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国画家谈如何深入生活

http://www.huajia.cc  2016.06.05 10:05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在中国美协的25个艺委会中, 1992年在京成立的中国画艺委会是其中规模最大、历史最长,也是承载社会关注度较多的。去年,以学术引领为导向的 “中国梦·太行魂——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及太行论坛,发起并倡议的《中国美术工作者自律公约》都出自他们。5月31日,在该艺委会召开的工作年会上,针对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左中一在讲话中提出的三点要求,即组织引导美术家学习践行习总书记讲话精神、创造精品力作、自觉遵循德艺双馨,刘大为、龙瑞、刘健、徐里、丁杰、田黎明、马书林、冯大中、卢禹舜等40多名艺术家,结合各自在中国画领域的思考,尤其是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的体会,展开了热烈的探讨。

    深入生活要有思考

    对于强调写生的美术领域,下乡采风是一种常态,但如何达到“深入”却在不同程度上考量着艺术家的实力。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王迎春说:“什么叫深入生活,不是你直接坐车去到乡下、工厂,画了几个模特,写生了,而是要对你所面对的社会现象有进一步的思考。”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陈孟昕谈到学习讲话带给自己的益处深有感触地说,跟以前走马观花不同,自己去年赴山区给劳模画像、去贵州写生采风等等,是一个村一个寨子地熟悉,跟老乡同吃同住,跟他们聊天。“再去塑造这个画面的时候,就觉着要去表达他们的快乐,表达一些具有生气的生活质感,想要表现和提炼出他们生活的本质来。”海军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副主任邹立颖说,到中国南海采风、体验生活一个月,走遍了七个岛礁,亲身体会中午最高地面温度达到70度的情况下,我们人民军队的战士还在坚持守卫,而为了建岛护礁,六名战士牺牲在那里,那种困难和坚持令他们十分感动,几乎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艺比天高。采风回来还是要把画画好,否则一切都是空话。”解放军武警总部文艺创作室副主任苗再新、原广州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副主任招炽挺等来自部队的艺术家谈到这个话题,都感同身受,认为塑造人民军队的形象、表达心底的敬佩与感动需要实实在在的作品来说话。

    中国画展览要去产能

    “固本流远——当代中国画名家学术邀请展”“八大山人”全国山水画作品展及写生等活动,是中国画艺委会2016年工作计划中的重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辉表示,尽量做少而精、少而高、少而厚的活动,

    不要做过于频繁而又没有质量甚至于浮夸的活动。这不仅应该是中国画艺委会的精准定位,也是一种导向,有助于摆脱当前的浮躁之气。“活动越多,应酬就多。只画画不读书,不注重文史哲的积累;只重润格,不重意格,这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他说。

    中央美院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毕建勋则鲜明地提出,“美术活动要去产能。”他说,当前中国画的展览太频繁了,产能太大了,我们应该像经济领域改革一样,去产能、调结构、去库存,艺术上也要供给侧改革,抓高精尖。内蒙古美协主席周荣生表示,做高精尖的展览,不在于搞多少花哨的东西,而在于学术的认定和引领,更重要的是要出精品。王迎春说,过去所谓的“应酬画”是应酬商业,在笔会上出现特别多,实际上是一种粗制滥造,一种草率的表现。现在的“应酬画”却是对各种展览的应酬,这对于画家来说是致命的,是与精品生产相矛盾的。艺术精品的产生需要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去钻研、实践。

    不要低估人民的审美能力

    广州画院院长方土说,本来能好好去表现的人物,艺术家非要加以变形。他认为老百姓是看不懂的。不要低估了人民的审美能力。你看,我们现在看到那么多的古代民间艺术的造型,不就是来自劳动人民之手吗?近百年来我们把老祖宗留下来的很多资源与知识都忽略了。

    创作套搬西方造型理念多,绘画作品中工笔多写意的少,即使写意作品也是以西方的造型理念和形式居多,停留在客观物象的外观形上,对传统的理解和继承比较僵化,缺少艺术家自身的感受尤其对今天时代的感受……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马书林说,需要以鲜明的态度倡导中国绘画的中国精神,比如写意中蕴含的民族精神,引导国人的审美取向,这也是中国画的一个责任。

    中国女画家协会主席孔紫说:“我读过一篇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小说《我的名字叫红》,反映了外来思潮对于本民族原有价值观的冲击。中国画要继续发展,要处理好既继承传统又为我们的民族传统注入新鲜血液的问题。传统就是一条河,需要不断有各个支流汇入,它才能奔腾下去。”

    天津人美出版社社长李毅峰说:“什么叫创新?现在创作当中,有很多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我觉得,老老实实地画画就能创新。你不用刻意去借鉴或者挖掘什么,每一个体的资质不一样,你画出本我,不夹杂任何修饰。同时放下一些观念,放下刻意创新的思想,放下建造自我风格的欲望,老老实实画自己的生活、画自己的想法,能成就一个大家。”

    “有一名志愿者到一个贫困的山村去慰问,临走的时候要跟一个老乡去握手道别,可这位老乡的手迟迟不伸出来,后来他就问这个大爷您为什么不伸手,老大爷说,我的手太粗糙怕扎着你……”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院长田黎明说,自己读了这篇文章后很受启发,农民身上的很多美艺术家们还远远没有发掘,‘人民是创作的源头活水’,绝不是一句空话。这种朴素的美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范畴,作为一个从事视觉传达的美术工作者,应该在审美上下很大的功夫,不观察生活,不熟悉普通人民,怎么去表现劳动者的美?从这一点来说,深入生活是一个持久而深入的课题。从更深层而言,如何把一个艺术创作者内心所积淀的情感反映到作品当中,这首先需要文化工作者精神上的自律。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