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傲骨仗义钱瘦铁

http://www.huajia.cc  2017.03.28 16:28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钱瘦铁(公元1897-1967年),名厓,字叔屋,号瘦铁,后以号行,江苏无锡人。钱瘦铁出生于一户贫苦的农家。父母虽然为谋生计日夜操劳,但还是把他送进私塾读了几年书。待他12岁时,家里已无力再供养他上学。此时正好有一位远房亲戚回老宅省亲,说起他的一个朋友店里要招一名学徒,家里就请他帮忙。如此这般,少年钱厓便来到苏州,入双龙街汉贞阁碑帖店当了一名学徒。从此后钱瘦铁的经历看,这位远房亲戚尤如上苍派遣的使者,在他面临放弃学业当个田舍郎之际适时出现。其意义不在于钱瘦铁避免了劳作之苦,而关键在于他乘上了决定一生命运的艺术之舟。在汉贞阁,少年钱厓得以接触到大量的金石书画和历代碑帖,耳濡目染,使他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汉贞阁店主唐伯谦是苏州的刻碑高手,他所摹刻的碑帖,神形毕肖。此外他也是装裱高手,他装裱的字画很受书画名家的欢迎。12岁的钱厓师从唐伯谦学习刻碑和装裱,逐步提高了他的鉴赏能力,为他日后步入艺坛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在汉贞阁6年的学徒生涯是难以忘怀的。钱厓不仅学会了刻碑,也自然而然学会了刻印。他十分珍惜每一次学习机会,一有空就潜心琢磨刻石与治印。当时条件有限,他没钱买印石,就拿旧砖取代。没有钱买刻刀,他就把破伞骨敲扁磨成刻刀。旧砖比印石略松,但杂质很多,加之伞骨磨制的刻刀钢性较差,钱厓常常刻得手指手掌布满了水泡血泡。当水泡和血泡变成老茧时,他摹刻的砖石印章装满了几抽屉。钱厓学艺是勤奋刻苦的,艰苦的条件磨砺了他的意志,也磨砺出他过人的肘力、腕力和指力。钱厓的勤奋刻苦获得了回报,那并不是老板给他加了工钱或承揽到了刻印的活,而是他刻苦研习篆艺的行为引起了名家郑文焯的注意。郑文焯是晚清一代词学大家,兼擅书画和医学。由于汉贞阁装裱的字画质量好,店主唐伯谦为人又热情,苏州的书画名家们便喜欢来店里坐坐,喝一壶碧螺春茶,谈谈最近的书画行情和艺术圈内的八卦消息。有时他们也让汉贞阁派人将裱好的书画送到家中。这送返裱件的活经常轮到钱厓跑腿。

  说来也是有缘。某次钱厓送裱件至郑家,郑文焯审视画作,一拍大腿说遗憾遗憾。钱厓以为装裱出了什么问题,赶紧上前察看,却原来郑文焯嫌画面略空,欲补钤一枚压角章。盖章就盖呗,从满抽屉的印章中选一枚就行了。可老文人都有点怪僻,就喜欢盖一枚切题的印,行话叫做画印双璧。郑文焯说上家约好晚上来取画的,再请人刻章如何来得及。这钱厓看画的是垂柳市廛(民居)和一艘泊着的渔舟,于是问郑先生你想刻什么印文的章。郑文焯说题了“太湖渔家”,钤一方长方形的朱文印“消遥自在”倒是合适的。钱厓说,郑先生你若不嫌弃,这印我来刻好了。郑文焯乜斜着眼看钱厓,他记得店主唐伯谦说这孩子对篆刻非常痴迷,差不多要影响刻碑了。自己还打哈哈劝道,刻碑是刻,刻印也是刻,就好比秀才是才,棺材也是材,秀才躺到棺材里,两才并一材。“两刻并一刻”之类的话是否说过郑文焯也懒得想了。他看这阵式倒是考考小钱厓的好机会,就挑了块一般的印石,寻着生了锈的刻刀,往桌上一拍说你刻给我看。这钱厓也不胆怯,将刻刀在阶沿石上磨得亮了,用指甲将印石在宣纸上划下轮廓,提笔分章布篆,见郑文焯点了头,他就嘎吧嘎吧刻了起来。

