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毕业季节话教改—专访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

http://www.huajia.cc  2016.05.30 14:25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5月18日,2016中央美院毕业季全新登场。与此同时,2016届研究生毕业展启动,酝酿已久的研究生院也正式挂牌。回中央美院的两年时间里,范迪安给这所国内重点美术院校带来了一股新风,其中的一个举措就是将学生毕业创作的展出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赋予新内涵,下面是本报的专访。

  “传统菜”品出新味道

  美术报:范院长,您如何看待中央美院的毕业季,今年与去年相比有哪些新亮点?

  范迪安:对于大学来讲,夏季是丰收的季节。对于艺术学府来说,夏季的丰收更是五彩缤纷,因为各学科各专业的毕业创作在校园里展出,令人目不暇接,但是,对毕业展这道美术学院的“传统菜”,是不是可以换一种思路,毕业创作不仅是学校多年教学的成果,同时也是一批最新鲜的艺术资源。在多年来惯常举办毕业展的基础上,是不是可以用一种新的价值观念去看待学生毕业创作的价值,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思考和实践的事情。去年,中央美院把原来的毕业展调整为毕业季,就是一个新的举措。原来的毕业展主要以学生展示作品、老师为学生的毕业创作评分为主要目的,有点内部性,与社会的沟通交流相对较少。由于校园的展览空间有限,只能各个专业挨个来,像人文学科根本就没有展示的机会,这种传统形态的毕业展是一种相对封闭的内部展示和交流。我觉得对于现在的毕业生来说,毕业展是他们非常重要的一次亮相。因此如何在原有的基础上,让毕业创作的展出变得更加开放,通过整体组织,加强与社会的交流,将学生的毕业创作推向社会,让更多的人来欣赏,显得尤为重要。虽然从毕业展到毕业季只有一字之差,但是体现了学校对于这批优秀艺术资源的一种态度。毕业季从去年开始实施以来,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

  首先,毕业季搭建了一个宽阔的平台,使得不同专业不同学科的毕业创作能够同台展示,同时亮相,发挥了集群效应。学校加强统筹,加大宣传,尤其设计出独特的毕业季启动仪式,给毕业生过一次集体的节日。打开校园,面向社会,使得社会各界的人士能够了解毕业生,进而了解学校,尤其是让各社会机构和企业了解毕业生的创作水平和专业能力,让企业和学生之间能够进行更多的专业交流和就业洽谈,应该说效果是显著的。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社会的关注点在不断转移,社会各界对现在美术学院的教学特色和学生的专业水平,特别是学生个体专业能力的了解实际并不多,打造毕业季,就是打造了学校与社会关联、学生与社会交流的平台。尤其在当下推进大学生创新就业的大背景下,毕业季能够在这方面获得很多的社会效果,有的甚至是意想不到的。学生作为一个个鲜活的创作个体,通过毕业季为社会所认识,建立起他们走向社会的桥梁,为他们走向社会、实现个人价值提供了契机。以往,我们的大学生就业大多是通过招聘会的形式,学校让相关企业进校园,让学生去应聘去洽谈。但是,持续一个多月的毕业季将让各类机构和企业来到学生创作的现场,更加直观地了解他们需要的人才类型,以及学生们的实际专业能力,有效地促进了大学生的创新就业。

  其次,毕业季的举办增加了学生对于毕业创作的重视程度,激发了学生的创作热情。以往,很多学生到了大四,都忙于四处求职,在毕业创作上所投入的精力相对不够。有的学生甚至觉得毕业创作和他的就业没有关系。不能说毕业季解决了所有问题,但是毕业季是学生向社会亮相的一个好时机。学生们都很重视自己的毕业创作,至少在学术上要拼搏一把。同台亮相,无形中就有了一种学术竞赛的氛围,这样大家就会特别重视。

  在这次毕业季研究生创作的展示上,我们可以看到在观念上,在制作上,在展示方法上,每位学生都展现出了艺术家的感觉,把自己的创作真正当成了一件完整的艺术作品,而不是简单的一挂,老师看看,评个分就结束了。与此同时,毕业季期间,学生们站在自己的作品面前,向公众展示作品、推广自己、宣传自己,与看展的企业和各界观众有很多的交流,某种程度上让学生了解了社会的需求,了解了社会对艺术人才的兴趣点。现在很多学校都从对学生进行一般的就业指导,上升到了开设就业课程。就业课程就是要让学生了解社会需求,毕业季其实就是对学生很好的就业指导。毕业生对于毕业创作的积极努力,也会感染到低年级的学生,这个是我特别高兴的。我们所有的教学都是为了激发学生的创造性,要让他们自己投入学习,投入创作,但是光靠课堂里的约束,往往不见得有效,毕业季使得学生自觉把握了时机,更加看重毕业创作。

