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江湖画家”与“名门正派”的恩怨情仇录

http://www.huajia.cc  2016.09.14 09:11  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0)

    唐朝时,禅宗很盛,马祖道一住江西,石头和尚希迁住湖南。由于两人都是大禅师,享有极高声誉,天下僧侣不是去江西就是去湖南,以致社会上称参禅就是“走江湖”。沿用到后来,那些浪迹四方以各种杂耍技艺谋食者,都称为走江湖。

  古龙有云:什么是江湖?人即是江湖。什么是江湖?恩怨即是江湖。

  在当下,有很多地方都被污染了,如果还有一个地方我们希望它简单纯洁,我们希望它能是艺术圈,而不是娱乐圈。可是实际情况,令人非常遗憾。


  一、名片背景深、头衔多、职务高,常常冠以文化部等中央部委背景,利用国家民间行业协会登记的自由,注册有国际、世界甚至直接采用行政级命名画院,动辄世界级、国家级协会、画院院长、院士、主席、首席教授、首席研究员等。笔者曾偶遇号称中华凌空书法第一笔的C,名片就直接印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首席教授、文化部画院院士”等头衔,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文化部是政府机关不是教育机构,何来教授之说?

  二、利用人们对职业和职称以及学术身份的认识模糊,常常以教授、一级美术师、院士等自称。号称中国××协会主席的L,百度词条搜索其职业栏为“教授”,业内人都清楚,教授是个职称,真正的应该是“职业:教师,职称:教授”;时下许多人只知道院士是个特殊的高级的学术身份,却不知什么样的机构才有院士的资格,江湖骗子画家恰好利用这一认识上的空缺,往往给自己冠以××画院院士的头衔,实是可耻。

  三、江湖画家往往以什么猴王、猫王、牡丹王等自称,或者直接以习惯作画的题材作名号,如王葡萄、李梅花、张牡丹等等,动辄号称天下第一,笔者不久前看到一幅号称天下第一鸡的画家Y,作品恶俗拙劣,名片上除了印有天下第一鸡的称谓以外,更号称“吉尼斯世界记录画鸡最多画家”。还有一些干脆就堂而皇之地以什么画派创始人自居,比如岭南书画江湖知名人物之一的M,自称中国意象书法创始人,其所谓书法就是把山写得像座山、把马写得像匹马,中国文字虽然说是抽象的,但汉字来源本身就有形声和象形两类,把我们老祖先创造的象形字乱七八糟用毛笔写出来就是意象书法?

  四、随身携带所谓作品润格、等级等证书,甚至是所谓国际ISO认证证书。众所周知,艺术品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是不可能有具体的技术参数的,没有技术参数何来机构确认的价格标准和认证?据笔者所知,迄今尚无一个真正的颁发价格和认证证书的机构,倒是有一些非法机构,利用书画市场混乱的现状和江湖画家投机的心理,在做着颁发证书的事情。

  五、利用媒体及出版物等行走江湖,招摇撞骗。他们往往持有这样的出版物,印刷画册中大量与各级党政要员以及书画名家合影,且不说很多照片都是P的,即便个别是真的,也只是真正的名家在公共场合偶遇时所照,拥有名家合影的照片也并不奇怪。他们还往往利用国民对媒体的信任,购买媒体时段和版面变相做广告,南方某报曾连续刊发过所谓悲鸿弟子的近二分之一版的画马“广告”,宣传内容上有二位专业界非同小可的名人,一是徐悲鸿夫人廖静文的夸赞,二是启功先生的题辞,让不了解艺术人的坚信该画家的专家水准,其实其水平拙劣无比!