  郑文焯先盯着看,看得眼睛倦了,转身去泡一壶新茶。待茶泡来,钱厓递上印说刻好了。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郑文焯接过印看了不觉一惊,其刀下既有何雪渔又有吴昌硕的影子,他有点弄不明白这乖巧的孩子刻印竟会如此老成。他饱蘸印泥试钤了下,指点钱厓作了修改,然后钤上画作,挂上墙让画晾着。郑文焯问是跟谁学的刻印。钱厓说没跟过谁,店里印谱有厚厚的一叠,他挑着学了何雪渔的,还有看吴伯伯的印刻得好,也偷偷学了几刀。郑文焯喔了一声,寻出一把印石,写了“金石寿”、“美意延年”等等吉祥语,说你回去刻些朱文白文的,刻得好了我有奖赏。钱厓喜出望外,兜了印石一溜烟走了。此后,汉贞阁打烊后钱厓就钻进阁楼刻印,老板娘差他跑腿,他总以各种理由拖延。惹得老板娘牙痒痒的,骂他是在刻自己的墓碑呀。前后刻了个把月,钱厓提着一兜印章来到郑家。郑文焯一一看过钤过,对其所治之印极为欣赏,知这小伙子天分过人,再加上勤奋好学,已取得了一定成就。郑文焯没有食言,摸出五块银元奖了钱厓,又告诚他,要做一位篆刻家,还必须具备多方面的艺术修养。这钱厓就势往地上一跪,说郑先生学问这么好,就收了我做弟子吧。郑文焯大喜,叫家主婆加了两个菜,将平常晚餐当拜师酒,纳钱厓列入门墙,并开始教他诗文、书法和绘画。

  有了这层关系,郑文焯往汉贞阁跑得勤了,见钱厓住的阁楼还算宽敞,为他拟了斋名并提笔写了“瘦铁室”。钱厓问是什么意思,郑文焯笑而不答,说以后会明白的。钱厓想先生起的名一定是好的,故就以“瘦铁”作了自己的号。老辈人真是古道热肠,郑文焯有着一股欲将好事做到底的劲道。那时吴昌硕也寓居苏州,他鬻书刻印,但名气不是很响。凭着善为人师的直觉,郑文焯知道吴昌硕刻印是第一流的,日后必得享大成。想自己虽然被时人评为诗书画印四绝,但那不过是个虚名,钱厓在篆刻上应该拜更好的老师。于是在家里摆了一桌酒,请吴昌硕喝他最喜欢的绍兴花雕酒。乘朋友喝得高兴,郑文焯郑重其事地将钱厓——钱瘦铁介绍给了吴昌硕。有了名师的指点,钱瘦铁在诗文的修养和篆刻的技艺上提高甚快。

  那大约是1911年之前的事。此后,吴昌硕移居上海,很快成为海派书画家们的领袖。郑文焯也移居上海。他曾中过举人,曾为江苏巡抚幕僚。辛亥革命后他也不以前清遗老自居,仍然以卖文鬻字医治病人自给。燕京大学慕其名,来函邀请他担任教授,他以年老婉拒。过年他画了幅老梅图,横出一枝上挂一串点燃的鞭炮。这题材从没人画过,且寓意吉祥(每点高升)。一小军阀闻讯赶来,愿出高价购画,提出的条件是要补“恭祝××”什么的上款。郑文焯见了此类俗人就觉得烦,一口回绝了小军阀的要求。

  转眼间钱瘦铁结束了在汉贞阁的六年学徒生涯。唐伯谦欲将他留在店里,可老板娘恨他不听使唤。钱瘦铁先回无锡摆了几天拆字摊,一是没有什么生意,二是见摆拆字摊的也没他这么年轻的,于是铺盖一卷,来上海投奔老师。

  钱瘦铁到上海先拜访郑文焯,后来证明此举是十分正确的。

  1915年,年逾六旬的郑文焯觉得自己已很老了,又嫌上海太热闹,决意返回苏州居住。钱瘦铁受海上同人的委托护送先生。在航船上,郑文焯看着这位弟子,问现在明白他当初为何起“瘦铁室”的斋室名吗?钱瘦铁回答,先生莫非是想让我早日成为像缶翁师的“苦铁”和苏州王大炘的“冰铁”一样的人。郑文焯很满意地笑了起来,说先生的心思你总算明白了。

  钱瘦铁确实是一个明白人,他抓住了上苍赋予的每一次更上层楼的机会。自从他被郑文焯牵着手领进题襟馆金石书画会的大门,他先后拜识了陆恢、王二号、赵叔孺、黄宾虹、吴待秋等老一辈艺术家,颇得启掖之益。又结识了王个簃、来楚生、邓散木、陈巨来、沙孟海等同辈俊彦。因无家室之累,钱瘦铁颇热心公益,曾一度主持红叶书画社及中国画会等社团的活动。