  此外,毕业季也向学校反馈了教学现状。以往我们挨个专业来评分评奖,还不那么能够完整看到我们的教学情况。通过毕业季,各个专业各个学科一起展示,对于学校来说,可以整体地观察分析教学现状,找到存在的薄弱问题,发现教学中的闪光点。在这个过程中,从学校的领导到普通的教师,大家都可以借这个机会很冷静地分析研判教学状况。对于我自己来说,不是看一遍,我会在毕业季期间,经常到校园里的各个展示空间去走走看看,和学生聊一聊,和指导老师聊一聊。他们提出的问题,就是我们思考学校教学改革大局的重要依据。今年,我们还安排了丰富的学术交流和专业讲坛。能够在校园里形成师生之间亲密融洽的交流氛围。毕业季既是为毕业生办的,也是为全体学生办的,它是学术季,也是校园文化季。

  瞄准社会高端人才需求

  美术报:您到中央美院担任院长快两年了,作为国内著名的高等艺术院校,您觉得央美在教学和学术上还有哪些新的增长点?您的关注重点在哪里?

  范迪安:再过两年,中央美院就要迎来自己的百年华诞了,学校党委和行政班子正在为此做各方面的准备。这个准备不是一般硬件上的准备,在这个契机下,我们要进一步梳理中央美院的发展历史,特别是优秀的学术传统和文化传统,为此,我们加强了传承,去年以来举办了“历史的温度——中央美术学院与中国具像油画”大型展览,也举办了徐悲鸿、董希文、罗工柳、王临乙、王合内、冯法祀、文金扬、韦其美、王逊、张凭等名家名师的个展和研讨会,对中央美院的办学传统、学术贡献与中国现代美术进程的关系有更清晰的认识,以期做好学术的接力和精神的传承。另一方面,中国的高等美术教育正处在一个新的时代语境中,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向中国高等美术人才的培养提出了更高要求。在经济转型升级、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必然对艺术人才有新的需求。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要研判形势,分析当今社会对艺术人才新的需求,推动我们在教学思想、教学方法以及保障机制上的改革。此外,中央美院也是高度国际化的院校,与其他国家的高等艺术学府有着密切交流,在全球文化交汇碰撞的语境中,中央美院的教学必须要思考如何瞄准中国方向,借鉴国际优长,实现转型升级,为了这个目标,我们现在主要在做以下两个方面的工作。

  第一,进一步梳理各学科各专业的教学现状,瞄准创建世界一流学科和一流大学这个总目标,来发现自己存在的不足。在和各院系班子开会的时候,我经常把所有的问题最后压缩成一句话,“我们距离世界一流还有多远?”当然回答是多样的,我们自己心里的测评也是多样的。对于中央美院来说,有的学科已经站在了一流的行列里,有的是有差距的。在目前创建双一流的目标前面,我们要进一步提炼出能够达到一流水平的学科,主攻的课题,形成保障的机制,从去年开始到现在,我们结合全院的“十三五”规划,着重研讨如何创建一流学科和一流大学,用新的目标来凝聚大家的共识,激发大家的智慧,共同努力奋斗。

