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崔如琢:艺术品市场价值象征着国家强弱

http://www.huajia.cc  2016.10.06 17:14  来源:环球时报 发表评论(0)

  

 

 图说:崔如琢与作品《飞雪伴春》

  72岁的崔如琢被誉为“中国最贵在世画家”,连续两年登上“胡润艺术榜”榜首。今年4月的保利香港春拍中,他的国画作品巨幅六条屏《飞雪伴春》以3.06亿港元成交价,创造了在世中国画家的世界纪录。2015年,其艺术品成交额近8亿元。有人笑称,他一年的作品拍卖额超过一家创业板公司的收入。今年年初,他给故宫捐赠1亿元,成为目前故宫文物保护基金收到的最大一笔个人现金捐赠。这位师从李苦禅、上世纪80年代赴美闯荡的美籍华人,打破了艺术家清贫的形象,并成为著名的收藏家、慈善家。近日,在位于北京的中国园林式大宅中,崔如琢接受了《环球时报》记者的专访。他并不避讳谈财富,因为“只有创造大量财富才有能力去做事。”他希望在80岁之前,成立“如琢人文艺术奖”,推动中国艺术走向世界。重要的是,“奖金要超越诺贝尔奖!”

  只搞虚的会穷困潦倒,只搞实的会庸俗

  环球时报:您向故宫捐献1亿元,是出于什么考虑?

  崔如琢:之所以做这件事,有两个考虑。一是我与故宫有着很深的缘分,初中时代,我就带着画板,挎着水壶,拿着干粮,在故宫展厅里进行临摹创作,从古代艺术大师的作品中不断得到滋养启发。二是,故宫保存着中国数千年来古典文化最有经典代表性的作品。作为艺术家,我希望能集全社会的力量共同推动故宫文物保护及传统文化传承,让民族艺术发扬光大。

  环球时报:自古文人多清贫,您却很富有。您怎么看艺术家与财富的关系?

  崔如琢:过去的艺术家以清雅为乐,我有一个新观点叫清贵。清是虚,贵是实。中国文化的核心是虚实相生,只搞虚的会穷困潦倒,只搞实的会庸俗。精神、物质都要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作为艺术家,我希望把画画好,把市场搞好,创造大量财富才有能力做事,不能只靠国家支持。我希望在75岁到80岁之间,成立一个“如琢人文艺术奖”,奖金要超越诺贝尔奖,这样才能引起重视。要成立全世界的专家委员会,话语权在中国。得奖人以东方为主,要把中国文化艺术突显出来,让西方人以得中国的奖为荣。这是我的慈善梦。

  西方艺术是科学思维,中国艺术是哲学思维

  环球时报:您当初是如何在美国闯荡并获得财富的?

  崔如琢:走出去不是不爱国,我1980年到美国,希望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样。1989年回国时,我目瞪口呆:中国进步这么快!出国后更体会到邓小平的伟大。我在美国成功的第一条就是不学英文,你信吗?我到美国时已经37岁了,当时很多人说,你不学英文在美国怎么生存?我说,你先搞清楚英文是什么东西,语言就是个工具,就和自行车、汽车一样。汽车可以拿钱买,语言也可以,我可以请翻译。我的学生在美国念书,英文非常好,我就算认真学十年也不如我的学生。我的特长不是英文,是艺术,是中国文化。

  刚到美国后,我曾有一段落魄的日子,甚至连住地下室的房租都付不起。后来,有一位台湾政要的儿媳喜欢我的画,用2000美元买了4张画,并把画带给张大千先生过目。张大千认为我的画值得收藏,很快我就接到那位女士的电话,说要订画100张,价格是12万美元,之后很多高端客户都找到我。我曾经在不到两个月挣得30万美元,这不仅让我绝境逢生,也体会到中国传统书画的价值。后来我买下一家公司的股权,公司上市后,套现挣了2800万美元。30多年前开始,我就在海外收藏大量中国古代书画精品。我收藏的目的不是为了投资,是为了学习研究。1990年我从美国到香港,当时银行存款是3.2亿港币。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问我是怎么挣的。我说,我是用中国文化在美国挣钱。