  六、故意装束怪异,以示与众不同。笔者在一场讲座上曾问过听众一个有趣的话题,你们心中的书画家形象是什么样的?几乎所有人都回答是大胡子长头发甚至上身西装下身短裤。其实这是许多伪艺术家带给世人的一个错觉,当然,也不排斥有个别另类现象。

  七、拥有地摊杂技,比如双钩书写、左手反字、嘴巴写字、气功写字、凌空书写等。艺术作为艺术,艺为上,技为末。这些停留在技术层面上的东西,为何能吸引眼球?许多人只看过程,而忽视了结果;不管你什么样的技术,最终检验艺术水平的是作品本身。

  八、拉名人做陪衬,强调名人标榜自我。有些跨时空找个名人相对应排列,如号称“古有神笔马良今有神笔M、“北有齐白石南有L”等,更有甚者干脆直接做本假出版物,把自己和著名画家直接编排一册。笔者曾见过一位江湖画家,手持一册《现代中国十大画家》,齐白石、潘天寿等在画册中,真的毫无知耻之心!

  九、假以某某传人、什么皇亲国戚,比如白石传人、爱新觉罗家族等,这些名目往往会直接题款时用上。曾在一个小型画展上看到来自湖南的一位所谓画家,直接落款为“白石老人关门弟子”,这一关门,了不得了,自己真的成了白石真正的传人!有些也甚至直接把自封的职务职称题写在落款中,如L就直接题“中国××家协会主席”画,闲章内容直接为“名家鉴定”。恐怕这一举动,现任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也没这样做过!



主流画坛也有“邪门歪道”

节选自微不足道的江湖画家LWS《主流画坛伪艺术家真正扰乱市场》


  在某周刊上看到一篇您写的《江湖画家惯用九大招 》,言辞之恳切、意气之强烈、论断之狠猛,都让我深切感知到这体现了一位文化人少有的担当与魄力。要知道,当代社会能热切关注现实、敢于针砭时弊的评论家并不多了。

  您痛心疾首地列举出“江湖画家”惯用的九类招术,看得出来,您应该是出自名门正派,不会“四处投机”。但您瞧瞧名门正派的各路英豪,不管是美协会员、画院专业画家,还是美术院校的教授们,大家都忙着画自己的画、挣自己的钱,哪去管什么艺坛乱象,更遑论民生疾苦了。即使有人议论,诸种愤慨也不过是停留于小圈子内,不敢公开发表,不过是唯唯诺诺的怕事之人。看得出来,您对江湖画家“行骗有道”已非常熟悉,以至于让人感觉到您在行文的时候可以信手拈来各种各样的事例。陈履生先生讲:“相比于江湖画家,主流画坛的江湖化更让人忧心忡忡。”不知您对此观点是否赞同。

  下面,我就逐条对您所列举的“骗术”一一对比“江湖画家”与“主流画家”使用过程中有何不同,看一看到底哪个更具危害,到底哪个更“严重扰乱了艺术市场”!

  您所列的第一招术是名号隆隆。这在您所谓的“江湖画家”群体中,的确普遍存在,国际、国家级的协会、书画院,以及院长、主席、理事长、院士却有泛滥之势。但是,这些协会、书画院,以及院长、主席、理事长、院士等等名号都来自于名门正派。或者说,正是因为名门正派酿造了名目繁多的机构、眼花缭乱的称谓,才直接给“江湖画家”以灵感。进一步说,名门正派在酿造机构与称谓方面的想象力与创作力远远大于“江湖”。比如,某省书协共有六十余位主席、副主席,大家都是官,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况且,所谓“主流”封的“官”都有俸禄拿,而“江湖”官员,似乎没有人拿国家及纳税人一分钱吧。

  第二个招术是私自制作名号。无庸讳言,“江湖”的主席、理事长、院长,多是自封的,但“主流”的美术官员能公开怎样产生的吗?一个国家、一个省份、一个市的画院院长、美协主席、副主席到底是怎样产生的?究竟有没有人使用不耻的伎俩?为何美术院校、科研机构愿意给艺术官员送“客座教授”、“研究生导师”、“研究员”?到底有没有独立的学术鉴定机构对此作出公允的调查与判定?据说某省有几位画家为争一美协主席、副主席,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您作为评论家,能否让民众知晓一二?