  第二,加强高端艺术人才的培养,对本硕博的教学目标进行更细化的分析。应该说,中央美院的本科教学一直有非常大的优势,各大美院也是这样,本科教学质量是上乘的,学校投入大,教师也高度重视,不管哪个学科,本科的教学质量都是非常稳定的。但是,我也发现,我们在研究生的培养上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研究生导师怎么设立课题方向?在招生的过程中,如何更好地择优录取?尤其是研究生进校之后的培养,如何规范、科学、有序?现在,研究生招进来之后,主要是跟在导师身边,这样有得到导师亲传的优长,但也有单一传承的弊端,研究生应该具有学术的广度和思考问题的深度,特别是批判意识、发现问题的意识,现在的研究生在这些方面普遍不足。由于过分依赖在导师的翅膀下生活,不太注重更广泛的吸收,缺乏跨学科跨专业的营养。这样一来,使得研究生总量已经很大的基础上,毕业成果不显著。回想改革开放初期,中央美院毕业的那几届研究生,都是出类拔萃的。近年来,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说博士不如硕士,硕士不如本科生,我也很尖锐地提出了这个问题。不能说这句话完全准确,但至少是提出了问题。所以必须要加强研究生教学与管理的统筹。我们从去年开始筹备,今年毕业季启动的时候正式成立了研究生院。成立研究生院,不是把研究生教学集中起来,它是一个研究生教学管理和学术统筹的部门,也就是说,要在研究生导师的遴选、课题方向的制定、培养计划等方面,进行统一的要求,形成更好的规划。研究生导师开设的课题方向,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是开出的课题方向不科学或者过分的重复,老一套,那么在教学中就不可能体现出新思维。研究生教学如果没有严格的要求,不能让研究生感到学习的压力,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所以成立研究生院,加强教学质量,加强高端人才的培养,是教学改革的重要方面。

  学生要形成综合思维

  美术报:作为国内高等美术院校中,为数不多的史论专业出身的院长,在未来的任期内,您的办学理念是什么?

  范迪安:一个学校的办学理念,不是由校长一个人提出的,它是学校领导的共同思考,也是全校教职员工的共同思考。对于中央美院来说,现在就是要在走向百年辉煌的时间点上,瞄准创建双一流的目标,夯实教学基础,优化教学内涵,尤其是要重点提炼学科建设的重要方面,突出中央美院的优势。比如说,在造型学科,特别要加强学科的文化性,推动师生对于中国社会现状的了解,培养学生的人文关怀,让笔墨能跟时代主题相结合。在学生的社会实践上,不仅是让他们画点风景山水,更要让他们真正去基层考察,了解社会现状。今年的春季写生,我们就安排造型学院各专业的学生都围绕着长征这个主题,让他们去了解革命历史,同时也去了解各地的社会发展现状,深入生活,去创作出有感觉、有生命、有温度的作品。在建筑学科,我们更加注重文化建筑和乡土建筑的研究与实践。所谓文化建筑,就是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等文化功能的建筑,也包括改造工业遗产的文化园区设计,这能发挥美术学院在建筑艺术性上的优势。乡土建筑的重点是对传统村落、民居的研究、保护和改造,既留住乡土建筑的文化根脉与视觉肌理,同时又使之适应当下的生活。这次毕业季中建筑学科研究生的毕业创作,很多就是关于文化建筑和乡土建筑的。再比如我们的设计学科,提出了设计与社会创新的关系,设计与媒体科技发展的关系,目前国内各大美术院校的设计教学都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但是如何围绕社会发展的需求和全球科技趋势,发挥设计作为生产力的作用,已经时不我待,我们整个设计教育和教学处在新的起跑线上。此外,我们也更加积极提倡跨学科跨专业的融合,在教学安排中,启动跨学科跨专业的杠杆,让学生获得综合的知识,形成综合的思维。学生的综合素养越高,他们就业的可能性和选择性就越大。

  不拘一格 不偏一隅

  美术报:高等美术院校的院长、策展人和评论家,多重角色在您身上集聚,您是如何在这些身份中转换的?哪个是最耗费您精力的?哪个是您个人最想去做的?

  范迪安:其实这些身份都存在着必然的关联性。比如说,从事美术评论使我注重发现艺术创作中的新现象,思考不同艺术家的创作个性和价值,对于艺术家和艺术现象的了解、分析和思考,是研判美术发展态势的重要契机,根子自然在美术教育。此外,展览策划最能锻炼从学术到管理的综合能力,增加大局思维、结构思维,通过策划一些主题性展览,能够使我们的教职员工和学生的作品,形成一种集合性的文化产品,面向公众,增加美术学院的社会影响力。策展和评论工作,对于我担任院长有很好的支持作用,至少使得我不拘一格,不偏一隅,来思考问题。当然,在我任内期间,我最重要的工作是当好中央美院的院长。由于工作的原因,留给自己的时间十分有限,在个人的学术研究上相对就没有那么多精力了,这种“圧抑”,在我这里已经转化为工作动力了,相信许多院校长、系主任同行也有此感。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