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巨亏的尤伦斯能卖几个钱?

http://www.huajia.cc  2016.07.02 16:44  来源:艺术战争 发表评论(0)


    从马甲的 66 号公路君爆出消息来到发公开声明落下实锤,也就一天时间,妥妥的头条…… 说实话,UCCA 虽然因为外资背景,注册成了公司,但确实一直做着非盈利机构的事情。这样的机构应该怎么个估值和卖法,还真是觉得有点新鲜,得继续关注,说不定以后就成了我国艺术圈的经典案例。

    UCCA 的背后公司

    UCCA 的实体——北京安特维奥文化交流咨询有限公司。CEO 薛梅同时也是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注册资金差不多一个亿人民币。当初安特维奥的成立,据说是因为作为海外机构的尤伦斯基金会没法直接在国内开展活动,于是就选择了比较快速便捷的方法,在瑞士和中国分别注册母子公司,保证资金顺利接收。

    在公司的注册实体下,UCCA 这些年一直也享受不到什么税收的优惠,再加上场地、展览、人员的花销巨大,尤伦斯大概眼见得这个巨大的无底洞,也觉得供不起,因此近些年来要出售个人藏品抑或是出售机构的八卦一直也没停过。UCCA 也一直在积极自谋出路搞创收,听说他们现在已经基本不需要尤伦斯再打钱,就能自负盈亏了。

    在这样的时机下,尤伦斯还坚持要卖的话,也许是真的缺钱,也许是印证了他 2011 年说的‘把UCCA 作为个礼物馈赠给中国’。

    那么 UCCA 运营的体量到底有多大?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2008 年尤伦斯提供了 8600 万的资金……之后逐年递减,到 2013 年提供了 2100 万。差不多相当于当年开销的 67%’。据此说法估算的话,2013 年 UCCA 总开销大约 3100 万。再加上主动公布的 2015 年度运营成本 4100 万。我们可以对维持这样体量的机构运营成本有个大概认识——小几千万吧。如果收支差不多平衡的话,收入范围也在这个区间。


    UCCA 要怎么估值

    那么如果要出售 UCCA,价值该怎么个估算法?

    当然因为现有的数据很有限,没有数据再多的估值模型也派不上用场,只能空口白牙给分析分析。

    据与一位资深 PE 从业人员讨论总结,从商业角度衡量、估值基本就是以下 4 条线索出发:

    1、首先,金融上估值的基础还是业务、收入、利润和现金流。比如之前匡时要卖给上市公司估值 27 亿,就是基于人家爆棚的利润率和未来持续的增长率计算出来的。

    但以目前有限的信息,假设 UCCA 的经营是营收平衡、利润为零,那怎么估?

    在利润有限或为负的情况下,就要看目前的现金流是否为正,或者说长期算下来净现金流是不是正的。解释一下,就是在机构永续经营的情况下,未来现金流全部折现到现在值多少钱。

    但是,这个估值是基于经营环境不发生太大变化的前提假设下的,就是文化政策经济环境不变、管理层不换、商标仍然有授权等等。所以如果这次出售,使得尤伦斯经营团队大换血,那么这个持续经营的假设不成立,这一条估值也就没有效了。

    这就是为什么公开声明里‘UCCA 将继续在当前领导团队的领导下照常经营’这颗定心丸有多重要,因为直接影响到之后的售价啊!

    2、如果按利润、现金流算下来还是不理想,那就要看看伴随这个实体还能附加些什么东西。

    66 号公路所写的 ‘2010 年前后,尤伦斯和民生高管谈的收购内容包括同时收购一部分藏品’就是基于这一点。由于 UCCA 本来并没有馆藏,能够附加打包出售的最有吸引力的部分就是尤伦斯的藏品。

    如果最后打包的价格比单卖藏品还便宜,或者说必须打包才卖得掉的话,只能说明对 UCCA 本身的估值有可能是负的……



    3、如果说前两条看起来还算是比较确定的数的话,后两条就完全取决于谁来买,以及他对经营机构的信心和能力了。

    买家也许有能力改变机构的经营效率、现金流情况,从而实现更高的价值。一旦他有这个预判,他也许会考虑从改善之后的状况出发,来提高机构的估值水准。

    可是真的有人能让 UCCA 变得盈利能力很强吗?!也许之前聊过的善于扭转乾坤、救机构于水火的 Eli Broad 这样的人,我国也有吧。

    4、那么买 UCCA 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人?觉得可能是藏家,也可能是想要拓展艺术业务的企业。

