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对黄宾虹热的思考

http://www.huajia.cc  2016.05.30 17:46  来源:中国画家网 发表评论(0)

  黄宾虹先生是我国现代杰出的中国画大师、“20世纪传统中国画四大家”之一。他的山水画浑厚华滋、独具风格,并在绘画理论与笔墨技法研究上,也做出了重大贡献。他提出“笔墨至上”的艺术主张,并一生身体力行,把中国画的笔墨提炼推进到极致,成为屈指可数的既有创作实践又有理论建树的大师,对当代山水画的创作与发展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而当我们回顾至今仍大行于艺术圈内外的“黄宾虹热”时,不得不对一种现象深入思考:比如一个画家没有成名前,无论画得多好、多有特色,在现实社会里,人们总是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他;而一旦出了名,其所有的作品就一好百好,其艺术观点也就成为众相膜拜的“真理”。这种不能实事求是、辩证分析的评价和盲目跟风崇拜,容易误导中国画的创作和研究。特别是我们美术界专业人士,如果也缺乏艺术的眼光,缺乏自己的判断,一面倒地跟风起哄,其危害将更大。

  黄宾虹的成就和贡献主要在中国画笔墨技法的提炼与研究上,从理论到实践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思想体系,特别在山水画的笔墨运用上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度。这是有目共睹、毋庸置疑的。

  他主张“画者欲自成一家,非超出古人理法之外不可。”笔墨不仅为中国画造型的主要技巧和手段,也是中国画区别于其他艺术的主要因素。笔墨既体现着民族绘画的艺术特征,也很大程度上凸显着创作者的艺术风格。可以说离开了中国画的笔墨,就谈不上所谓的中国画了。但中国画创作又不能仅仅停留在笔墨技法层面,把中国画的传统完全归于笔墨,这是不够全面,也是有违艺术规律的。因为笔墨语言说到底还是艺术创作中的一种表现工具、一种艺术手段、一种表达形式。它的运用最终是为题材内容、精神思想的表现服务的。以山水画创作为例,其最终目的是用笔墨去构建、营造和表现大自然、人生、艺术融通合一的一种意境。营造意境是中国画创作的核心。意境是艺术的灵魂。“意”是画家的情怀,是主观创意之所在;“境”是大自然、社会人生的客观反映。只有“意”和“境”在作品中有机统一、浑然交融,才能使作品具有强烈的感染力。意境的产生需要有恰当的艺术形式、笔墨语言去描绘营造。而意境有无新意,有无与前人不同,有无新的拓展,又是山水画有无创新与发展最最关键的因素之一。

  所以说,中国画创作有没有达到笔墨语言的个人创新、独特风格,作品中人文精神有无拓展,有没有创造,有否表现出新的意境。这是衡量中国画有无创造与发展的两个关键因素。中国画创作既要重笔墨,更要重精神,这本应是常理,但如今却成为了困惑着画家的难题。

  从这个角度看,黄宾虹的很多山水画作品,在意境的营造、图式布局结构等方面,还停留在前人的情调和形式上,看不出有重大的突破与拓展。画面展现的仍是那种文人士大夫追求的可游可居、小桥流水人家的静态情调,在意境上没有多大的变化,走的还是传统文人画的路子。因此他也被称为中国传统文人画的集大成者。

  而同样成为中国画大师的李可染,则走了与黄不同的创作道路,形成了一种反差和对比。李可染是在继承民族传统文化与传统山水画形式的基础上,独辟新径,开辟前人没有走过的创新之路。他的山水画创作,在题材内容、笔墨语言和艺术形式等方面与前人拉开距离,特别是意境的营造与追求上与前人完全不同,开创了独具中国山水的新意境,又有时代精神的新山水画风,带动了当代一批像贾又福黄润华张凭李小可等有志于创新的画家,走上创新之路,推动了中国山水画的现代转型与发展。

  中国山水画的传统意境,千百年来一直为一代代山水画家模仿,成为了集体的审美标准和精神寄托的象征。摆在当下山水画创作面前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能否摆脱群体情感、群体模式的那种陈腔滥调,而去表现丰富、多元、个性化的题材内容与精神思想。因为艺术家最高的目标在于表现他对大自然、社会人生的体悟感应,发掘最动人的情趣,构建属于他的意象世界。但是由于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等因素的影响,连黄宾虹这样一位有学问、有创作的大师也陷入“笔墨至上”的境地。这种艺术创作观,不仅使他自己在创作中走不出古人的心境与境界,在作品意境中看不到与古人有多大的区别,也使当前一些学习黄宾虹的追随者步入后尘,走不出古人心境、情趣的藩篱。其实就在意境问题上,我认为黄宾虹当时也已经意识到了,他曾说“唐画如曲,宋画如酒,元画如醇,元代以下渐如酒之加水,时代愈近,加水愈多,近日之画,已有水无酒,故淡而无味。”确实,山水画到唐已盛,宋而登峰造极,而后虽在笔墨技法上有所增发,但那雄豪厚重、矫健壮硕的气象,可说是一代不如一代。这其中就存在作品的题材内容、精神思想,即意境难于再突破、再辉煌这一核心问题。所以我们学习黄宾虹的艺术,追随黄宾虹,还需要去认真解读,深入思考。

  中国山水画已有千百年的发展历史,要为它添砖加瓦,在某一方面有所突破、创新和推进,是十分困难的。黄宾虹能在中国画的笔墨上超越前人并有所提高、有所推进,后人难以企及,称为一代大师名副其实。这不仅与他的天赋,更与他一生的勤奋分不开,就如他在逝世前一天下午还在病床上吟念着“有谁催我,三更灯火五更鸡”的诗句就是明证。我们应该学习他一生刻苦的治学精神和“画者欲自成一家,非超出古人理法之外不可”的创新精神,以及将毕生收藏与自己的作品全都捐献给国家的奉献精神。这些精神更应该是我们后人需要向大师学习的真正伟大精神。

  跟历史上许许多多伟人一样,大师也是一个人,不是神。作为一个人总会有优秀的方面,也存在不够理想的一面。我们作为后学应该学习大师优秀的部分,也应能辨别出其不足的地方。用真正艺术的角度认识黄宾虹、学习黄宾虹,对“黄宾虹热”做出一个清醒的认识与把握,这对中国画创作与发展,是有利而无弊的。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