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是该晒晒美术界的恶俗之风了

http://www.huajia.cc  2016.06.26 08:38  来源:中国美术报 发表评论(0)

美术界存在着严重的恶俗之风,这是多年来凭大量事实证明的客观判断,并非恶意指控。其实,这股被欲望的魔鬼从潘多拉盒子里释放出来的邪恶之风,早已蔓延到了美术界各个层面与各种机构,倘若我们再继续视而不见的话,我们国家的美术事业,势必将会背离艺术的真善美本质,其后果则是毁掉中华民族的先祖历经数千年建筑起来的精神大厦。


如果有人硬要说美术界的恶俗之风并没那么严重,那么,就只好再把它们中最恶劣、最庸俗的一些拖出来晒晒:

一、争抢或购买各级美术家协会乌纱帽,以作为捞取利益之资本;二、买书号或买业内期刊杂志版面发表作品,为炒作自己制造资本;三、用高额润笔费收买批评家为其撰写狗皮膏药似的赞美词,从而抬高自己身价;四、巴结官场上的大人物,用他们在政坛上的影响力,为自己制造知名度;五、投靠圈内名师门下,在获得“某大师门下高徒”的身价后,闯入艺术市场高价兜售作品;六、某些土豪专业艺术杂志与艺术收藏商结成利益联盟,然后年年制造艺术权力榜,公然把人类美好精神的载体——艺术败坏成了不平等的权力;七、美术馆馆长公器私用,将各自看护掌管的国家公益事业机构当作自己私产,用以彼此互换个人展览场地,进而积累自己的人气指数;八、拉帮结伙,制造离岸山寨社团,自封各种高大上的头衔,蒙骗附庸风雅的官员或土豪式的商界大佬,从而恶化了社会的艺术审美接受之生态;九、无视生活与艺术的关系,也无心于创造与我们伟大的时代相称的艺术杰作,而是急功近利地走终南山捷径,企图以仅仅政治正确但毫无任何艺术审美价值的粗糙作品,去摘取,或者干脆说去蒙骗国家权威大展的桂冠,而导致这些权威大展上屡屡发生严重撞衫现象;十、相当多的艺术批评家公然抛弃了社会责任感与艺术良心,把艺术批评文本的写作,当成了挣钱致富的渠道,以至于“红包批评”“站台批评”“好人好事表扬批评”大行其道,进而严重扭曲了国民健康的审美趣味,甚至破坏了我国文化艺术的国际竞争软实力。

以上所列举的这几种美术界恶俗之风,在现实的美术界里,并非呈单线条形式存在,它们往往像鸡尾酒一样勾兑在一起,被美术界投机人士所使用。我们通过讲故事的方法似乎更为直观。

刘学波 揩油 漫画


某地级市美术家协会,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每换届时,都要发生一次“短兵相接”的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席位争夺。

老美协主席,是当地唯一曾在全国美展上获过大奖的画家;而新主席则是这个城市最有权势的家族成员。老主席顶着多个头衔进京谋发展,因被地方政府推举为全国政协委员,不得已把美协主席的乌纱交出;然而,每次美协换届,他都得回到这个城市。为什么?一为他的门生与利益代言人谋取职位,二为巩固大后方的事业与利益基地。而新主席并不甘自己沦落为老主席的傀儡。如此一来,每次换届时,新老主席双方都要“友好”地坐在一起讨论数天,你提名一个,我也得提名一个,于是乎,达成最后妥协的结果是:主席、副主席,再加上秘书长,共计十多位,似乎是在证明美术界实力的强大!

这个地级中等城市的美协,竟有两块“XX市美术家协会”的招牌,一块挂在老主席控制下的画院大门前,另一块则挂在新主席供职并担任领导的单位大门旁。更可笑的是,老主席在让出主席职位时,却并未向新主席交出美协公章,结果新主席又刻了一枚。这个地级市的美协,无论主席,还是副主席,皆不在美协拿工资。只要看看这里几位常年混在北京或山东威海等地的体制外职业画家,在捞得美协副主席头衔之后,将其印在名片、画册与宣传折子上的行为,我们就知道美协一顶副主席乌纱帽的“含金量”了。

早已功成名就的老主席在让出主席一职后,其身价并未贬值,因为他还拥有一大堆更值钱的乌纱帽,比如,全国政协委员、市文联副主席、XX画院院长、某民主党派中央书画院副院长,以及一些极有山寨离岸艺术社团之嫌疑的领导头衔。这些真假难辨的高大上头衔,足以保障他画作的售价一路飙升。

本文上述所列举的美术界恶俗之风,仅只是作者信手拈来的结果,而非现如今美术界诸多恶俗之风的全貌。我相信,如果搞一次大规模的举报活动,让真正爱好艺术、关注美术事业的民众参与举报的话,必定还会有更多、更奇葩、更变态的恶俗之风被曝光出来。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