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市场行情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潘家园罢市追踪 古玩市场转型之痛

http://www.huajia.cc  2016.06.20 18:04  来源:经济网  发表评论(0)

  “签订合同通知……请您在规定时间内携带所需有效证件及原合同准时到市场签订2016年下半年合同。凡因个人原因未在规定时间内签订合同者,视同您自愿放弃经营权,市场将收回摊位,解除使用关系。”

  ——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有限公司 2016年5月20日

  “补充通知:现在市场正在进行下半年统一签约工作,市场定于6月1日至6月7日为咨询周,……目前在市场正常经营的商户,市场将全力维护经营秩序,保证商户的合法权益。”

  ——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有限公司 2016年5月31日


  补充通知下发的这天,潘家园旧货市场已经罢市一天了。

  2016年5月30日,潘家园旧货市场的商户以“维护摊位所有权,不同意潘家园外迁”的名义进行了潘家园形成以来的第一次罢市。随即这件事在古玩圈内引起了不小轰动,直至6月初,此事件持续发酵。“潘家园破碎的不仅是生计,还有梦……”、“潘家园,节哀”等表达对潘家园往昔的回忆和无法改变事实的无奈的言论持续几天一直在朋友圈中泛滥。

  《经济》记者前往潘家园旧货市场暗访时发现,此次罢市的导火线即为上述5月20日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有限公司发布的一条通知。准确来说,关键问题是在要签的合同上。

  据一区不愿透露姓名的商户介绍,以前签合同都是一年一签,从2015年年底开始是半年一签,即2015年12月签署的是2016年上半年的合同,2016年6月签署的是2016年下半年的合同。合同年限减少,让很多商户起疑“潘家园可能有搬迁的打算。”2016年4月,曾传出潘家园将迁至张家口的消息。2016年6月,细心的商户发现合同中多处条款不合理,因此拒签。

  “我们无法维护自己的利益了,那还不就得采取一些方式来反抗啊。”该商户看了看四周,小声向记者抱怨说。

  潘家园罢市追踪

  6月10日,记者再次前往潘家园旧货市场,从表面看上去,潘家园已经没有了罢市的痕迹。从1992年潘家园旧货市场形成至今,这唯一出现的一次罢市事件看起来已经成为了“历史”。但当记者和商户聊天时,发现他们提及此次罢市事件时,仍然难以平静。

  当时,罢市的摊主主要集中于潘家园一区,“这个区的商户都经营了30年左右,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摊位,不像咱们这,是租来的。”二区卖字画的商户周晴告诉记者。

  记者随后到一区继续了解情况,一位参加了罢市行动但自己并无摊位的商户贾军支支吾吾地说:“他们都罢市了,那我不也得跟着啊,大伙商量好了的。”

  贾军表示,他看过潘家园管理中心新给的合同,像“三天之内,不签署此合同,将视为自动放弃摊位所有权。”、“摊位不得转租。”等,“这对商户来说都是强制性而且不合理的。”

  记者咨询了十余家商户对合同的看法,他们都表示“不认同”。“我们都在这守了一辈子了,谁家没有点事情,不让转租,难不成死守着这个摊位老死啊。”

  其中错过了罢市现场情况的商户还从微信聊天记录中翻出了罢市的现场视频,“这都是他们拍的,现场可惨烈了,有的商户都被打流血了。”

  之后记者以想要买摊位为由辗转联系到了一位张姓摊主,当记者问及摊位是否可以转租时,他表示:“摊位一直都可以转租。”但价格随地段有所不同,他向记者提供的摊位是在四区,要价21万。而对于潘家园罢市的事情,他说:“已经处理完了,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记者再次以想租摊位为由到潘家园管理中心咨询情况,其商务部负责人表示根据地段情况,摊位每天20元、50元、60元不等,除此之外,并未提及其他相关情况。当记者问及5月底潘家园罢市之事,其态度恶劣,闭口不提。

