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国产儿童绘本缺什么?

http://www.huajia.cc  2016.05.30 09:55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近几年,我国儿童绘本产量爆增,更多的童书写作者开始参与其中,幼儿园、家长也热衷于儿童绘本的亲子阅读,相关的工作室应运而生。国家“二胎”政策的实施,又给儿童绘本扩大了发展的空间,但什么样的绘本才是优秀的儿童绘本?家长及幼教机构在选择时应关注哪些方面?为何“洋绘本”更受欢迎?日前,记者走访了北京城区的一些儿童图书馆、大学绘本工作室、书店等地,采访儿童教育专家、教师、家长、绘本创作者等,力求梳理儿童绘本在我国的发展现状和问题,以期对国内原创绘本的发展有所助益。

    “洋货”受宠  “国货”遇冷

    5月21日,“蹒跚记——《三岁的日记》绘本展”在北京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开幕。青年女画家康雷将自己女儿从出生到三岁的点点滴滴以绘本的形式呈现。一批妈妈在她的带领下在地瓜社区开展了“画我最爱的人”活动,人气很旺。参与这项活动的李君是北京某幼儿园的幼教老师,她6岁的儿子爱看书,在谈到儿童绘本时,她感慨地说:“我发现市面上的绘本70%左右来自国外,为什么它们更受欢迎?因为它们在绘本表达人生道理时,读起来更轻松、易于接受。希望我们中国的绘本能更有故事性,而不是说教味那么重,这样孩子们会更爱看。”李君的话代表了很多妈妈的心声。

    近年来,亲子阅读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绘本也由于文字精炼、图画精美等因素成为首选。记者在北京的一些书店发现,绘本数量较前几年明显提升,内容与形式也颇为丰富,有科学类、动植物知识类、政治思想类、文学类;有纸质类、音响类、动画类;有以文字为主绘画为辅的,有以图画为主文字配画的,有图文并茂堪称艺术品的;有画家与作者合作的,有作者、画家同一人的,还有异国合作的……然而,在如此繁荣的图书市场上,无论出版数量还是读者的购买倾向,国外翻译绘本都占据了主流,远远高于国内原创绘本的数量,呈现出一种极不平衡的状态。

    为何本土原创绘本普遍遇冷?“国货”和“洋货”的差距究竟在哪?

    Rachel是北京一所国际学校的老师,女儿青青不足5岁,她从小就注重对女儿英语听说能力的培养,因此家中大部分绘本为外文原版。其余中文绘本,也多为国外引进的。“这些翻译的绘本主要来自日本和韩国,比如日本经典的《可爱的鼠小弟》系列。这套书描写了一只小老鼠与朋友们之间发生的一个个天真烂漫而又不失活泼幽默的故事,虽然取材平凡,但构思却别具匠心,生动而不失内涵,孩子在有趣的故事中能潜移默化地受到启发。还有一些绘本来自英国等西方国家,它们的特点也是读起来幽默、轻松,能用很平和的口吻讲故事,小朋友很容易接受。”杜瑞芬还介绍,国内也有一些好的原创绘本,如《幼儿文学60年经典》系列,讲述中国传统节日、传统文化的《中国记忆:传统节日图画书》系列,反映老北京生活的《北京记忆·小时候的故事》系列等,但整体而言,国内优秀绘本的数量不多,选择性较小。

    记者在北京三联韬奋书店发现,迪士尼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系列绘本是不少进店儿童的首选。“由电影和动画片衍生而来的绘本是小朋友们的最爱,因为有他们喜欢和熟悉的卡通形象。外国优秀绘本的优点在于作者能够了解儿童的心理,能‘蹲下身子’以孩子的眼光看世界,这是许多国内绘本创作者所欠缺的。”在从事对外文化传播的张雪玲看来,我国的很多原创绘本只是“文+图”,而优质绘本却需要“文×图”,文字与图画各自传递信息,相互补充,甚至图画比文字更为重要,在整个作品中承担着叙事抒情、表情达意的作用。“虽然我国原创绘本的出版数量越来越多,但很多仍属于粗制滥造,存在内容单一、艺术创造力不足、缺乏童趣、不注重画面细节刻画等问题,这些都需要逐渐改善。”张雪玲说。

