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我不服老,会继续在漆画园地上劳作

专访中国现代漆画奠基人乔十光
http://www.huajia.cc  2017.03.20 11:32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乔十光 爱尼姑娘捻线舞 60×90cm 2012年

  当人们正在热心地探索艺术的新观念、新语言、新材料、新技术的时侯,崭露头角的中国现代漆画,引起了美术界广泛的关注。漆艺是中华艺术宝库中一个既古老又年轻的画种。说它古老,中国髹漆工艺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说它年轻,漆画被列为独立画种进入全国美展才30余年时间。2001年,中国美协漆画艺委会成立,从组织上确立了现代漆画的地位。说起中国的现代漆画,有一个人不得不提,他对中国漆画艺术的传承和创新做出了巨大贡献,被誉为“中国现当代漆画的创新旗帜”和“现代漆画艺术之父”,他就是乔十光。

  近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共同主办的“大漆之光——乔十光八十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展览展出了乔十光的漆画、水粉画、水墨画、速写、书法等作品100余幅。当80岁高龄的乔十光坐着轮椅出现在展厅之中时,漆画界的名家大腕们希望为他推轮椅,媒体记者们希望他侃侃而谈,观众们则是兴奋地拿起相机骄傲地与“大咖”同框。据国博的工作人员介绍,展厅现场每幅作品的位置都是乔十光先生亲自布置的,尽管患了帕金森病,与人交流不便,但是乔老坚持自己完成了策展工作,他希望呈现给大家一个圆满的展览。正是这份执着和坚守,在艺术上奠定了他在中国现代漆画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在乔十光侄女乔桂云和广州乔十光美术馆的帮助下,记者有幸对这位中国漆画界的前辈进行了独家专访,聆听乔老讲述他的“大漆世界”。

  “称我为

  ‘漆画园丁’更好”

  乔十光一生都在从事漆画的创作、研究与教学。在漆画艺术上,他坚持立足中国传统,将漆的语言和现代绘画语言形式相结合,创造出了独具表现力的现代漆画体系,使漆艺这项古老的传统工艺焕发了新的视觉形式美。

  在几十年的实践生涯中,他对于皱漆、蛋壳等一系列漆画语言作了新的发掘和探索,创造出“铝粉罩漆研磨”法和“哑光漆画”。他的这些探索,为中国当代的漆画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但对于业界给予他的“中国现当代漆画的创新旗帜”和“现代漆画艺术之父”的高度评价时,乔老却并不在意。“水平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水平不为称呼所左右。谁都爱听好话,我也一样,这种称呼我也愿意听,但有不谦虚之嫌,我不赞成这种提法,带有广告味道。几十年来,我一直从事漆画创作和教学,称我为‘漆画园丁’更好。”乔十光说。

  一个人的成功离不开老师的辛勤培育。漆画的创作不仅需要有艺术审美,还需要有扎实的技术功底。1956年,乔十光考入中央工艺美院时是学壁画专业,做壁画就要寻找耐久的材料,他的导师庞薰琹支持他去寻找大漆,由此,乔十光开始与漆结缘。庞薰琹帮乔十光制定学习计划,并让他到福州漆器厂拜漆器工人为师。到了福州后,乔十光拜李芝卿为师,在他的弟子施宣荣手下学习做底胎,从裱布、刮灰到涂漆、磨漆等十余道工序,再到装饰技法,从髹涂、罩染、镶嵌、研磨、堆塑到金银彩绘等都试做一遍,最后完成了《鱼米乡》、《福建线面》等漆画作品。

  如同庞薰琹对自己的培养一样,数十年来,乔十光为漆画的传承与发展培养了大量人才。他编写的高等艺术教育教材《漆艺》卷,成为了漆画学子的重要读本。但这只是基础,他认为,“学生一定要有自己的风格,不能都学我,他们要有自己的艺术思考。”

  “土办法”

  永不过时

  写生给乔老带来了充足的“养分”,而这样的“养分”贯穿了他的整个漆画人生。他曾经三访傣家,三进藏区,两游长江,四下江南。坚持写生,坚持练功,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他说,“我喜欢写生,喜欢到生活中、自然中写生,写生使我终身受益。”

