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艺术家不宜活得太“滋润”

http://www.huajia.cc  2016.06.06 09:29  来源:中国画家网 发表评论(0)

  去年,因一个特殊的机会,我从美国一位邻居家里买到一张油画。画面是几个孩子在春天的小溪旁戏耍的图景,作品色彩典雅、用笔洒脱,技巧十分娴熟。特别是逆光下春天小树林间微妙的光色变化和波光潋滟的气氛,被表现得很动人,我蛮喜欢。这张画一直挂在我的书房里,友人来看到,也多给予赞美。因为画家签名草率,我一直不知作者是谁,也没有想去深究。不过,从画风看,偏于文雅恬静,不似一般美国绘画的“嚣张和放肆”。

  前些天,一位刚认识的从上海来美国发展的先生到我家里玩,这位新朋友颇有教养,热心帮我辨识那潦草的签名。先认出它不是英文,后经他反复验证,我们确认画家的签名是Jules René Hervé,是法国名字,总算给这张画找到一个出处。我也请住在与我家隔条街、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工作的伊琳太太过来看,她也很喜欢。

  Jules René Hervé译成中文是儒勒·勒内·埃尔韦(1887-1981)。据多方材料证实,这位画家是法国印象派晚期的重要人物和领袖之一,与夏加尔、杜尚同年,比米罗还大几岁。他出生在法国朗格勒(Langres),曾在法国国立高等装饰艺术学院和巴黎美术学院开始他的学业。善画城市和乡村景观,特别擅长表现乡村野趣,用写意式的笔调表现乡村柔和的光线。埃尔韦高寿,在他的一生中获得多项荣誉,他的作品在1910年被选入沙龙并获得银奖,被沙龙誉为法兰西风景画的“宝石”。后从军参加一战,1920年返回画坛。在1924年和1925年,他赢得了沙龙的金牌。他还在1937年的国际巴黎展览会赢得了金牌。他的作品目前被收藏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和法国第戎博物馆等机构。

  他的画风,在当时继承和代表了最纯粹的印象派传统,他坚持不为风起云涌的法国艺坛时尚所动。埃尔韦作为当时主流艺术的代表,当选为法国艺术沙龙的副总裁和法国艺术家协会的评审团成员。现在,他的作品是世界著名的艺术品拍卖行苏富比和佳士得的常客。

  得知此佳作的来由,本应十分高兴才是,可我心里却生出几分惆怅。

  我们通常认定的法国印象派艺术的风靡时段,大约是在1860年到1920年之间,在此之后,画坛就被五光十色的现代艺术流派淹没,印象派则淡出主流。

  那么,在埃尔韦出生的时候,法国的画坛是什么情况呢?那时印象派已经在法国站稳了脚跟。当到了他可以进入艺术圈的年纪,诸多印象派大师已经过世,只剩下雷诺阿和莫奈,也已垂垂老矣。这时印象派已经深入人心,已被主流社会接纳,正处在全盛的时期。可这时,画坛又不安宁了,皮埃尔·博纳尔(Piere Bonnard)和爱德华·维亚尔(Edouard Vuillard) 等正准备雄心勃勃地“崛起”。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等新一代弄潮儿正在“策划”,怎样才能把法国画坛搅得天昏地暗。而这时坐在主流位置上的,正是埃尔韦这些人。他们接续着印象派的正脉,继续冷静而精细科学地分析着阳光下色彩的微妙变化。他们进入了沙龙的核心位置,有了艺术的话语权(目前我还没有考证到他们对新崛起的艺术流派持什么态度,但他们的实践还是表现了他们钟爱的是什么)。今天我们客观地比较他们和莫奈、毕沙罗等印象派早期大师们的作品,会感到作品虽然很漂亮,甚至非常考究周到,可总觉得作品缺了前辈们“打江山”时的那股生猛的锐气,缺少了些鲜活的探索创造精神,更缺少了些动人心魄的震撼力。我在思索,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呢?

  过去,我们多关注印象派“开天下”的一批大师,对后来晚期的画家较少关注。这次偶然的接触到,并让我生出了这些感觉,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我以为其中主要的原因是,前面的印象派诸大师是在不被理解,被否定、讥笑的逆境中奋斗,是在巨大的社会排斥和压力之下,在主流艺术圈的鄙夷中生存,甚至还有来自群体内部的的分歧、困惑、怀疑和纷争的干扰,画家也许处于既自信又不自信的精神状态,所以作品一直在不断地探索、完善中,因而作品保持了鲜活的创造精神。因此才能有那么多值得我们喜欢、感佩的作品留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他们当时也处在主流艺术的中心,享受无边的吹捧,可以一言九鼎,我想,恐怕印象派的历史就要重写了。

  而埃尔韦等的状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上面说到的他们所处的优越地位和状态,也许就是印象派主流后期作品出现上述现象的原因吧。想到这里,脑中突然蹦出一句非常“俚俗”的句子——艺术家不宜活得太“滋润”。

  一个画派如此,一个画家也是如此。在艰难的艺术环境中奋斗时,往往会产生出超乎寻常的艺术创造力。当被社会和主流接纳,甚至被追捧的时候,也许艺术作品的鲜活生命力就在悄悄地流逝了。回望离我们远去不久的前辈优秀画家,其中不乏这样的例子,在逆境中,他们留下了让我们至今赞叹的作品,可当他们的作品能被艺术商人定期定量收购,得到无数粉丝仰望之后,在优裕的生活条件下,没有压力地制作出的画作和应酬,就会留下些许遗憾了。这样的历史现象,对于当今艺坛,会有启发和思考的意义吗?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