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聚焦:武汉青年策展人群体扫描

http://www.huajia.cc  2016.10.14 09:44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编者按:在艺术多元化的今天,相对于宏观的世界美术,地域美术因其具有的情感价值和个性价值,更需加强认识和研究力度。本文通过对武汉青年策展人群体生存状况的关注,为我们勾勒了经济文化发展中的武汉丰富多样的地域文化生态,而这些处于青年阶段的新生策展力量,将在不远的将来为武汉甚至全国的当代艺术发展折射出更多可能。

  武汉,是一个九省通衢的地方,南下北上,东奔西走。上世纪80年代,武汉曾先后走出不少批评家、艺术家,《美术思潮》杂志影响力辐射全国。这与前辈艺术家周韶华为旗帜的改革创新派人士的支持与介入是分不开的。当年年轻有为的批评家、艺术家如今成为艺术圈、批评界的中坚力量,概括说他们是“湖北帮”一点也不为过。

  随着国内经济的飞速发展,文化艺术越来越被官方文化部门与平民大众所重视。除了湖北美术馆、武汉美术馆等公立美术馆先后诞生之外,越来越多的民营美术馆与独立艺术空间相继出现,诸如武汉K11、艺元空间、合美术馆、剩余空间以及作为大学美术馆的武汉万林艺术博物馆等等。这些都对整个武汉当代艺术生态有好处,让青年艺术家有更多的机会走向公众的视野,同时也让青年策展人有更好发挥的机会。就我所知,湖北地区在大学专门开设美术史论专业,培养艺术管理、艺术史研究性人才的,目前只有湖北美术学院、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以及武汉理工大学等少数高校,这里又数湖北美术学院最多,它是全国八大美术学院之一。这些学生毕业之后多半分布在高校、美术馆、艺术空间、画廊、拍卖行以及杂志媒体等文化艺术机构。

  美术馆时代到来的同时,策展时代也如影随之。当下策展其实是一个泛概念,也就是说,它可以策划各类艺术创作形式,而不只是装置、影像、行为领域就叫策展,其他领域,也有策展的概念发生。

  我们国内以往的很多美术馆,是一种展览馆性质,当时也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策展人,最多以拟个展览组委会名义来推进工作。当下人们对美术馆的定义发生改变,同时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对策展人介入的认可。今天,“策展人”已经成为一种时髦的头衔,被使用在各个艺术展览之中,但对于不少展览来说,其实并不具备策展起码的规范,以至于成为人人都可以轻易介入的领域,离真正意义上的策展仍有很大距离。

  谈及青年策展人,其实他们与青年艺术家一样,面临当下严峻的生存问题。目前在武汉很少有人做职业策展人,这里说的职业,是指靠策展取得生活收入。可以说,武汉绝大多数青年策展人,都是以应聘一份较为稳定的工作方式来维持生活,或在高校、或在美术馆、艺术空间、画廊、拍卖行以及杂志媒体等。庆幸的是,越来越多的武汉青年策展人慢慢地浮出水面,逐渐为大家所知晓,是件好事情。武汉是一个码头文化的城市,一谈码头,自然地就会给人小帮派的感觉。每个人都在小圈子里面,精神上互不往来,各占山头为阵,圈外人一般很少能够进入,也没有机会让别的人进来。这一老旧的不良习惯,却也弥漫在我们的青年艺术家甚至青年策展人群体之中。

  2012年,作为当时《艺术+》杂志执行主编的仇海波,基于这样的认识,想以策划展览的方式,让艺术家们相互抱团取暖,并选择在老湖美校区周围的路易100城市酒店来完成这次展览。从定主题到海报设计,从画册制作到嘉宾邀请,从写序言到媒体宣传等等大家都拿出来一起商定。这是仇海波策展首秀,当然,他也通过主编杂志开设栏目,推介青年艺术家。从2012年开始,仇海波一直没有放弃推介青年艺术家的机会,特别是对武汉青年艺术家群体的关注,先后策划过不少展览,现在这些艺术家渐渐地被大家关注、了解。曾经一度,仇海波想成为独立策展人,但现实的境况却不得不让他重新调整,现今他的身份,由杂志主编转变为武汉合美术馆策划部主任,合美术馆这一平台是他不错的选择。

