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生态议题催生当代艺术新景观

http://www.huajia.cc  2016.06.05 10:03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生态问题无疑早已成为艺术界与自然界最前沿与紧迫的议题。继1886年德国生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提出“生态学”以来,20世纪70年代,米克、克罗德尼、卢科特等学者的著作里已经出现“生态批评”这个概念。1980年以来,艺术作品的发生场域开始渗透社会性议题,而生态议题成为当代艺术最直接前卫的议题。

    从艺术本体领域而言,生态视角的注入不断激发艺术界颠覆并衍生出新美学与艺术观念、表现媒介的嬗变。譬如“环境艺术”直接催生出美国20世纪60年代中期的“地景艺术”,乃至意大利的“贫穷艺术”,以及公共艺术的概念。生态议题所衍生的艺术遗产令人惊叹,从新美学与艺术观念而言,自然景观、日常材料、废弃物等一直被传统美学所忽视的材料正式进入艺术史的美学视野,在“生态美学”与“观念艺术”的庇佑下,衍生为新媒介;从艺术品展示与收藏机制而言,不可挪动的、短暂易逝的地景与不易保存的、廉价的日常用品与废弃物,乃至位于城市公共空间的大型装置等直接颠覆了美术馆的展览机制、权威话语,同时直接威胁到少数精英阶层的独享权。具有生态视野的艺术作为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方向,真正实现了艺术与生活的渗透交融,展示出无限的敞开空间与共享的平等权利,从而赋予自然界、艺术界更多的可能性。

    长期以来,艺术界有意识地运用“生态批评”“伦理批评”的理论,进行探索艺术本体兼具社会议题的艺术实践活动,众多大型艺术展都难以规避这一议题。譬如,20年代中后期美国当代艺术就曾大规模地针对生态问题,这与其现代化、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生态困境有着直接的关系。譬如,1969年的“大地艺术”、1971年的“艺术的元素:土地、空气和火”等展览。这些展览更多从社会学意义反思人类活动与废弃场地、生态破坏之间的复杂关系,激发决策者与公众的生态保护意识,并展现出全新的当代艺术视角与潜力。很多重量级艺术家都创作过关于生态议题的经典作品,譬如约瑟夫·博伊斯等。直至今日,惊现于国际各大艺术双年展、博览会的大型公共艺术作品也不乏生态议题的内容。

    毋庸置疑,生态议题早已成为国际视野观照下的共同课题。我们所面临的种种生态议题大致可分为三个层面:

    第一,现代化进程中,工业化的粗暴、单一模式导致人与自然的关系逐渐转变为紧张、敌对的二元对立模式。工具理性主导下的现代发展观主张将自然对象化,除人之外的一切生灵与非生命体皆被视为工具与权力资本,整个生态系统遭到毁灭式伤害。例如,“土壤污染”“空气污染”等生态系统的灾变已然构成激发艺术家进行创作的真实处境。

    第二,反生态的、无序的城市化迫使人类的感知经验与生活方式发生严重畸变。假如说前现代的农耕文明与乡村景观尚能为“风景”主题的艺术提供“诗意”与“家园”的象征,那么无序、大跃进式、反生态的城市化模式,将诗意与家园的表征“乡村景观”彻底摧毁,同时其文化与信仰的根基,譬如大量的历史遗迹、民间传统,也遭到不可逆的毁灭。这种反生态、自戕式的发展模式下,围绕着城乡结构与城市发展的问题频现,譬如,农村价值体系的“荒漠化”与“边缘化”问题,以及由城市规划与经济结构不合理导致的一系列问题皆可作为当代艺术的生态议题。

    第三,日常生活领域,虚拟空间、私人与公共空间之间的生态关系问题。随着当代社会多元主义思想与网络虚拟空间、反生态智能化的急速发展,日常生活与人性化诉求逐渐被“拟像”“智能化”所取代。随之,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模糊地带出现一系列问题。当虚拟空间开始渗透并无底线侵犯他人的私人领域,现实世界里“非人性”的相处方式便获得了合理性,而“人性”与“非人性”的关系恰恰可以作为艺术的重要议题。

    以上所涉及的三个层面的生态议题都可以成为当代艺术创作的土壤。著名的生态学家何塞·卢岑贝格在《自然不可改良》一书中认为,生态问题的归根结底还是应当归咎于人的精神生态出现了问题。生态绝非仅仅关涉自然环境问题,更重要的是意识到人自身的精神生态问题,即是否将自身视为整个生态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是否意识到整个世界共享同一个身体。生态系统的建立与发展,在决定人类未来发展方向的同时,也构成当代艺术创作的催化剂,关涉到中国当代艺术的真实性与原生性。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