    藏家买 UCCA 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自己要砸钱做一个美术馆,按现在这个局面,砸几个亿都不一定有太大声响,但买 UCCA 绝对一战成名,从此搞收藏要好作品要打折应该也是难度系数骤减。

    而如果是企业要买,那必然是觊觎 UCCA 这么多年辛苦经营在当代艺术圈打下来的品牌与口碑,企业认为会带来除了金钱衡量之外的其他价值。


    所以综上四条总结一下,

    估值的谈判过程应该是基于第一条和第二条定下的客观基准,再加上买家根据自我对第三条、第四条的主观判断,双方协商产生。

    UCCA 的转折点

    但不管怎么说,UCCA 要易主,肯定会面临发展方向的调整,或者管理层的换血。理事会的质量和数量、募资项目的质量和数量,短时间内一定会受到波及,进而影响机构收入。如何平稳度过,以及未来的走势实在是个未知数。

    面临被出售的 UCCA 其实正在经历一个很典型的转折期,在商业领域叫作 Key Man Risk(关键人物风险)—— 也就是尤伦斯不再是 UCCA 的大股东,以及可能的管理层出走。

    接盘的人,一定会面临巨大的经营挑战。比如慈善义拍征集东西、找理事会捐赠以前都是靠 Key Man 的、现在 Key Man 要是没了,新买家能做好这些差事吗?

    这种 Key Man Risk 迈不过去就要抓瞎,可一旦迈过去了就会是个质的飞跃。最理想的情况就是和 Tate 一样:现在提起 Tate 来已经没有人会想到一百年前最初的赞助人 Henry Tate。那么以后提到 UCCA 也不一定想到老尤,UCCA 就是一个品牌、一个中国当代艺术重要机构的名称。机构的出资和支持是来自社会各个方面,政府、私人、基金会……

    个人认为,淡化机构的个人色彩、减少 Key Man Risk,是每一个机构变得更大更强都需要面临的挑战、以及需要突破的瓶颈。

    在上海当代艺术飞速崛起、私人美术馆事业蓬勃向上的当下,这次风波或许会进一步削弱北京当代艺术界的力量,这真是不愿看到的景象!

    UCCA 的意义

    看了 66 号公路的文章,也听说了不少对尤伦斯套现的质疑,但觉得妄加揣度尤伦斯的动机,以及要求他无私奉献似乎也是没什么必要。

    UCCA 的建立和探索,以及管理层专业的运营和策划,已经是我国数一数二标杆型的当代艺术机构了,极大地促进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进程和发展。只从这个角度上来说,UCCA 从文化价值上的贡献已是无法质疑,也是无法用经济估值来衡量的。

    我们唯一希望的,就是这个标杆型机构,能持续推进他的使命,而不至于就此成为一个过客。



    附:声明全文:

    盖伊·尤伦斯(Guy Ullens)先生在近三十多年以来作为中国及国际艺术的重要藏家,一直是中国艺术界的重要支持者之一。他亦是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的创办者,机构自2007年创立以来共计吸引了超过400万人次的观众。

    盖伊·尤伦斯先生现已步入80岁高龄,希望将UCCA托付于新的艺术赞助人,以在未来继续支持和发展这一重要的艺术机构。目前,尤伦斯先生正在 考虑促成此事的方式和时间。UCCA将继续在当前领导团队的领导下照常运营,并继续为其每年近百万万计的访客提供精彩的展览及公共活动。目前大型展览“劳 森伯格在中国”将于8月21日结束,此后UCCA将在9月19日呈献艺术家曾梵志先生的个人大型展览。

    盖伊·尤伦斯先生也计划通过今年晚些时候的拍卖及私人洽购将他的艺术品收藏交予新的藏家。尤伦斯先生的收藏与UCCA的运营完全独立,没有任何正式的关联。

    尤伦斯先生表示:“过去30年以来,我一直支持中国艺术的发展,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趣和美好的经历。我现在已经80岁了,需要考虑如何将我的艺 术藏品和UCCA交付予更年轻的艺术赞助人。我将会继续支持UCCA和其优秀的管理团队直到我找到合适的方式将它托付予更年轻的赞助人,以持续支持这座中 国顶尖艺术机构的发展。”

    UCCA首席执行官薛梅女士表示:“我们尊重尤伦斯先生考虑将UCCA的所有权交付予新的赞助人的决定。我代表UCCA的管理团队感谢尤伦斯先 生过去九年来不断的贡献和支持。UCCA将会坚定不移地保持推广中国及以外地区艺术家的核心价值,鼓励大众更多地参与到当代艺术与文化当中。我们将会继续 照常运营艺术中心,一如既往地继续营造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包容、世界性的愿景。”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