  第三个招术是各种“王”横行。但以我看来,所谓“主流”又何尝不存在这些“王”。这些“王”凭借着国家及公共资源赋予的名号,各自占山为王,以致画坛山头林立,派系丛生。为了美展获奖,参展艺术家需要提前站队;为了靠一个山头,年轻学子报考研究生的时候不得不先考虑报考那些有职务有资源的艺术导师;而北京等地琳琅满目的“名家工作室”,又何尝不是自立门派的表现?李小山曾举例称,陈平的一帮学生对其老师毫无节制的吹捧,看到贾又福的弟子们对老师的顶礼膜拜。为此,他发问:是老师喜欢做掌门人的感觉呢?还是那帮学生和弟子们想通过造神为自己谋福利?我想,这些“王”才是社会的毒瘤。

  您所说的第四个招术是江湖画家随身携带“润格”及等级证书。其实,这些人的“润格”相比于那些名门正派的艺术大家,真是小巫见大巫了。更让人愤慨的是,所谓主流的艺术家,比如画院的专业画家,一方面拿着国家的俸禄,一方面又公然利用这个平台卖自己的画,而且还可以在各大报刊公布自己的润格,价格令人咋舌。我就曾当面听过一位体制内著名画家自称“人民艺术家”,同时他又称自己的画价涨到了多少万。人民都买不起他的画,人民都享受不了他的艺术,他就好意思称自己是“人民艺术家”?这不是“伪君子”,又是什么?!

  您所说的第五个招术是利用媒体及出版物招摇撞骗。其实,相比于主流艺术家,“江湖画家”所能调动的媒体资源真是太少了。前两年,某省的美协主席在中国美术馆做了一个展览,曾洋洋得意调动了全国100余家媒体前去报道。他的一个展览果真就有那么大的新闻报道价值吗?他又是通过哪些手段调动媒体这一公共资源的?相关部门有没有去查?或许,很多人会觉得这个问题比较幼稚,毕竟他上面有权力更大的人物运作着。但作为公民,我们的确有权利去追问。您还说“画册中有大量各级党政要员以及书画名家合影”,我想,这个现象在主流画家中也很普遍吧。在某位美协主席的奢华工作室中,最显眼的地方就摆着一张他与一位领导人夫人的合影。您说,这到底是不是江湖?

  第六个招术是装束怪异,但感觉您所列出的这几个特征还不够全面,应该还有顶个闪亮的光头、手拿一串佛珠、穿一身唐装、嘴里衔一个烟斗、留一撮儿络腮胡……对不起,我不小心列出了你们主流画坛的装扮特征了。但您,能否认吗?

  第七个招术是艺术“杂技”。不可否认,“江湖”画家中的确有不少将艺术玩成杂耍的现象,但主流画坛又何尝不存在“杂耍”?比如,有些艺术官员在某些开幕式上,会堂而皇之地说一些“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的套话空话,即使和展览本身没有太大关系,也能扯出宏篇大论,且脸不红心不跳。您说这些话语与表演是不是比“江湖杂耍”更让人觉得恶心?

  第八个招术是拉名人陪衬自己。这种现象在主流艺术界又何尝不是如此?有些体制内的著名画家,总爱去讲和某某大师、某某名家关系甚好,甚至还会给您讲出一段段风雅故事,让您感动不已。至于“北有某某南有某某”之类公式,我记得某高校的资深教授也曾说过“北有黄胄南有某某”的论断。

  您所说的第九个权术是借“传人”标榜自己。这种现象在主流画坛亦并不鲜见,比如我们会经常看到某些画家的名片上印有“某某工作室画家”,或者直接写“师承某某”,但天知道某某名家到底给他上了几节课,又到底面授了他几句课业!他这样做,不过是拿这个名号做自己的市场炒作的通行证罢了。

  想必您曾看过金庸先生的《笑傲江湖》,他笔下的“江湖”果真是一个是非难辨、正邪难分的世界,像极了我们当下的艺术生态,按照陈履生先生的说法便是,“艺术界的江湖是整个系统的”。名门正派中有为人所不齿的伪君子,占据显赫地位,却有豪壮的名利企图与拙劣的害人行径;而“江湖”中也有识见非凡、重情重义的大英雄、大豪杰。

  我们行走江湖的,不过是混个饭吃而已,并不可怕。而那些披着“名门正派”外衣、却做着出卖良心勾当的艺术圈“伪君子”,才更可怕。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