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从G20峰会上惊爆“国际笑画”谈起

http://www.huajia.cc  2016.09.07 08:57  来源:长涛汇悦读 发表评论(0)

     一幅巨恶俗巨粗俗的地摊画,最近不幸铺天盖地地出现在文化大省浙江精心准备的G20高大上的会场上,随着各国领导人一起频繁亮相,传遍大江南北,让全世界的人都以为中国画可能其实就是这个球样子。

    先看图:

    俄罗斯总统,法国总统,英国首相,印度总理(其实还有)……这么多政要在这么拙劣的国画前亮相,全世界传播,我们的审美品味和文化形象也太丢人了。纵使千般浓妆淡抹,这几幅地摊行画把西湖的文化脸面弄得不忍直视。

    虽然当代国画的真正大家不多,但画差到这个程度稍有眼光的人都不会看不出来。可是,那些平时头头是道的拿着国家俸禄的画院院长美协主席们,到现在也没看到有几个站出来说说话。

    说实话,我刚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惊得目瞪口呆。如此拙劣的画挂在接待国宾的地方,实在是光屁股撵狼,羞人呢。不光我们文明古国的脸被打得啪啪的,作为深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准文人,我自己都觉得脸上烫烫的。

    更可悲的是,上网一搜,这幅画的作者不光祸害了G20这样的顶级传播平台,而且几乎把中国最高大上的场合都祸害遍了——


    2005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收藏《富贵常青》一幅(365cm×120cm)与10月1日国庆之日悬挂于天安门城楼上。

    2005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收藏《牡丹.松树.松菊》3幅,其中牡丹图悬挂于人民大堂四楼国宴厅华北厅。

    2006年1月人民大会堂管理局收藏《版纳雨林》、《雍容华贵》两幅(1097号)。

    2006年8月人民大会堂管理局收藏《世界和平》。

    2007年9月天安门管理委员会收藏《高风亮节》1幅(2007年10月1日悬挂于天安门城楼上)。

    2010年9月国务院西山大楼收藏富贵常青(900cmx400cm)。

    2011年6月应中共中央办公厅之邀为中南海创作丈二匹、牡丹《富贵常青》毛竹《高风亮节》作品并收藏。

    2012年七月应中共中央办公厅之邀请为迎接十八大胜利召开在中南海创作国画作品30于幅,并张挂其国画《华贵常青》(400cmx218cm)的巨幅作品,悬挂于中南海中办第一宴会厅。


    再看看作者简介吧:

    XXX(我真是不屑提这丫的名字),1963年生于浙江临安,1990年毕业于中国美院((聂注:这丫自己随后有称1989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也就是说,在国美只呆了一年)。

    现为杭州兰亭画院院长、中国民族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南海紫光阁画院院士、中国文联书画艺术交流中心会员、中国美术研究院研究员、浙江省美术协会会员、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理事、浙江省诗书画之友社理事、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理事、浙江省花鸟画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画家,教授(聂注:一堆裹脚布头衔,虚头巴脑、只有一个还能唬人的教授,还不可查考,不知道是哪里的教授。头衔写的这么详细,但关键处语焉不详,这是江湖混混的惯用伎俩)。 

    实际上,在简历里他就迫不及待地扯大旗当虎皮了:北京人民大会堂北厅收藏并悬挂《雍容华贵图》,及收藏《硕果》、《清新竹笋》、《国色天香》、《兰花》、《独悄一春》等六幅作品,全国人大会议中心收藏《牡丹图》、《万古长青图》、《松菊图》等作品三幅,中央军委八一大楼和军委办收藏《高风亮节》、《国色天香》等作品四幅,毛主席纪念堂收藏《古宅春韵》作品一幅,北京天安门城楼收藏《富贵长青》作品一幅。是全国第一位上中国政府网——新华网的著名花鸟画家……

    偶然得知,这位大师还曾害的赵老师损失了7万块钱。这是很多年前,赵老师去某中枢机关画画,对方领导指着墙上一幅画炫耀,同行的画家都含糊地应付,惟独赵老师忍不住说:这幅画太糟糕啦。这一句,对方领导立刻不高兴了,别人的稿酬都付了,惟独赵老师两幅画的7万块再无下文。

    赵老师还挺高兴,认为省得这个钱脏了手。

    那副让赵老师得罪了人的画,当然就是这位“大师”的了。至于赵老师是哪个赵老师,常看我文章的自然知道,我不想把赵老师的名字和这样的江湖混混扯在一起。

    那位中枢机构的领导为什么这么推崇这个混混呢?原因是不是因为如下这张合影呢?我不知道。可是依傍政治领导人抬高自己艺术水准,这在我朝向来是很好使的招数。

    ……

    以下我要严肃认真地说:中国人不能不懂给中国画,否则你可能就是下一场国际“笑画事件”的当事人。

    中国画历经千百年锤炼演变,已经承载了中华民族独特的审美情趣和精神情操,那就是沉静仁厚、质朴天真、有磊落君子之风的人格追求。对中国画而言,审美这件事是有深度和层次的。有些东西只是看起来漂亮而已,那只能算是低等的美。这种美容易察觉到,但蕴含于意境之中那种看似平淡含蓄实则隽永深厚的美,往往需要更多的训练和历练才能发现。

    对于中国画来说,一幅好的作品首先不是好看的而且更要“有味道”,这就如同一首好歌首先是有味道而不仅仅是好听的一样。有的歌者一开口就能吸引人,甚至仅凭声音就能到打动人,是因为他们用自身的素养、阅历乃至天分,把同样的歌唱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或空灵,或沧桑,或深厚,或含蓄,但让人一听就舒服,仿佛被摄了魂魄,沉迷其中,浮想联翩。画画也是一样,笔墨要质朴而有魅力,让人舒服,能吸引人、打动人、感染人。

    经常有人说中国画“不好懂”,就好像文言文一样深奥艰涩。其实只要调整好心态,不要让情绪欲望蒙蔽了理智,人们就很容易明白:看画和看人其实是一样的道理,朴素的比妖娆的好,有内涵的比光有脸蛋儿的好,心眼儿实在的比嘴上甜的好。

    中国画最注重的是内美。时下的很多所谓水墨作品只在形式上哗众取宠,一味求大求新,一眼望去“夺人眼目”,“具有强烈的视觉张力”,似乎颇为了不得,但这其实只是一副好看的工艺品,谈不上内蕴,甚至连是否可以叫做中国画都颇可怀疑。

    至于我最上面提到的这幅画,则连好的工艺品都算不上,浊气熏天,潘家园地摊货而已。

    稍微像点样子的中国画都会多少有些清气。愿更多的人懂点中国画,接受点清气的熏陶吧。

    当然,如果有人愿意一本正经地欣赏那一坨热乎乎的东西,还装作陶醉地颌首称赞,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