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晋京的是什么

——从“金陵风骨 其命惟新”说起
http://www.huajia.cc  2016.10.14 09:12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200年前,徽班奉召晋京,不仅为中国文化贡献了京剧,也为日后的各类“晋京”展留下了“晋京”这个词。可是,“徽班”为何“晋京”?经济原因之外,还有什么目的?

  晋,从日从臸,指追着太阳一直前进,用作动词时多为其本意及延伸。太阳在前,“晋谒”一词的释义中:进见、谒见,都不是普通的“见”,而是含有“敬”的意味。

  乾隆五十五年,乾隆帝弘历八十大寿,“万寿盛典”徽班进京献戏的任务传达到扬州地面后,扬州开始组织进京戏班。伍拉纳,授闽浙总督,他选择了徽班来完成此项任务,并由安徽盐商江鹤亭带队前往京城,任务完成得很漂亮。再往后,尤其是1949年以后,各类晋京展,每年都有。

  考虑到当时的文化情景,这类晋京展成为一种政治习惯。但是,改革开放以后,以中国美术馆为中心,外省有成就的画家,不论群体,还是个体,似乎不到中国美术馆办个展,就不算功德圆满。而身居北京的艺术家与批评家,也有意无意地染上了“皇城根”意识,基本是以检阅的心态,来对待外省艺术家。这也是李可染走出京城,才能发现黄秋园,发现孙竹篱的原因所在。由于城市功能、地位不同,文化资源的积淀也不尽相同。但这些,不是理由。西安、南京、杭州等中国文化符号明显的城市,哪个城市缺少文化资源?崔振宽的焦墨,周京新的淡墨以及随之而来的艺术样式,又是国内哪个艺术家可以取代的?真佩服很少晋京展的艺术家,比如王子武。他知道自己的价值,风骨的意义。

  其实,这种心态不仅京城的艺术家有,各地省城的艺术家也有。那些晋京艺术家一旦回到各自的省城,看待来到省城的各地市艺术家,就像京城里的艺术家看待他们一样。如此心态,就是鲁迅等人曾经讨论过的国民性的某些方面。

  无独有偶,巴尔扎克的笔下,也曾有过“外省人”在巴黎的艰辛。但是,当现代主义的整体性已被解构主义宣称为后现代的碎片时,大众审美也在分众。这种情势下,前段时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开幕的“金陵风骨 其命惟新——江苏省国画院60年展”,也就格外引人注目。

  让我们看看相关报道中的这次展览规模:“此次展览展出了江苏省国画院所有已故书画家、所有离退休书画家、所有在职书画家、部分曾在画院工作过的书画家112人的532件作品。包括:吕凤子、陈之佛、林散之、钱松嵒、费新我、傅抱石、武中奇、魏紫熙、宋文治、高马得、亚明等一批艺术大师的精品。中国美术馆全部17个展厅投入展示,规模大、层次高、影响广。展览全景式地呈现了‘新金陵画派’文脉传承和江苏省国画院一甲子的创作创新成果。除‘新金陵画派’创始人的代表作以外,特别展出了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近6年来江苏省国画院的新人新作。配合展览同步正式出版《金陵风骨 其命惟新——江苏省国画院60年·中国画书法作品展作品集》。”

  如此重要的一个展览,实际上关乎新中国美术史的书写。但是,无论主办方,还是京城与会者,完成的只是一种场面,而非一种真正的学术研究。事实上,很多堪称富矿的外省展,都是因为没有深挖而付之东流。也许有人会说,上个世纪60年代,江苏省国画院的“山河新貌”晋京展,不是成就了“新金陵画派”吗?是的。但是,时过境迁了。当时,可以怀着“汇报”的心态晋京。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分散的情况下,再以当时的心态晋京,也就有了问题:向谁汇报?

  那么,我们——不论京城,还是外省——又该如何看待或举办一场展览?很简单,把展览当成一次特殊的创作。通过创作,抵达某种艺术以及艺术史的意义。江苏画家,尤其是当下学术带头人周京新以及新近涌现的一批年轻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已然成为一个具有深度的话题以及学术现象。如果学术圈没有对此做出同样具有深度的学术回应,那就说明力道走偏。事实呢?你懂得。

  最后,我还必须表达自己对于这个展览题目的疑惑。“金陵风骨”、“其命惟新”,两个论题,都很好,也都没有错。然而,一旦放在一起,就容易产生歧义:风骨的本质不在或说主要不在“惟新”,而在一以贯之,宁屈不挠。艺术,新,固然好。但“新”,不意味“旧”的无意义。否则,我们喜欢并珍贵的“包浆”,也就没了意味。孟子说,术不可不慎。惟愿。

  (张渝,批评家、陕西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