  1922年秋天,日本著名画家桥本关雪游学上海,得观钱瘦铁书画篆刻,盛赞其用笔简远。桥本关雪以为钱瘦铁乃一白发老翁,经朋友介绍两人在六三花园见面时,钱瘦铁的年轻大大出乎他的意外。桥本关雪详细了解了钱瘦铁的学艺经历与创作,写作并发表了评论文章《画家钱瘦铁》。一经桥本关雪的揄扬,居住在上海的日侨纷纷求其书画篆刻,一时间钱瘦铁所居亭子间竟门庭若市。

  1923年3月,桥本关雪回国之前建议钱瘦铁去日本举行书画篆刻展,说他的艺术成果也应该让日本艺术界和公众分享。

  钱瘦铁随桥本关雪到日本后闭关一个月,精心创作了一批佳作。在樱花盛开的季节里,钱瘦铁在东京都举办了个人书画篆刻展。此次展览大获好评,还得到了公众和媒体的一致赞赏。日本篆刻家耄宿长尾甲为他在日本出版的《瘦铁印存》题诗云:

  六书缪篆费经营,金薤琳琅布字精。

  腕底籀斯奔赴处,操刀戛戛自然成。

  随后,桥本关雪陪着钱瘦铁在日本举办了一系列的巡回展览。钱瘦铁凭实力征服了东瀛的书画篆刻艺术爱好者。日本朋友纷纷以高价将其画购藏。一路游览一路创作,钱瘦铁在日本逗留了一年多才返回了上海。

  他应刘海粟之聘,任上海美术专门学校国画系主任。其间又先后参与孙雪泥、郑午昌、贺天健等组织的蜜蜂画社、中国画会等美术团体,并主编出版《美术生活画报》和《国画月刊》。1934年桥本关雪又来上海,钱瘦铁与王一亭等与其组织了由中日著名书画家共同参加的“解衣社”书画会,以交流书画篆刻艺术。1935年桥本关雪回国时又邀请钱瘦铁同行,这次他带上了家眷。日本《书苑》杂志创刊时,他受聘为顾问。那几年他的书画篆刻创作愈臻佳妙,亦时常在《书苑》杂志发表文章,为东瀛同道所推重的同时,他和侨居日本的郭沫若等进步人士交上了朋友。1937年夏天,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了卢沟桥事变,疯狂侵略中国。在日本国内,其右翼分子对旅日爱国华侨亦时加迫害。钱瘦铁与郭沫若等人对日本当局深为不满,商议先后归国,共赴国难。钱瘦铁领受的任务是掩护郭沫若回国。日本警察逮捕了钱瘦铁,欲强令其下跪。钱瘦铁怒不可遏地回答:“此不唯污辱我,实即污辱整个中国人耳!”他在拘留室内被日警猛殴,直至被打晕在地上。关入监狱后,幸得一通晓医术之朝鲜籍政治犯为其治疗,并时时助其,钱瘦铁才逐渐恢复了健康。后来法院以扰乱治安及杀人未遂之罪,判处其徒刑四年。桥本关雪在报上读到此条消息,一边写文章揭露事件的真相,一边在狱外为之奔走。有正义感的日本人士多对钱瘦铁表示同情和声援,四方求其书画篆刻者倍于从前,狱中笔润收入,竟出意外,由是艺名益著。桥本关雪的奔走呼吁收到了效果,迫于舆论压力,日本当局释放了钱瘦铁,但是规定不得再在日本居住。出狱之际,日本警察将钱瘦铁直接押送上船遣归。桥本关雪安排了其妻儿同船回国,并将他在日本的画作手稿等物都捆扎成行李带回中国。

  对钱瘦铁的昂然骨气,时人多称赞之。

  钱瘦铁的山水取法石涛,笔墨苍深。花卉蔬果学沈石田、徐青藤,着墨沉着,设色秀丽。书法兼擅篆隶行草,作篆或拟石鼓文,或师秦诏版,皆奔放苍古。作隶多出张迁碑,显得风神散逸。其行草于不经意中以取意趣,皆有可观。钱瘦铁学习前人的主张是“取其意,不重其形;撷其精,不袭其貌”。他的篆刻初学缶翁,后致力于汉印及《天发神谶碑》等,章法跌宕纵横。晚年布局渐趋险绝,刀法雄放,沙孟海先生以“真力弥满,妙造自然”誉之。沈禹钟《印人杂咏》有诗赞曰:

  纵横才气苦难消,叔盖家风未寂寥。

  成就百年穷事业,铮铮此铁亦天骄。

  在近代书画篆刻史上,钱瘦铁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艺术家。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