  这也是潘家园商户经常会遇到的情况,“胳膊总是拗不过大腿的,这签合同的事情,最终还不是得签,都退一步吧。”贾军摇了摇头,略显愤怒但又很无奈地向记者说。

  实际上,在潘家园,只有在大棚里面的商户,而且是长期租户才需要签订合同,其他短租的情况和大棚外的临时摊主只需按时缴纳租金即可。每个摊位的面积约为3平方米。

  目前,潘家园罢市之事已告一段落,潘家园管理中心退了一步,“允许转租”;商户退了一步,“签订了合同”。

  事情似乎发展到现在已经结束了。但商户们有自己的担忧。

  记者走访中发现,一些商户已有了不想待在潘家园摆摊的想法,但又舍不得这里一直以来还比较旺的人气,处于纠结状态。也有一些商户私下告诉记者,为了防止潘家园有一天搬迁,他们已在另寻好的古玩城,找一处店铺,慢慢把自己的客源往新店铺引。“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同样也是这样想法的周晴向记者解释说。

  记者在潘家园官网“关于‘市场搬迁’传闻及近期市场情况的说明”中看到了潘家园的公开表示:“市场没有与任何地方政府签搬迁协议,市场也没有搬迁异地的计划。但是,为了把潘家园品牌做强做大,市场也正在对国内重点城市进行调研和考察。”

  但从商户口中,记者发现他们已经不再相信潘家园管理中心的说辞。

  为解开心中疑惑,6月12日,记者以媒体身份致电潘家园管理中心办公室,记者表示想了解一下潘家园未来的发展情况,其相关负责人表示:“无法给予确切回答,未来市场转型升级的不确定性太多。”

  北京古玩收藏市场生态

  如果潘家园这种情况是个例,是偶然,那么从另一角度是否反映出这两年市场低迷给商户们带来了某些影响?为了解整个北京古玩收藏市场生态,记者继续走访了北京琉璃厂古文化街、海王村古玩市场、北京古玩城、天雅古玩城、程田古玩城。

  众所周知,北京收藏市场的兴起大约在20世纪90年代,其中潘家园旧货市场形成于1992年,海王村古玩市场形成于1995年,随后古玩城类型的市场开始建立。

  记者以想租店铺为由向海王村古玩市场办公室相关人员咨询时,他们表示目前海王村古玩市场共有39家商户,这两年虽然形势不太好,但并未出现商户退租的情况,相反,今年陆陆续续还有20余户想租海王村古玩市场的店铺。该负责人向记者摊开了她记录商户名单的记事本,从第一页开始排着,“一旦有空余店铺,我就会依次打电话通知这些商户。”

  对于琉璃厂古文化街的商户,记者随机了解发现,商户基本都开着门,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而在北京古玩城、天雅古玩城中,记者看到他们店铺基本都租出去了,但出现了店铺长期关门不营业的状况。其周边商户解释称“现在先养这店吧,至少还有个实体店呢。”

  程田古玩城的情况看起来比北京古玩城、天雅古玩城萧条许多,仅有零星的几家商户在营业中。记者向大厅内做珠宝、手串的商户了解情况,她表示,现在生意不好做,仅投资就花了不少钱。但她依然想在北京继续做下去,“毕竟是文化中心,竞争越来越强,这样才能体现实力。”

  她认为,要想在市场扎根,就要有自己的特色。以后市场分工更加细分和明确,比如卖水晶就专门卖水晶,卖翡翠就专门卖翡翠。

  为了解商户对所处收藏市场的满意度,记者分别询问了各收藏市场的租金情况以及管理情况。

  潘家园旧货市场租金根据位置和时间不同,在20元/天—60元/天中浮动,半年一签合同。另外,还需缴纳一定数额管理费。海王村古玩市场租金平均为20元/平方米·每天,商户只需缴租金和电费,但不允许转租。天雅古玩城均价为20元/平方米·每天。北京古玩城一环12元/平方米•每天,二环为10元/平方米•每天,进场条件必须满足8项,其中包括在古玩行业中具有鲜明特色,其商品具有独特性者;港澳台及国内古玩行业中属于老字号和知名店者;没有犯罪前科者;在古玩行业连续经营3年以上者;须有古玩城行业工会3名理事担保等。程田古玩城的进场没有门槛,看好房交钱即可,合同期限为5年,每个位置的价格不一样,均价约为7.3元 /平方米•每天。

  除潘家园商户对管理费有意见外,其他各古玩市场的商户们对租金价格的满意度基本为“满意”。

  潘家园商户赚“风向钱”,哪个阶段流行什么,那段时间相应的商户可能会赚一笔。一位商户表示,“摆摊比累死累活上班强。”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周六日的时候,一天能卖出3500元的货,算下来一天的利润能达到将近2000元,“遇上生意好,一个月赚个一两万元还是可以的。”