    绘本构架的是儿童精神世界

    其实,“绘本”一词是从日语中被直接借用而来的。“绘”是绘画,“本”是书。一般认为,现代意义上的绘本诞生于19世纪后半叶的欧美国家,而在我国,绘本出现不过十几年,自2002年几米的《向左走、向右走》流行开始,“绘本”一词才逐渐走进公众视野,之后便迅速发展。尤其近5年来,成为极受欢迎的儿童读物。

    从近年迅速增长的数量和种类来看,我国已初步具备绘本发展的土壤,但如何才能提高原创绘本的质量和吸引力呢?“关键是讲好故事。中国不缺好的故事和文字,也不缺好的绘画者,缺少的是专业的编辑制作团队。如何将好故事变成绘本的叙述方式,这是整个编辑团队要做的。”中央美术学院绘本创作工作室负责人杨忠说,文化不是快餐,好的原创绘本一定是“常销书”,而不是“畅销书”。但家长常常走进一个误区,就是过于强调它的功能性,许多家长希望孩子所读的绘本能够“有用”。但是,绘本是“无用之用”,它不是生活必需品。绘本不是药,家长们不能幻想孩子通过阅读绘本来解决生活中的各种问题,它构架的是儿童的精神世界。

    目前市场上颇受欢迎的原创绘本《中国民间童话》系列,即出自中央美院绘本创作工作室的创作团队。该书将中国各民族的民间故事按照绘本创作的特点加以整理和改编,用流畅的文字配以精美的图画,还原民间故事原貌,表现了中国各族人民勤劳勇敢、积极向上的优秀品质。“这套绘本是我们工作室老师历时6年,带领两届毕业生集体创作而成的,参与者达到了50多人。我们在查阅、梳理大量民间故事后,选择其中最真、最善、最美、最温暖的精华,以绘本的方式加以体现。无论是宽厚的火童、智慧的鱼姑娘还是执着的小狐狸,他们都是我们民族精神的小小缩影。我们希望用孩子们乐于接受的方式,将中华民族精神的精髓呈现出来,成为滋养他们成长的养料。”杨忠说,每册绘本从创意到成型,都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尝试和团队合作,如何将故事讲好,工作室老师在其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编辑角色,就像电影中的导演一样。而一本书、一个创意的好坏或能否实现,恰恰就取决于编辑的水平。

    另一套获得家长高度认可的《时差绘本联合国》也极具特色。它是一套“全时区”的原创绘本合集,是面向全球的选题策划,包含了来自中国、韩国、西班牙、匈牙利等10个国家的童话。何谓“全时区”?用作家桑格格的话说,就是一个人扒拉着地球仪对孩子说:你想听哪个时区的童话啊?孩子转动地球仪,在停下的地方一指:这里!大人就拿出这个时区的童话绘本读给孩子听。“‘时差’团队希望能向孩子们呈现地球文化的多样性,为此,我们在欧洲、美洲、非洲、亚洲……在瑞士、匈牙利、葡萄牙、智利、南非、韩国……联络了几十、上百位的作家、艺术家,筛选了成千上万的童话故事,来往无数的邮件讨论文本,绘制一遍又一遍的脚本——跨越国界为全世界的孩子搭建一个童话的联合国!”时差绘本的核心主创毛译敏说,《时差绘本联合国》非常注重“纸上戏剧”的创作原则,即把绘本去平面化,或文图脱离。画面、表情、细节都用来呈现故事,绘本虽无声,但画面的流动必须要像一场眼前的戏剧,才能让读者爱不释手。同时,该书不专门强调“儿童化”,而是注重创意和原创,以期适合成人和孩子一起阅读。

