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画家史料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王谔及其《秋江归舟图》考

http://www.huajia.cc  2017.02.27 11:19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王谔 秋江归舟图

  近年来,宋元画真迹因稀少而价格飙升,也因价格飙升,而藏于民间或海外之珍品不断出现。继后,深受藏家喜爱的明清宫廷画家的作品,也相继面世。日前,笔者有幸见到了从日本回流的明代中叶宫廷画家王谔所作《秋江归舟图》。欣喜之余,特作小考记之。

  明王谔《秋江归舟图》(图一),绢本,纵142.5厘米、横72.5厘米,左上角有“秋江归舟,明王谔真迹。辛卯,杨新题”。杨新先生为著名书画鉴定家,曾任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主要负责书画鉴定。关于《秋江归舟图》,杨新先生认为:该作品虽无王谔落款,仅右上角盖有朱文“王谔”一印,而印也仅仅作参考。作为宫廷画家,历代如此。很多作品,无款无印。而王谔的作品,与宋代的马远极为相似,故明晚期至清代,书画“交往者”见到王谔的无款作品,往往加上马远之款。此《秋江归舟图》,可能在王谔在世时,已经传入日本。故还未被加款,当为传世王谔之山水精品,值得研究。

  据笔者考:王谔所处的时代,是明朝经济正处于发达时期,同样对东南亚贸易也十分活跃。此时,中国与日本的商业、文化交流亦为频繁。明宪宗成化四年(1468),日本画家、高僧雪舟及其好友槑夫良心来到中国,观摩中国历代名画和当时名家作品。又数年,日本的策彦两度来中国,时称“今之马远”的宫廷画家王谔,以《送别图》相赠,画上还款书“直武英殿锦衣指挥王谔写”。这是中日文化交流的见证,也是日后日本喜爱王谔之画的原因所在。此外,喜爱王谔之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日本人喜唐朝服饰、宋人绘画,而绘画犹喜梁楷、马远,因王谔恰好是马远的传承者。

  王谔(1462—1544,一说1457—1530),明代画家。字廷直,奉化(今浙江奉化)人,世居奉化城内西锦里。弘治(1488-1505)初以绘事供事仁智殿。据《宁波志》载:善山水,师同里萧凤先生。凡唐、宋名家作品遍临。故奇山怪石,古木惊湍之类,尽得其妙。并以画名冠东南。其画树石多著烟霭之态,势如泼墨,而无四面枝干丛生疏密之意。时孝宗好马远画,曾赞王谔云:“王谔今之马远也。”武宗朝(1506-1521)升至锦衣千户,钦赐图书花带,白金文镪。后以疾乞归,家居,年至八十余。王谔的山水画较之马远,笔触更细,又稍有放笔,是明代中期院体画风格的代表人物。

  《秋江归舟图》画面开阔,房舍与篱笆、秋树与山坡相得益彰,画面出现的人物,比传统的王谔其他作品要多,反映出画家对秋季的兴趣、对丰收的渴望。图下近景除主人外,有竹莲蓬内及篱笆门口的孩童,还有右下角的芦花打鱼人。而中景至远景,是归舟主人的房舍;还有两处高士行走。远处高山间庙寺浮于眼前,非常写实。整幅画面宁静、恬淡,生活气息十分浓郁。是图是画家与大自然交融为一体的情感写照,笔墨流畅,继承了马远、夏圭的画风而又有新意,实乃传世之佳作也。

  王谔的《秋江归舟图》所描绘的情景,无论是人物、水波、船、亭、台、楼、阁;还是山、石、树的皴法,与王谔《月下吹箫图》、《寒山图》、《溪桥访友图》极为相似,图中既有前人马远、夏圭的风格,又有画家自己的立意。如《对月图》为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图二),是马远的名作,描绘了一位高人在崇山峻岭间邀月共饮的情景,其山峰高大,是画家马远惯用的斧劈皴,浓淡墨色并用,苔点密集,山势雄伟。山腰间右上方,挂有明月一轮。悬崖边画有一棵斜拖着枝杈的老松。山下左侧崖石间伸出几棵虬曲的老松及杂树,松枝垂挂,藤蔓伴随而茂密。松树下一位高人仰头望月,举杯畅怀。马远的树石皴法,往往采用侧锋劲“刷”而成,即笔迅疾而劲健并尽兴、尽势、尽力挥笔,使树干挺拔,既瘦又硬,犹如钢丝劲弯。故马远所作树干之形,出枝往往斜向拖长。这些特征,在王谔的《秋江归舟图》中已显端倪。但此图中王谔的人物衣着线条明显区别于马远,马远的人物衣着线条相对圆润,而王谔则提按更为分明。

  王谔《秋江归舟图》的水波,在马远的基础上有所变化,马远画水波是建立在展子虔、李思训、赵幹的基础上。王谔在画《秋江归舟图》的水时,线如丝发,变化多端,虽细粗不匀,而流畅无比,不同的手法,表现了不同水波。此法与故宫博物院藏马远的《水图·洞庭风细》(图三)极为相似。波浪细密组成,线条起伏变化,由近而远,水天一色。但王谔《秋江归舟图》之水波略带90°之转笔法,粗看类同,实是有别。

  再论济南市博物馆藏王谔《月下吹箫图》(图四),在构图上采用了南宋马远、夏圭的手法。月下高士吹箫之神态逼真,虽不作全景式构图,但取景简洁而明朗。楼阁临江,古木参天。月色朦胧,松影绰绰而回味无穷。其高士与楼阁相映,若身处世外桃源。其树石皴法,与王谔《秋江归舟图》类同。

  又山东博物馆藏王谔《寒山图》(图五),其山石与《秋江归舟图》一样,多作斧劈皴。所画雪景,不落俗套,行笔简洁而意境高古。是图雪山巍巍而危崖殿堂;古树盘错,叶亦多为凋零。画家通过描写在高山与严寒之间高士出行的场面,虽甚为艰难,却反映出画家的情趣与追求。其群雀伏于树枝,亦增添了强烈的生活气息。故《寒山图》和《秋江归舟图》,同是典型的明代山水画杰作。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辑入《中国历代名画集》王谔的《溪桥访友图》(图六),构图上采用了南宋马远俗称“马一角”的方式,南宋院画主要是利用主景与山势和彼此交错来强调纵深感。这里王谔则偏重于通过主山下留有巨大的空间,表现出桥、行人,及松下室内主人翁迎候友人的到来。诚如清帝乾隆在画面右上角题咏赞赏道:“古树盘错,叶多凋零。山道上行旅者趱行。山石多作斧劈皴,间以粗笔横斜扫擦,笔力劲健,笔触清晰,深得宋人画法。树枝恣意挥毫,笔墨飞动而刚健。树上一片寒鸦,打破了深山的寂静。危崖殿堂,经营亦妙。全画气势宏伟,写雪而不落俗套”。《溪桥访友图》在1958年6月,印刷单片作为宣传年画发行,但原作不知藏在何处。

  王谔的绘画作品除上述提到外,传世的还有《瑞雪凝冬图》、《踏雪寻梅图》、《江阁远眺图》、《观瀑图》、《雪岭风高图》,等等。著作有《学画启蒙》、《论书画总鉴》。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