  程田古玩城的商户则告诉记者,这两年的确行情不好,“那些年一波刚走,另一波又来买东西的时代不再喽”,现在的状态基本收支平衡。

  海王村古玩城、北京古玩城、天雅古玩城的商户则表示,“从其他渠道挣钱先暂时养着这个店铺,以期熬过这漫长的寒冬。”

  面对这种情况,古玩城的管理方也很揪心。海王村古玩市场办公室的相关人员表示,“我们有时候也无能为力,也就是做好服务。”但同时她也表示,海王村古玩市场一直在改进,未来可能走高端路线,这些年也一直在往这个方向发展,比如,2008年的时候,清理了一批商户。当然,目前,海王村古玩市场也有从1995年一直开到现在的商户。

  古玩收藏市场如何崛起

  面对国内拍卖中动辄过亿的成交记录,收藏市场真的萎靡不振吗?并不是。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一提及这个问题,恐怕大家想到的最为直接的回答是“经济低迷,国家反腐倡廉深入展开,导致收藏市场有价无市。”的确,“这一原因大概降低了市场60%-70%的份额。”中国古陶瓷研究会顾问、资深文物收藏投资评论员杨实向记者分析说,还有约20%以艺术品投机和投资为目的的经营者在市场萧条的情况下撤了出去。但深究其根本原因,总是绕不过一个“钱”字。

  改革开放以来,“钱”字一直引领着市场,能升值快见利快的藏品成为投资者的首选,而那些具有文化内涵、有历史价值的东西则被冷落在市场角落里。

  全国工商联民间文物商会会长宋建文则从管理层面说明了市场不景气的原因,第一,政策不配套,至今没有一套符合市场实际状况的、可有效操作的市场管理法规;第二,管理部门不作为,有大量专家学者非正常进入其中。宋建文表示:“只有这两条根本原因解决了,古玩市场和大众收藏品市场才能走上真正繁荣和稳定发展的道路。”

  而从目前的实际市场情况来看,相较于以前,现在的古玩市场的确无漏可捡。这也从另一角度反映了一些问题:首先是收藏的人群渐为广泛,历史上前所未有;然后是随着鉴赏知识的普及和深入,懂鉴赏的人数也在逐渐增多。

  正因为如此,现在的古玩市场也恰好是对前一个时期古玩市场虚高虚热的规律性调整和纠正,有利于古玩市场的理性回归。“这种调整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阶段。”宋建文说。

  在这个调整的过程中,一方面真正的古董市场会越来越高端化,从现有的鱼目混珠的泛古玩市场的大市场中超脱出来,真正的古玩市场只能是小众的、高端的、文化的;另一方面,大众收藏市场也将会甩掉古玩市场的桂冠,从原来意义上的泛古玩市场圈子里脱离出来,恢复它大众收藏或者工艺品市场的本来面目,这样可能会迎来大众收藏的又一个高潮。宋建文强调:“大众收藏市场不是古董市场,不应该和古董市场划一个等号,这也是大众收藏品市场借助古玩市场这个神秘的光环火了一段时间之后,走进当今冷清死胡同的重要原因之一。”

  杨实对此也持相同的看法。他表示,市场既然是两条道上跑的车,就要根据不同人的经济条件来各玩各的。收藏玩的是文化素养,即从艺术内涵着眼,只以学问论长短,达到学知识学文化的目的。

  杨实强调,古玩收藏市场需要进行一场痛苦转型,彻底改变向钱看的收藏观念,由以钱为主导的买方市场改变为以文化引领市场,进行一场重生,到那时传统的收藏文化会更加灿烂辉煌,一幅真正盛世收藏的景象将会展现在大众面前。

  宋建文预测,到那时,从泛古玩市场中分离出来的高端化、小众群体化的市场,将会引导商户们形成会所、博物馆、俱乐部等新型经营方式。从泛古玩市场中分离出来的工艺品市场或者大众收藏品市场将更加火爆,顾客群体将进一步扩大。

  杨实总结说:“收藏到快乐就好,这样才能还原一个健康的、少些钱味、崇尚高雅的大众收藏盛世。”(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周晴、贾军为化名)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