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新兴“书院”:附庸风雅,还是致敬传统

http://www.huajia.cc  2017.03.19 22:32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书院在古代有着不可替代的社会功能、历史价值和影响力,然而随着时代的更迭它曾一度沉沦。尤其是废除学堂制后,曾经的书院只留下了遗址,比如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嵩阳书院等,这些书院如今有两种用途,一是作为文物古迹成为全国或地方文物保护单位,一是成为旅游景点。作为古迹的书院,对于一般游客而言是相对模糊的,故多数门庭冷落。但如今,特别是近七八年光景,书院又见复苏,早先的一些传统文化培训学校一股脑儿改名为“某某书院”,大大小小,似有遍地开花之势。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把目光投向书院?古今书院有何传承,又有哪些本质区别?现代的所谓“书院风”,是有意要回归传统书院,还是仅仅对书院文化的现代化解读,或者只是借用“书院”之名附庸风雅?此外,西方或日韩等国有没有类似书院的机构?在国家大力倡导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下,书院文化前景如何?如何提升现代书院的品质……围绕这些话题,记者采访了历史文化学者及国内相关书院创办人士。

    古代书院之兴衰

    书院是汉族民间教育机构,最早出现在唐朝。中国古代的书院在两宋和明清时期发展到比较繁荣的程度,尤其以培养士子应对科举考试为目的的教学型书院,是在唐宋之际随着私学而发展起来的。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刘后滨梳理了中国古时书院的兴衰史,指出书院出现和普及的背景,是僵化的官学教学内容和管理模式导致的官学衰落,也是打破官贵子弟独享官学教育资源、教育向民众普及的体现。还有一个物质技术条件,就是雕版印刷普及带来的书籍印制的大量增长,民间办学因此具备了客观条件。

    古时书院的核心功能是培养学生的应举能力,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文化传播与传承的功能。其文化传承不仅体现为书本知识的授受,收藏、传抄和刊刻图书,还有将适龄人群集中起来进行规训、主导地方礼仪和文化建设的作用,例如通过各种祭祀活动,发挥文化引导功能。尤其在明朝,一些士林精英开办书院,聚徒讲学,使书院成为传承士大夫精神的家园和学术创新的阵地。

    但是到了20世纪初,清朝政府下令改书院为学堂,近代学校教育制度开始起步,并朝着与书院传统决裂的方向迅猛发展。虽然这个变革的背景非常复杂,但传统书院教育体制向近代教育体制的转型是历史的必然,毕竟师徒授受的方式无法适应多学科教学,尤其是无法培养具有自然科学知识背景的复合型人才,所以一度取缔并衰落。

    纵观世界大文化系统,书院或者类似书院的文化机构在西方或日韩国家是怎样?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研究欧洲中世纪史的博士生导师施诚简要介绍:“古代希腊有培养贵族子弟的学校,从公元前5世纪早期,一些富裕贵族家庭的孩子常常才军事训练之后会到‘智者’创办的学校(如柏拉图创办的‘学园’),学习演讲和修辞等。古代罗马基本继承了古代希腊的教育制度,但是直到罗马帝国后期才开办正式学校,教授‘自由七艺’课程。中世纪早期西欧的学校一般附设于教堂和修道院。1088年,意大利波伦那大学创办,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开始出现。”日本大东文化大学书道硕士、东莞聿修书院创办者尹雄辉根据自己的见闻指出:“日本与中国古代‘书院’有概念差异。日语中的书院所指并非一处讲学之所,而是一种住宅形式,例如我们在京都二条城二之丸御殿中就可以看到‘黑书院’与‘白书院’,分别代表将军处理政事的地方和将军日常生活的居处。类似于中文意义的‘书院’在日本可能曾经存在过,但是如今并没有被继续使用。”

    五花八门的现代书院类型

    当今社会书院数目不少,种类也繁多,不一而足。除了基础的书画教育,当下书院还有哪些类型?“现在的书院性质非常复杂,大小不一,良莠不齐。” 北京大学教授、博导龚鹏程归纳为六大类。最基础的是儿童启蒙教育班,包括读经、书画教育。包括纯粹的私塾教育体系和补充教育体系两种,后者是在学校体制之外的新形态的蒙学教育体系,教授《三字经》《弟子规》等,自行选择教育内容。第二大类是针对成人的,像文化宫那样性质的社区文化推广机构或者文化公司,面向社会提供文化教养或文化技艺的课程,如花艺、茶道、书法、绘画、古琴、香道、古代服装等。其中由原有的文化培训机构改名而来。第三大类是以文化做装扮的会所,布置相对典雅,甚至位置比较隐蔽,在此可听讲经、茶座或借相关文化课程售卖茶、香、唐卡、佛具等产品,属于奢华或轻奢华定位,成为一种新的社会时尚。这其中又衍生出高端的教育培训机构,如上世纪90年代以来开办,从之前的企业管理、EMBA等课程,慢慢讲一些风水命理易经等,再针对一些有资本的商人,想通过培训了解中国传统文化或者结识一些人脉,从而改变现在运作模式,改名为书院,培训费用相对高额。第四大类是佛教、道教等宗教团体,由于‘书院’的名称比较中性,传播过程易于接受。第五大类是书院与文化地产、土地开发结合,通过建书院可以增加小区的文化价值。另外就是高校甚至中小学开设的书院也在新兴书院中占据一定地位。

