术上效法的傅抱石,还是享誉海内外的张大千、徐悲鸿,以至明清时期的古玩,都在价格上落败。

此前一个类似的情形是,崔如琢2014年拍出的《丹枫白雪》价格约为1.6亿元,相当于香港嘉德春拍全场青铜器、珠宝手表及吴冠中、潘玉良、朱德群几个大师的作品价值总和。当时《广州日报》引述行家评论称:“一个明清开宗立派的大家也卖不到这价。”

对此,牟建平的一个观点是,不同时代的画家有其价格圈层,这一定律对于崔如琢几乎无效。

2016年秋季,当代书画市场也秋意正浓,总成交额同比2015秋下滑7%。而崔如琢再一次祭出天价画作,其当年所作的《秋风摇翠》又拍出1.22亿元高价。同时,其作品每平尺价格为76.08万元,比起春季又翻了一番。

同年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崔如琢自己也认可了当下当代书画市场的疲软,不过他说,“我倒是还保持原来的格局,因为我的做法和别人不太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国内画作按平方尺多少计价的惯例存在,艺术家的创作行为受到市场影响。国内艺术家杨琼此前在《中国书画报》上批评,“这意味着画家的思想、情绪、心性、观念、技巧等都可以在天平上称出重量,然后贴上价签。”。

崔如琢多产“大画”,其“重量”不可小觑。梳理崔如琢的9幅亿元拍品,一幅达到300平方尺,三幅超过200平方尺,两幅在150平方尺以上,最小的两幅也都在80平方尺以上。这样的巨幅绘画,使崔如琢虽然在每平尺单价上并不占据鳌头,但在天价市场却能屡创佳绩。

不论崔如琢做法为何,他都在跌宕起伏的市场中激流勇进,成为一个令外界惊叹的“谜”。

●外界咋舌 圈内臧否不一

崔如琢在公开场合的言论无疑是较为高调的,比如,他曾放言,自己作品的价格在75岁时要超过毕加索;又如他曾表示,以后将设立“如琢人文艺术奖”,奖金要超过诺贝尔奖。

“如果一个作品价值过亿,肯定会有很多人关注,这些人就会关注中国传统文化,想去了解为什么一幅画要卖这么贵。”崔如琢在向故宫捐款而接受《京华时报(微博)》等采访时如此表示。他还说,“每个艺术家不但要搞展览,还要注意自己的艺术市场定位。”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声音认为,艺术家不应过度看重市场表现。前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张绍城在接受《新快报》采访时表示,“画家的责任是画好画,卖多少钱不该过多考虑”。

对崔如琢而言,国外展览是其艺术市场的重要支撑之一。就在亿元捐故宫和故宫4月连展结束后不久,崔如琢又去了俄罗斯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国家博物馆办展。

一个小插曲是,据崔如琢后来接受雅昌专访称,原本在圣彼得堡展览每天需要近50万元的费用,崔如琢的助理以崔在故宫“免费”开办画展为筹码交涉,俄罗斯负责人实地探访研究后,决定也免除费用。2016年10月,俄罗斯艺术科学院宣布授予其荣誉院士称号。

对于俄罗斯艺术科学院给崔如琢授予的荣誉院士称号,牟建平认为,国外学术机构没有客观评价中国国画水准的学术土壤。而在国内,崔如琢的艺术水平也存在正反两种争议,斥之名不副实者有之,认为他名副其实者亦有之。

不论争议有多大,崔如琢的艺术巨富之路越走越宽。

2002年刚进入国内拍场的崔如琢,一幅画的价格在10万元上下。而常被拿来与之对比的吴冠中,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拍出了超过50万元的作品。2008年春季,吴冠中作品每平方尺价格为36.7万元,崔如琢作品达到了6.79万元每平方尺。8年后的秋季,崔如琢作品每平方尺价格首次超过吴冠中,达到了76万元。

与此同时,在天价市场上,当代画家中早已没有他的对手,其作品连续3年进入当季所有艺术品价格前十。对此,有艺术评论人士称之为“崔如琢现象”,因为“(这样的表现)惟其只有崔如琢。”

如今,在观唐文化的推动下,崔如琢从圣彼得堡转战东京办展,就在日本伊豆县,他4万平方米的私人美术馆还在营业。而在北京,浩大的观唐美术馆工程还在进行之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联系崔如琢本人以及观唐文化高管,但截至发稿时均未获得对方回应。

通过崔如琢持股的北京静清苑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记者与崔如琢的一位助理取得联系,但由于该助理正在出差,短时间内无法安排专访。

记者随后又向该助理发送了采访提纲,但直至截稿尚未收到回复。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