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收藏在“还原”中添趣

http://www.huajia.cc  2016.08.08 11:32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收藏,说到底就是一种赓续护佑历史的行为。对一个真正的收藏者而言,其之所以对收藏跃跃欲试、欲罢不能,除了有对物质价值的一定期望,更多的是为了“还原”附着在收藏品其上的那一个个曾经少为乃至不为人知的动人故事,从而增添其文化附加值。随着包裹在藏品上的神秘面纱被层层剥离,故事被步步还原,真相被慢慢揭开,收藏者的兴味也随之而渐渐浓烈。收藏就是这样,还原真相的过程既是不断学习收藏、积累知识的过程,也是不断增长见识、增添乐趣的过程。实践同时告诉我们,“还原”是一种能力,“还原”的效果取决于“多读书、多留心、多视角、多追踪”的程度。

  “还原”历史真相

  读书对于收藏的意义,当不言而喻。这不仅因为收藏者需要学习收藏知识,加快提升收藏能力,也还因为一些藏品的故事就散落隐藏在一些书籍的记载中。其实,对于藏品的解读,就像一场捉迷藏游戏,关键取决于你的读书积累、取决于你是否能为“还原”一件藏品的真相而“按图索骥”、苦苦探求。参观过伦敦考古博物馆馆藏的鲜亮绿釉小钱匣的人,对这只可能源自莎士比亚时代剧院的“票房”(也有可能是今天所说“票房”的源头)不免“想入非非”。这钱匣也自印证了当时人们看戏的流程——“上面有个投币口,很像今天的猪仔储蓄罐,而出土的钱匣没有完整的,只有碎片,因为罐子拿到后台要被敲碎,取出的硬币收在一只大钱箱里,箱子则锁进密室。”而这正是英文“box office”(票房)的形象注释。此外,从剧院遗址发掘出的大量钱匣碎片以及果核、干果皮、蚌壳和一把有人不慎跌落的精巧锐利的铜柄果叉看,则更让人联想到当时剧院对社会各个阶层吸引力之大。假如你读过或正在读《莎士比亚的动荡世界》,你就能想见400多年前这位当时环球剧院的股东之一的莎翁,每天听闻散戏后敲碎钱匣的声音,是何其兴奋和惬意——须知道,从剧院分红可是其财富的主要来源,而这是否也是激励其源源不断进行戏剧创作的动力之一呢?

  机遇留给有心人

  并非每一件藏品都能立马找到真实答案,“还原”历史真相,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做个有心人。“有心种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不是说你不要用心,而是强调机遇是飘忽不定的,但机遇也总是为有心的人准备的,不去“插柳”又何以“柳成荫”?中国现代田野考古学的奠基者之一、殷墟考古发掘及学术研究的全程参与者郭宝钧,其对古玉的研究颇有见解。古玉器名中有一种叫做“瑱”的玉器,说文释“瑱”为“以玉塞耳”。“塞耳”之义,自古说法不一。有的释名曰:“悬当耳旁,不欲使人妄听也,塞耳亦使人正听也。”更有解释作“为闭奸声”者。但“郭宝钧在研究中发现,中国古玉的演进,基本是由实用,而玩好,而礼仪化。止听闭奸声,是礼教大兴后之附会,古义决不如是”。一次,田野考古,因了遗址在山上,他得隙就在现场和衣小憩。但见泥地虫多,若不小心会侵入耳道,于是便“从废纸上撕下纸条,捏成小圆纸球塞在耳朵里”。受此启发,他突然悟及,那种叫做“瑱”的玉器,“很可能就是古人住在泥屋里,为防虫子爬入耳道而发明的一种生活小用具”。郭宝钧如此生动“还原”古玉“瑱”的真相和本义,自得益于其的“处处留心”。

  多视角看收藏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足以说明多视角观察问题的重要性。视角不同,被观察对象就会立体呈现,这样也有利于观察者全面了解、准确把握。对收藏品的“还原”也是一样,我们大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事实上,只有在不同观点的整合中,我们才能甄别真伪;也只有在多种见解的碰撞中,我们才能直探本源。

  有一枚良渚文化的原始刻符,这枚1991年采自昆山赵陵山大墓的陶制圆形器,也是陪葬陶罐的残盖。当这件不起眼的东西,被发现勾画着淡淡的刻符后,其考古标识地位和学术延伸话题,便逐年升温。正是这枚圆形残器,其传递的信息比同期刻符更神秘,暗藏着更多有待诠释的密码。在无限循环的脉络中,“历史学家基于生殖崇拜理论看见女阴器官;自然学者注重天人合一发现白蛇青龙;解剖学者立足生活读出完整的卵生动物肠胃。美学家抽象出无始无终、变化诡异的图案,类比后世推崇的太极图;哲学家则更形而上,将其环环相扣的内蕴逻辑,意念叠加,升华演绎至终极,认定它属于太极图的雏形,应称‘源极图’”。辨识“还原”上述原始刻符的本源意义,虽说“众口不一”,但透过这一表象,则莫不发轫于一致性的渊源。

  收藏的逻辑

  任何事物的出现,绝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将存在作为线索,多头出击、四方合围,攻城掠地、步步为营,则必能揭开事物的真相。收藏也是如此,一件藏品的诞生,不可能来无影去无踪,我们只要强化统摄思维,把它放到其所出现的逻辑背景和因果环境中去考量,通过由里到外、由点到面的系统思考和缜密推敲,定能还原事实的真相。

  有人考证鲁迅先生写信用的笺纸逾170种,其中1929年5月15日夜间,在北京探望母亲的鲁迅给许广平写的一封信所用的信笺却显得很特别:这是带有彩色图案的2张笺纸,上面分别画着枇杷和莲蓬。枇杷有3枚,两大一小;莲蓬有2只,其中的一只饱含着莲子。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是鲁迅先生信手为之的吗?若要寻找答案,则不妨从多处着眼:首先要学会比较,看他这封信上对许广平的称呼与其他信件上的称呼有何变化。显然,在称呼上,这封信写得很别致,既不是过去开玩笑的“害马”“H·W”,也不是习惯上的“广平兄”,而是“乖姑!小刺猬!”其次,还要继续追踪,来个“且听下回分解”,接读许广平1929年5月21日的回信和鲁迅此后的来信,其真相得以慢慢“还原”: 枇杷是许广平日常喜爱吃的食物,而饱含着莲子的莲蓬则暗指当时许广平已经怀孕,鲁迅亲昵的称呼和精选的信笺这一细节无疑透出了鲁迅即将为人父的喜悦。如此“还原”真实的鲁迅,终让我们发现曾经运用“投枪和匕首”的一名战士其怒目圆睁、拍案而起之外,作为丈夫和即将成为父亲的鲁迅也自有着其敦厚温柔、和蔼可亲的一面,对于收藏者这是怎样的一份迟到的惊喜啊!

  收藏必须“还原”,“还原”就是回归收藏、升华收藏。否则,只是为收而收、为藏而藏,这样的收藏便断无趣味,而没有趣味的收藏,则注定是走不远的,自古其然。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