    人大附中第二分校书法国学老师谢雨详细讲述了自己书院的特色和授课内容:“我们教授的课程主要是书法、篆刻、《论语》释义、《幼学琼林》释义和文字学知识。无论书法还是篆刻都是一个小门类,我认为只有认真学习了儒家文化,才能促进书法和篆刻的深入发展。还有,国家目前对传统文化非常重视,语文试卷中古文和书法题目比重在增加,同学们若可以自如应对,便是对书院教育的最大肯定。”

    当下书院兴起的人文与经济语境

    “书院的兴起显示着这个新时代的文化定义或时代心理,它呈现了人们对文化生活的向往,重视传统文化成为一种必然。书院就是朝这个方向走的台阶,这是大家热衷办书院、谈书院的原因所在。”龚鹏程分析说:“人们对于现代教育存在遗憾或者说是反省,同时也在寻求一种文化自救,开始对传统文化出现崇尚心理,从而回望古代教育。”在他看来,虽然很多人并不懂何为书院,但感觉上书院很有文化,所以书院是个“好牌子”。即使现在仍有很多不足,但从某种程度上喝茶、烧香、弹琴等形式,与古时书院有一定的关联,也令人能感受到一定的文化感。

    不能否认,书院同时又是这个经济时代的商业产物。它得益于国家的文化导向,可以说受官方和民间共同推动,像如今的中小学书法教育进课堂,以及对语文教学中传统文化内容的进一步重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看到,更多的成人和孩童怀着功利之心加入到书院学习的大军中来。针对这一点,中国人民大学书法博士王高升表示:“据我所知,真正因为热爱而引导孩子学习传统文化的家长仍不占多数,相反地,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心理攀比却从未间断。只有当大多数中国人真正认识到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了,这个社会的整体素质才会有质的变化。”首都师范大学书法硕士,创办深圳修竹书院的张曦歌则表示:“关于学生参与书院学习的初衷,我认为不可一概而论,有功利心不一定是坏事,对幼童一味强调修养也不见得奏效。那些最初有功利心的学生或家长经过长时间的学习,从中尝到甜头,领悟到教化的可贵,也会逐渐转变心态,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从追求结果到享受过程,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有敬畏之心才能办好现代书院

    可以说,无论从文化角度,还是商品化角度,书院这个名称在今天难免有“赶时髦”的嫌疑。但同时书院是知识产业创业的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其数量的多少,也可以从侧面略微反映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软实力。不过,即便现代书院中的蒙学读经也并非中国传统文化传播方式而更多被视为孩童的才艺课程,传统书院中的‘修齐治平’更不是现在的小情调和文化美容。古今书院本质不同。

    针对这一点,张曦歌说:“书院,顾名思义,首先应以藏书丰富著称;其次应有良师大儒传道授业,培养醉心学术、修炼心性的学习氛围。当今书院继承了古时书院的一部分精神,但在功用上更多的是识文习字、近艺知术,传播日用常识和基本伦理等。”

    “今天开办书院的群体更加复杂,有艺术家开的,有商人开的,也有官方机构挂名的,没有什么门槛。个人认为,书院的实质还是做教育,无论基于商业还是公益目的,只要合法合规,都无可厚非。但是,虽然开设书院的门槛不高,但传统文化教育却并不比学科教育好做。因为似乎它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而在人们心中的标准却很高。只有对传统文化有敬畏之心并懂得用心经营的人,才能真正做好书院。换句话说,只有懂得教育意义的人来做教育才能育好人,如果以纯商业思维来做教育,那将是教育的灾难。”王高升也表示。

    如何提升现代书院品质

    我们知道,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不等于文化的复古,古代书院的社会功能和文化环境都不可能复制到当今社会,回归书院传统几乎没有可能。但是,今天我们可以从古代书院的教育理念和文化传统中,吸取许多有益的东西,例如“知行合一”的全人教育理念、师徒精神传承的教学模式、参与地方文化建设的实践精神等。

    “当今以书院为名的教育机构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设立在大学内部的正规教育机构,一类是各种培训机构和俱乐部,都在延请名师授课。前者大都是对现有本科教育分科过细弊端的纠正,力图开展通识教育。后者作为商业性的培训机构和俱乐部,对于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富起来的人,可以发挥补课的作用,让那些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在人生的成功阶段接受继续教育,具有较好的针对性。同时,也让原本局限在象牙塔中的学者,能够走出校园,走向社会,为普及文化知识做出贡献。这类书院今后的发展,需要更加明确继续教育的定位,在延揽名师方面也需要更加重视师德建设,避免包装和捧红了一批追名逐利、哗众取宠的‘讲师’,而没有在文化教育本身做出贡献。”刘后滨谈到。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