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如何更好地发挥公共教育职能

http://www.huajia.cc  2016.07.12 21:57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编者按:我国美术馆的公共教育一直在摸索中前行。其中,面对未成年人的公教活动也是各美术馆的重要工作内容。但是如何摆脱渐趋同质化的模式,从激发潜能到拓展思维再到课堂内外互动,实现从“教育活动”向“教育课程”转变?本刊特邀中国国家博物馆社教部主任黄琛撰文,讲述该馆在博物馆系列课程开发中的思考与实践。

    中国国家博物馆自2011年3月恢复开放以来,接待观众近3300万人次,举办陈列展览260余个;组织以“国博讲堂”为代表的学术讲座、文化论坛、艺术沙龙、非遗演出共计320余场;提供讲解服务超过22万小时;开发博物馆课程1248课时,年接待前来上课的中小学生达到18万人次。可以说,已初步形成了以提供文化服务为核心的新国博公共服务体系。

    完善手段

    增强观众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

    目前,我国绝大多数公共博物馆实行免费开放政策。这一举措提高了人民群众享受公共文化成果的热情,同时也给博物馆展品的保护和公共服务带来新的课题。面对每年数以百万计的观众,我们在2011年新馆试运行伊始,依托“云数据”技术建立了“实名+预约”的门票领取系统,有目的地采集观众数据,对观众构成成分和行为数据进行比对性研究,在方便观众参观的同时探索博物馆免费开放带来的大流量观众的控制、疏导与管理,也为有针对性地开展博物馆公共教育提供了条件。

    为了培养观众在博物馆参观的文明习惯,我们每年暑期都会抽调百余名馆内职工和社会人员共同作为“文明参观督导员”,在馆内开展以“参观文明,文明参观”为主题的志愿服务活动,引导观众文明参观,规劝、提醒观众的不文明参观行为。2011年暑期共纠正观众不文明行为多达1.2万余起,到了2014年这一数字则降低为4000余起。这一举措进一步唤起了公众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对促进社会上形成良好的文明风尚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完善内容

    培养观众学习思考和研究能力

    教育是博物馆服务社会的重要职能,它以陈列展览为主要阵地,通过多种手段向公众提供文化服务。国博在做好传统人工讲解的同时,十分重视数字技术在博物馆教育中的应用。2007年,我们就开始组织专业人员专门研发基于移动数字技术的导览方式。2009年底,先后与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三大电信运营商建立合作关系,依托新媒体和自媒体手段建设为观众提供文化增值服务的“数字国博”展示平台。2011年7月国博导览APP(中文版)上线,同年11月英文版上线。目前导览APP内容总量超过120小时。

    与此同时,我们围绕“历史与艺术的体验”这一主题,开发建设了独具特色的三大课程体系,不断深化博物馆的公共教育。一是面向以家庭为单位的儿童群体,开发了“阳光少年”系列课程。二是面向不同文化背景的成人观众,开发了“文化博览”系列课程。三是面向以班级为单位的学校群体,开发了“社会大课堂”系列课程。

    不仅如此,博物馆老师和学校教师还通过实践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学模式,比如“双师授课”,博物馆老师以帮助学生在展厅寻找、发现、探究为主,学校老师则在课堂上总结、归纳,帮助学生梳理规则。“汉字的起源与统一”一课为例,博物馆老师带领学生在展厅中观察新石器时代的稻纹陶钵、人面鱼纹彩陶盆、刻画符号陶尊、商代刻辞牛骨、西周的虢季子白青铜盘、秦代的琅琊刻石6件珍贵文物,引导学生去发现汉字发展不同阶段的具体形态。回到教室后,通过提问帮助学生归纳出汉字不同发展阶段的特点,比如陶尊上的刻画符号是古代文字的萌芽,刻辞牛骨上的甲骨文是中国古代最早成熟的汉字;最后,总结出汉字是如何从图画诞生,一步一步发展成熟,最终变成规范统一的文字这个过程。

    此外,有意打破学科壁垒,强调多学科知识的交叉运用,有意培养学生对知识的综合运用能力。“汉字的起源与统一”这堂课就涉及小学义务教育阶段的多种学科,如语文、书法、美术、劳技,即汉字构造、汉字字体演变、欣赏史前图画文字以及动手体验画陶片、刻甲骨、编竹简……可以说,在博物馆里完成一节综合实践课程,是增长多学科的知识积累乃至培养生活中需要的其他经验和见识,对于情感、态度、价值观都具有深远的教育意义。

    三大课程体系的开发和实施,进一步加深了公众对国博展览主题和重点内容的理解,同时也培养和提高了他们对中华历史文化学习研究的兴趣与能力。

    完善机制

    培育资源融合与重组模式

    充分发挥博物馆的教育职能是博物馆自身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是时代对博物馆更好融入社会发展的呼唤。博物馆作为社会教育的组成部分,要不断提高其教育水平,特别是对青少年观众的教育水平,除了开发利用自身资源外,还应以开放的姿态,与其他教育资源特别是学校教育资源进行融合。这种融合不是简单的“1+1=2”,而是基于各自特长之上的优势互补。从这个意义上说,博物馆与学校合作,是充分发挥博物馆教育功能的重要途径。

    国家博物馆通过与学校的密切合作,推动了博物馆教育资源的有效利用。经过长期的合作与探索,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北京市著名的史家小学组织40多名业务骨干,共同编写了《中华传统文化——博物馆综合实践课程》系列教材。这套教材包括8册学生用书和4册教师用书,引领小学三至六年级学生结合博物馆资源学习中华传统文化。课程内容以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精品为依托,以史家小学多年教学实践为基础,内容涵盖“说文解字”“美食美器”“服饰礼仪”和“音乐辞戏”四大主题,共100余课时,成为国博社会大课堂系列课程的核心内容。这套教材由人民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得到北京教育界的肯定与好评。一年来已有近200所学校以年级为单位组织学生集体到国家博物馆上“中华传统文化——博物馆综合实践课程”。

    这一系列博物馆课程的陆续推出,体现了国家博物馆独特的文化资源优势和社会价值,也使国博公共教育完成了从“教育活动”到“教育课程”的转变。这也是博物馆教育从“同质化”向“个性化”转变的实践。国博课程注重内容上的独创性,所有内容来源于对国博丰厚藏品资源的深度挖掘和重新组合,各系列课程在内容上相互关联、相互补充,同时,各系列课程环环相扣,资源共享,符合学生的学习规律,彰显了课程教学体系的“个性化”。事实证明:国家博物馆系列课程的推出,受到北京学校师生的欢迎,也得到社会特别是学生家长的关注。三年来,参与博物馆系列课程的学生观众逐步增加,2018年预计达到18万人次。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