    绘本发展离不开民族文化

    优秀绘本的面世离不开专业的创作团队,而优秀绘本的推广,也离不开专业的出版机构。在中国美术家协会插图与装帧艺术委员会主任高荣生看来,我国原创绘本之所以不受欢迎,很大程度上是一些出版社过于注重经济利益造成的。某些出版社出于利益考虑,往往以市场为导向,将较多精力和财力投入在市场更有保障的进口绘本的推销发行上,因为这一类作品的出版只需通过版权交易,运作周期短,而原创绘本的创作出版则需要较长时间,因而不受出版界重视。同时,以往儿童绘本的出版主要集中在少儿教育类出版社,但近年来,其他类型的出版社也开始涉足绘本领域。“过去出版业发达的时候,出版社编辑的水平都非常高,能够发现并挖掘出一些非常优秀的插图画家;而现在许多编辑自身鉴赏水平不足,缺乏精准的审美判断力,无法甄选出真正优秀、有价值的作品,也没有专业的绘本编辑的团队。”高荣生说,很多出版社的儿童绘本编辑不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提高出版业编辑的整体水平是推出优秀国内原创绘本的关键一步。

    另一现实情况是,儿童绘本绘图工作对从事艺术创作的画家缺乏足够的吸引力。绘本插图的工作并不轻松,出版社为了降低书籍成本,创作者得到的绘本稿酬很低,难以维持生计,所以大部分插图画家没有创作的热情或无法长期坚持下去,纷纷改行。这一局面如无改变,绘本创作人才将后继乏力。

    上海儿童文学研究推广学会会长张锦江呼吁,中国儿童绘本的民族性与现代性也应该有所提高。“无论哪种文学艺术,越是民族性浓郁越能走向世界,儿童文学绘本莫不如此。中国儿童文学绘本的民族性从题材的选择、人物形象的塑造、故事情节的编织等方面都要蕴含着中国民族的文化、历史、精神、品格、渊源,它才有可能在世界民族之林中独树一帜,让世界瞩目。现在中国家长对国内原创绘本、反映本民族文化的绘本有着一定的需求,但需要高品质、高价值的绘本出现,而这在短时间内似乎还困难重重。”张锦江说。

    也有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我国当前中外绘本差距较大的局面也属正常,这也是发展中的必经之路。“日本最初也是以翻译国外绘本为主,吸收很多国外优秀绘本的形式之后再慢慢发展自己的独创。日本与中国同处亚洲,有着相近的文化,他们的书翻译之后很容易被孩子接受。日本绘本在欧洲也畅通无阻,关键原因就是他们对‘儿童性’‘儿童观’的把握非常精准,这是没有国界的。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和表达的特点,而日本恰恰在有自己特点的同时,又抓住了儿童的共性,所以它在欧洲也非常受欢迎。”杨忠说,西方对于绘本的阅读已有上百年的历史,积累了几代人的心血和创作,所以有很多优秀作品,而绘本在中国仅有十几年的历史,包括创作者、出版社、消费者在内的各个环节都还不太成熟,因此在生产和消费过程中自然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好绘本有迹可循

    记者在走访中也注意到,很多家长对绘本其实并没有明确的认识。如书店内一般位于书台开架、位置比较醒目的绘本销量较好,数量、题材、质量、价格等因素都具有较大的随机性,这个现象也从侧面反映出家长购买绘本时的盲目性。他们在选择绘本时大多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向,有些受孩子周围同学的影响,没有自己的预期和判断。

    那么,什么样的绘本才是好绘本?好绘本有哪些标准呢?其实,好绘本并没有硬性的标准或指标,但欧洲一些经典的、获得国际大奖的绘本无形中给了我们一种参考,比如它的审美、图文关系、是否会讲故事、是否能感动人等,都是可参考的因素。北京西二旗悠贝亲子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国外绘本大奖多半行之有年,无论规模或体制都比国内绘本大奖来得健全,其遴选标准也比较严格,因此选出来的作品,不仅名副其实,也成为世界各国出版社的选书指标。因此,获得“美国凯迪克大奖”“英国格林威大奖”“德国绘本大奖”等绘本大奖的图书,可成为家长购买的首选,也可是国内创作者的参考。

    其实,在儿童绘本的生产消费过程中,创作者、出版社与家长都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而在这三者之外,政府部门出台对于国内原创儿童绘本的鼓励和引导政策、媒体等传播平台对于国内优秀原创绘本作品的宣传推广同样重要。在互联网+时代,既要催生更多的优秀原创作品,也要做到更好的推广,这是公共教育体系的重要内容。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