  曾先后在《艺术+》杂志、周韶华艺术中心工作过的雷祺发,也是一位年轻的新生策展人。杂志工作让他接触不少青年艺术家,他也乐于走进艺术家工作室。从2014年开始真正介入策展,至今已经策划了12个展览。今年上半年,他先后在北京、上海策划“自我异质”(北京)、“事物的意义并非其真理”(上海)、“新触感:从态度到方式”(上海)等多个青年艺术家群展,并从武汉出发,推介青年艺术家到全国各地举办展览。除了策展,他也时不时为国内艺术类杂志撰写艺术评论文章。虽说,策展与批评是两个行当,但两者的紧密度却很高。策展人是一个导演角色,既要会写文章,也要会与不同的艺术机构打交道。

  其实,机构策展人是现在武汉大多数青年策展人扮演的角色。身在湖北美术馆的夏梓、张茜、程然、曾静,就属于机构策展人的身份。当然,像程然与沈乾石合作的RS_PROJECTS策展小组,“目前主要探讨本区与不同城市间的当代艺术生态区隔”,偏向于实验性策展,从2013年创建以来,先后策划过不少比较有意思的当代艺术展。程然与沈乾石,都是湖北美术学院绘画实践专业出身,他们有别于美术史论专业出身的策展人的关注视角与呈现方式,值得探讨。国内不少的策展人,也都是跨界介入策展领域。最重要的是,策展人的问题意识。

  除了湖北美术馆之外,武汉美术馆也是培养青年策展人的地方,梅繁、章后仪、荆非都是武汉美术馆的新生策展力量,同时也引进了宋文翔、张文博等优秀人才介入美术馆事业的发展。与独立策展人不同的是,官方机构策展人不需要为寻找场地、拉赞助发愁,更多关注展览的学术性与呈现方式的问题。之前是武汉美术馆策划部副主任的梅繁,大多数时候,她都忙于美术馆本身的展览计划,很少看到她在外头策划展览。身处在美术馆系统,特别是策划部,事务多且杂,应接不暇是常态,当一个展览完成之后,紧接着是下一个展览。当然,不少美术馆实行展览负责制,很锻炼年轻人的能力,对培养新生策展人是一个不错的方式。但是,国内公立美术馆的薪酬并不高,有的美术馆甚至低得让人不敢相信。所以,不少年轻人在美术馆干不长也就在所难免。

  李逦菁,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硕士毕业,现任教湖北美术学院美术学系,近年来先后策划了不少青年艺术家展览。高校相对于美术馆来说,工作自由度多一些,教学之外,李逦菁也参与当代艺术策展领域中来。大学教师的身份,让她可以很快认识到年轻艺术家,并且近距离地了解他们的艺术创作。

  除了笔者前面提及到的名单之外,曾经策划过一段时间,后来没有坚持做这块的年轻策展人也有不少。比如,曾经在半亩园艺术中心待过一段时间的李雨若,也是一位青年策展人,策划了好几位年轻艺术家的个展;又比如客串过策展人的年轻艺术家张嘉维,2015年曾在昙华林的半亩园为年轻艺术家策划过个展。再有,凯旋艺术空间的王文广,第一身份是艺术家。他2014年在红巷艺术馆策划过“尘世制造:青年艺术家交流展”,现在一面从事凯旋艺拍,一面坚持艺术创作。

  现在的武汉,随着湖北美术馆、武汉美术馆、合美术馆、剩余空间等艺术机构的诞生与崛起,被国内外越来越多的批评家、策展人、艺术家所看好。艾海、唐晶两位可以算是被吸引过来的80后新锐策展人。作为Big House当代艺术中心创始人的艾海,此前一直活跃在北京、天津等地,做过不少当代艺术展,也从事杂志媒体工作,同时游走于艺术与商业领域。唐晶,1981年出生,既是艺术家,也是策展人。2015年,受邀为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策划“卡塞尔:记忆与重构”展,得到不少好评。2004年从湖北美术学院雕塑系毕业,之后到德国卡塞尔艺术学院进修摄影专业。留德十年之后,回到武汉,现在武汉创意天地开设唐晶工作室,专门从事当代摄影创作与策展工作。

  当然,也有不少刚从学校毕业的90后,有兴趣加入策展的行业。前不久,在Big House 当代艺术中心举行的“遇见未知”展,即是由青年艺术家孙江舒参与策划的,相信往后也会有越来越多的新生策展力量出现在武汉。武汉地区举办的艺术展比以往多,看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但是不可否认,仍然缺乏对武汉青年策展人与青年艺术家的关注与重视。青年策展人的存在意义,应该是关注青年艺术家及青年群体现象。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任务。毋庸置疑,现今处于青年阶段的新生策展力量,有待建立起自己这代人的批评话语权。80后新生策展人,如何顺势而为,逐步彰显出属于自己这代人的策展思维与方法,也就显得尤为重要。

  (行一,艺评人)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