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我所知道的“实验水墨”运动始末

http://www.huajia.cc  2016.06.07 17:06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 发表评论(0)
 
1 2 3 4 5 6

    一

    在中国现代艺术史中,20世纪90年代中期发生的“实验水墨”运动,应该算得上是与本土文化的现、当代转换关系最为直接、问题指向性最为明确的美术史现象。它的发展脉络清晰,参与其中的艺术家做过哪些事有迹可寻、有案可查。更由于有众多批评家的参与,十来年中积累了大量的文本,从艺术史写作的角度而言这是极有利的条件,本来无须再做回顾。但毕竟时过境迁,在后来发表的有些文章中,出于各种各样的写作目的和说不清楚的原因,关于“实验水墨”的一些事情硬是被弄得不清不楚。例如关于“实验水墨”的称谓、性质和文化特征,同一写作者竟会有前后完全不同的表述。因此作为“实验水墨”运动的一名亲历者和见证人,做一点对事实与材料的回顾与梳理,对于严肃的艺术史研究来说应该是件有意义的事情。
     十年前,我曾在《我为什么关注实验水墨》一文中写道:“相对于传统型的水墨画家和从事前卫艺术的艺术家而言,集聚在这面旗帜(按:指‘实验水墨’)下的艺术家人数仍然寥寥可数,但‘实验水墨’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版图的一块组成部分,却是有目共睹的,不以某些胸襟狭窄或别有用心之批评者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实验水墨’的出现所带来的中国当代水墨画领域前所未有的变化却是人们始料未及的。首先是由于它的出现使中国当代水墨画坛真正形成了一个多元化的艺术格局,成为一个能保持传统与现代的张力,具有创造性活力的有序的现代水墨艺术系统。”⒈(《我为什么关注"实验水墨"》载《中国实验水墨》哈尔滨: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04年。) 
     但是有人看不到或不愿看到这些,当时王南溟发在《艺术同盟》网站上的《无边的吹捧:皮道坚的“实验水墨”评论》最为典型。我的那篇文章就是想正面回答“为什么当代中国艺坛唯独‘实验水墨’会同时受到来自传统和前卫两方面的批评、责难、嘲讽甚至是恶意的攻击、诽谤和谩骂”。我将这些负面的观点归纳为四点:一,消亡论或没前途;二,不关心现实民生或说是缺乏对现实的直接关注;三,实验水墨乃皇帝的新衣;四,唯媒材论。
     从1996年算起,“实验水墨”的出现迄今快20年了,曾几何时学界对它的怀疑、误解与轻蔑已经消散,水墨或水墨元素、水墨韵味在时下成了时尚和流行的用语,那些曾经最不屑于谈论水墨的艺术家、批评家们也未能免俗。在“实验水墨”成了广为接受的流行词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我注意到一些与“实验水墨”相关的批评和研究中,存在不少以讹传讹的不实信息,其中最令我不安的是出于各种目的的有意篡改,这对不了解“实验水墨”历史的人来说无疑会是一种误导,使我们无法真实、客观地去还原并面对中国当代艺术史中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环节。
    作为一个长期关注“实验水墨”的批评家和知情者,在此我只是想客观地回顾我所经历过的一些“实验水墨”活动,以证明“实验水墨”不是一个空洞的泛指,而是对与一些具体事实连在一起的艺术家群体和艺术现象的专指。还原历史真相,为有意了解和研究“实验水墨”的人提供线索和资料,是我写这篇回顾的初衷。

     二   

    谈“实验水墨”,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刘子建,一个是张羽。
    刘子建和我原是湖北美术学院的同事,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就已经参与了“新潮美术”的活动。除了画画,他喜欢阅读和思考,印象中他是当时湖美青年教师里少数几个最爱与我讨论理论问题的人之一。记得他与我有一个关于水墨性、水墨性意义及批评的对话曾发表在1994年第12期的《江苏画刊》上。刘子建1992年随我一道调到华南师范大学美术系,到广州后他所做的第一件和现代水墨有关的事,是参与黄专主编1993年第二期《广东美术家》的活动,因为黄专在这一期中安排了一个“实验水墨画专辑”。据我所知此事因刘子建而起,名单也是他提供的。此后,刘子建于1997年调到深圳大学,他开始在深圳物色“实验水墨”的赞助人,这之后“实验水墨”的活动费用大多都是刘子建在深圳筹措的,其中就包括1998年出版《九十年代的中国实验水墨》、1999年出版《黑白史》、2004年出版《中国实验水墨1993-2003》和2005年“实验水墨”在法国的展览。不仅如此,刘子建还在为“实验水墨”辩护和推广方面做了大量的理论工作。
    但“实验水墨”画家在抱团之前,有一个铺垫,我称之为前“实验水墨”期,这和张羽的努力分不开。张羽当时是天津扬柳青画社的编辑,具有很强的组织和策划能力,此前他已经编辑出版过好几本现代水墨画册。而直接导致“实验水墨”产生的是丛书《二十世纪现代水墨走势》,应该说“实验水墨”之所以能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不断发展与不断有文献出版密切相关,毫无疑问他编书的质量至关重要。                  
    1996年张羽找刘子建商量出版《二十世纪现代水墨走势》的第三辑,并由此而引出1996年在广州华南师范大学召开的“走向21世纪的中国现代水墨艺术研讨会”。等这两件事都大功告成,“实验水墨”便也正式登上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舞台,以这次会议的提名艺术家为核心的一群画家便公开打起了“实验水墨”的旗帜。1996年可以称之为“实验水墨”的起始之年。
 


 
1 2 3 4 5 6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