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贪大”之风何时休?

http://www.huajia.cc  2016.08.16 11:35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一次展会上,偶遇某“大画家”正口若悬河地吹牛,说是刚刚创作了一幅960平方米的山水画巨作,正在申报世界吉尼斯纪录,听者掌声阵阵、礼赞不绝。笔者却近于木然,徒增一声叹息:“贪大”之风何时休?虽然已经多有提出质疑之声,但大作品、大名头、大忽悠之类的“好大”“贪大”“求大”的现象,仍然难以休止。

    先是大作品。君不见,如今的一些书画家,字是往大了写,画是往大了涂。为了追求“大”效果,毛笔都不用,改成了用刷子、用拖把;画案也升级改造,都是几米、十几米的,实在不行,就到广场上以大地为案板;研墨何须用砚台,改用水桶、脸盆更直接;过去拂砚伸纸的书童也都换成了五大三粗的壮汉,间以妙曼的美女相伴左右。这样的大场面、大舞台、大动作、大手笔,出来的作品可不是一般的大,而是“巨大”。一些书画展览中,鲜见那些字不盈寸的尺牍书法,取而代之的是经过拼贴、染色、做旧的皇皇巨作;信札手卷也都杳无踪迹,倒是出现了所谓的“长卷”在展馆里转来绕去。大作品的出现,似乎也是切“实”所需,一些展览评委好这一口,只有投其所好;大作品挂在展厅里最受瞩目,回头率也高。

    有了大作品,就要大宣传。如今的宣传,或曰为书画家的形象推广,通常是要兑水掺假的,要不就太干巴了,简单说,就是“往大了说”。于是乎,“书画大师”“十大名家”“文化大使”等帽子在书画界漫天飞舞,一些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抓着帽子就戴。众人喜好戴高帽,也就催生了不计其数的山寨、离岸社团,民政部一批又一批的公布名单,似乎仍未见完。除了高帽,宣传炒作中另一个求大的突出表现是出画册,画册印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重、越来越花哨,计量单位由“本”改成了“套”,这些包装考究、成套的大画册多是“驴屎蛋子搽粉——外面光”,殊途同归,最终都是论斤卖到废品回收站了。

    宣传中的各种“大”其实就是“大忽悠”,当今书画界有些人艺术不咋地,却会精确揣摩他人心理,没有文化知识,却很有江湖经验,他们把书画创作当成行走江湖的饭碗、摇钱树,“忽悠”起来得心应手。他们有的和某些拍卖公司狼狈为奸,搞一个天价成交纪录,做局设套,让买家真伪难辨;有的和名人一起出书展览,以此标榜自己,让名家来给抬轿子,更多的名人是“被”出书、“被”展览;有的甘愿混入动物世界,号称“虎王”“猴王”;有的攀附名人、乱列世系,说是某某人N世之孙,以此往自己脸上贴金,彰显书香世家。总之,只有常人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贪大”之风非书画界独有,《人民日报》曾刊文《文艺创作症结何在?十大恶俗阻碍文艺健康发展》,一针见血地指出艺术界的回避崇高、情感缺失、以量代质、跟风炒作等恶俗问题和现象,这篇文章依旧有着很强的警示意义。从大作品到大忽悠,如此“贪大”之风是一些书画家自我卖弄、自我营销的一种手段,但书画市场不可能永远“人傻、钱多、速来”,只有大,而没有更多内涵的创作,不可能唬住所有人。

    大是忽悠手段,根源还是将名利凌驾于审美价值之上,当这种手段百试不爽时,污染的是健康的审美价值体系,长远看,个人得了短暂的利益和名头,其实不过自欺欺人。所以,奉劝急于引起关注的一些书画家,不妨再多些踏实和耐性,投机取巧、简单用“大”来赚取眼球,试图一夜成名,到头来终将落得个哗众取宠的笑柄。

    (作者为独立撰稿人)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