  环球时报:在您看来,东西方艺术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崔如琢:东西方艺术有很大不同。西方是科学思维,西方的写实油画是把眼前看到的世界非常真实、科学地反映出来,是照相式的反映。而中国是哲学思维,中国传统国画要把眼睛看到的外部世界通过心来表现,就像齐白石所说,“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如何把握靠的是心,也就是自己的修炼和修养。怎么提高修养?中国人讲究琴棋书画。作为画家,一定要研究绘画的姐妹艺术,如音乐、书法。中国的书法和绘画紧密相连,所以中国的大画家通常都是大书法家。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画的写意是写出来的,不是画出来的。每个人的修养不一样,中国的艺术才千变万化。

  中国画家要以文史哲作为基本功,要清楚中国的文化史、哲学史。中华民族哲学的核心是“和谐”。《孙子兵法》的最高境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核心不是斗,而是和。而西方哲学的核心是斗争思维。中国历史总体上是一部和谐史,斗不是主流,和谐是主流。所以艺术家要爱国、爱自己的历史、爱自己的祖宗,不能骂娘,这点很重要。

  西方教育制度培养不出中国真正的民族艺术家

  环球时报:为什么西方大师画作的市场价格比中国大师高出很多倍?艺术品的价格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

  崔如琢:首先,这种现象是不应该的。艺术品的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可以划等号,好的艺术品就是贵。中国艺术大师的作品有非常高的艺术价值,丝毫不逊于西方。但同时,艺术品的市场价格也象征着国家的强弱。在鸦片战争以前,中国艺术品的价格远超西方。据说北宋的GDP占全球的80%,全世界最贵、最好的艺术品都在中国。但从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这100年里,中国在走下坡路,中国的政治、经济被边缘化,文化、艺术也被边缘化了。以齐白石的画为例,上世纪50年代,齐白石的画一元人民币一尺都没人买。1976年10元钱一尺,1980年100元一尺。1994年中国有拍卖行后,齐白石的画涨到10万元一尺。2011年涨到2000万元一尺,现在一张画最高卖到4亿元。李可染傅抱石的画也涨到3000万元一尺。同样是齐白石的画,为什么60年涨了几百万倍?因为改革开放了,国家富强了。

  当前,西方艺术大师如梵高的画,最高市场价值已达13亿元。这并不意味着梵高比齐白石高明,而是因为中国的综合实力还不如西方,还不够强。另外,中国人的艺术修养及对民族艺术的重视还不如西方。中国艺术品的市场价格要超越毕加索、梵高的作品,还有一段路要走,但随着中国的强盛和人们艺术修养的提高,一定会实现。

  环球时报:中国现在为何很难出艺术大师?中国文化如何真正走向世界?

  崔如琢:中国现在的美术学院不太容易培养出中华民族需要的艺术大师。因为很多艺术教育制度是从西方学来的,学的只是西方艺术的皮毛,我们没有产生西方油画的历史背景和环境。中国需要外来的艺术品种,但更应该宣传中国传统的主流文化。什么叫传统?就像人的遗传基因,基因是不能改变的,但营养可以加强,壮大基因。文化是有根的,一方水土养一方文化。只有用中国的文化艺术传统来教育后代,才能培养出真正的民族艺术家。中西合璧不是世界的,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每个国家都宣传自己的主流文化,这个世界才百花齐放,才可爱。根据我自己的理解,中国梦的魂就是中国文化。

  所以,我还有一个教育梦,希望改良中国的艺术教育,让中华民族的文化和艺术占领艺术教育阵地。这个过程会更加艰巨,不是一两代人能完成的。我现在接近暮年了,关键要看后人。但最起码我可以起个头,按照这个脉络走下去。只有艺术教育的模式改变了,中国的艺术事业才会真正崛起,中国文化才能真正走向世界。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