  同时,写生也为他的创作提供丰富的素材。漆画作品《泼水节》的背后有数十张人物白描和速写,《青藏高原》是深入四川阿坝藏区和青海玉树藏区的成果。如果将这种创作方式称之为“先采矿、后炼钢”的话,那还有“边采矿、边炼钢”的方式。如《罗梭江畔》,取材于云南西双版纳勐仑植物园,这里保留了一片热带雨林原始形态:在长满气根的榕树枝干上盘绕着藤类植物,穿插交错的藤条像狂草一样,把背景分割成大大小小、疏疏密密的空间,线条美,空间也美。“我左右移动写生位置,有取有舍地组织了这个长卷式构图,后来又为石家庄火车站作成壁画。大的环境氛围真实,画面结构却是虚构,局部细节又从写生而来,可以说两头‘实’,中间‘虚’;两头‘真’,中间‘假’。这又使我懂得了写生的要义,不仅仅是练功,还在于收集创作素材。”

  漆画因受材料的制约,不方便写生,但在乔十光看来,画家无界限。“我画水彩、水粉,也画水墨、彩墨,素描和速写也画了不少。”乔十光说,“在艺术多元化的今天,有人靠照相机,画照片,画比相片还要写实的超写实。但我坚持认为照相机代替不了人的双手,电脑也代替不了人的大脑。在生活中、自然中提炼作品、升华作品的‘土办法’是永远也不会过时的。”

  成就他人比自己

  得奖还高兴

  上世纪80年代开始,乔十光又在漆画技法的自由度、漆画题材的宽泛性、漆画风格的多样化、思想内涵的承载量等方面作了大量的探索,陆续完成了巴黎风景系列、骆驼系列、人体系列、花卉系列、藏家风情系列、江南水乡系列等作品,风格、手法有所不同,拓展了漆画的生存空间。

  对于漆画的创作研究已经50余年,但当记者问他最难忘的一件事时,他的回答却让人有些意外。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他的漆画创作和教学中,而是他作为评委的一次经历。在第九届全国美展时,当时乔十光是漆画组的评委。有一位江西作者李称奇的送展作品《世纪潮》,乔十光觉得非常好,但是这件作品却不像漆画而像年画,于是乔十光建议把它转到年画组,该建议得到了评委会主任肖峰的同意,最后这幅作品送到了北京,经过全国美展评委会的评议,获得了年画组金奖,实现了江西年画金奖零的突破,据说单位领导还给李称奇涨了工资,分了住房。提起这件事,乔十光似乎比自己获奖还高兴,“因为我不认可他的漆画,他或许会怨恨我,但他得了年画金奖,也可能会感谢我。”

  “我不服老,90岁时还要办展览”

  目前在我国,漆画还只是小画种,漆画市场也没有完全打开。不过在乔十光看来,这些都只是暂时的。“时间可以证明,凡是接触过漆画的人,无不为漆画独特的魅力所折服,漆画是极富观赏性、表现力、包容性的画种,从视觉审美角度说,漆画之美甲天下,定有光辉灿烂的一天。我不服老,我会继续在漆画园地上劳作,为中国现代漆画的发展贡献力量。我希望在90岁时再举办一次‘大漆之光——乔十光九十艺术展’。”

  漆画的前路在何方,这个问题一直挂在乔老心头。“有的学生说保持我的装饰风格,不必探索新的方法,强化既有的风格即可。妻子罗真如也反对我进行抽象创作。思前想后,我不甘于原地踏步,坚持追随自己的内心继续探索之路。”在漆画这条路上,乔老一直在寻求创新。

  “一辈子与漆打交道,年轻时总是想着征服漆。与漆多年的相处,时至今日,我屈从漆,顺应漆,充分发挥漆的材料技法得天独厚的优势。我理想中的抽象,不同于前人的抽象,既不同于康定斯基,又不同于蒙德里安;既不同于赵无极,也不同于朱德群。我在极力寻找个体独特的抽象面目,具体是何种面目,尚未知晓。”让我们带着这个疑问,一起期待乔十光的90岁艺术展。

  日常的乔老,在空闲之时会写写书法,唱段豫剧《花木兰》,他说,这是他现在的爱好和乐趣。耄耋之年,虽身体有恙,却不忘初心,执著于漆画的不断创新,坚守于漆画的本体语言表达。向这位“倔老头”致敬。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