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滥用的“写意”

http://www.huajia.cc  2016.04.10 12:19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当前,“写意”这一中国画领域的专业词语经常出现在其他艺术门类中,甚至与艺术并不相关的领域当中。放眼当今艺坛,雕塑冠以“写意雕塑”之名;油画也在强调对“写意性”的研究;当代艺术展览常以“写意”作为主题;日常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这样的家居品牌“写意空间”……与此同时,与众多品类“写意”的繁荣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中国写意画的颓势。

    曾几何时人们认为,写意即为“中国写意画”的简称,它只是中国画的一个类别,并且一直在中国画发展中占有主流地位。然而,今天这一艺术形式却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普通公众对中国画的认知中,写意画是受众面极大的一个门类,从少年宫到老年大学,似乎人人都在画写意画;而在学术研究与创作机构中,从事写意画创作与研究的专业人员却十分匮乏。在当前主流的官方美展中,优秀的写意画作品也是少之又少。普及层面很广,优秀的很少,这就使得美术界形成了这样一个怪圈:原先本应该是“写意”的不再“写意”了,而原本与“写意”无关的却变得“写意”起来。这一现象值得我们深思。

    笔者认为,关于“滥用的写意”这一现象的讨论,首先还是要回到中国画领域,从分析“写意”的基本含义入手。一直以来,“写意”都是以技法形态的概念存在于中国画领域中的。清人张庚在《国朝画征录》中明确论述了花鸟画的三种技法形态:“花鸟有三派:一为钩染,一为没骨,一为写意。”这是对花鸟画技法的阐释,基本含义与今天的认识相同,技法分类也与现在相近:钩染与今天的工笔相对应,对写意的论述也可与相关的艺术家以及传世作品互相印证。由此可见,写意技法的渊源很悠久,其技法的传承与演进具有历史的递进关系。在古代画论中对于写意技法的论述,亦有明确的界定。方薰《山静居画论》中说:“世以画蔬果花草随手点簇者谓之写意,细笔钩染者谓之写生。以意乃随意为之,生乃像生肖物。不知古人写生即写物之生意,初非两称也,工细点簇,画法虽殊,物理一也。”

    所以,要理解中国画中的“写意”,必须厘清作为技法层面的“写意”与作为观念层面的“写意”之间的关系。在笔者看来,“写意”在中国画中具有形式与内涵相统一的基本特征,作为技法的“写意”必然带有“写意”的观念与精神。这也是目前中国写意画的症结所在——将技法与观念割裂开来。在当前以技法界定的中国画写意画科中,由于其突出的程式化特征,往往使创作者忽视了对写意精神的探究,而流于对原有图式特征的模拟,写意技法并不能传达相应的观念与精神,这就是当下写意画创作面临的困境。

    “写意”要充分体现艺术形象的典型性,于是画家主观上的思考与处理就变得尤为重要,需要长期的反复推敲,使其凝练。齐白石一生变法,擅长画虾,每天对其观察思考,由此所画游虾形象逐步简化,以求单纯;八大山人画鸟多有变形,其中夸张变化的过程,既是客观物象与主观精神世界寻求一致的过程,也是写意语言锤炼与概括的过程。

    其次,中国画中的“写意”具有强烈的表现性,个人主观情感的表达往往被寄托于笔墨之中。徐渭画葡萄、石榴,在纵笔疾书、墨花飞溅中宣泄自己对现实强烈的不满和对自我、对人生的哀叹。徐渭在杂花卷中,用清丽的红色随意点出几朵杏花,以石块半掩来表现“杏花虽是无情物,遮却腰身怕见人”的情致。而且,写意性线条的起承转合、点的大小结合等等产生的节奏韵律也会体现作者的情绪与状态。正是这点,“写意”才具有直抒胸臆的表现能力。

    最后,中国画中的“写意”所呈现的是画家的人品。画家主观精神境界决定着画面的气息与格调,画家的人格、学识、修养皆归融于笔墨。“笔性墨情,皆以人之性情为本”,几乎所有中国画家都强调人的主观境界的提高,强调人品的提高。这样,“写意”承载了从技法到传情达意的多重作用,这也是中国写意画的高度与难度所在。

    中国画中的“写意”本身就具备从技法到观念的不同含义,一直以来,存在于中国画中的“写意”是将技法与观念高度统一在一起的,当“写意”运用到其他领域时,也应该具备这样的特征。对于中国写意画家来说,需要从技法到观念的全面修养,才能让真正传承千年的艺术重现辉煌。对于其他艺术门类来说,只有拿出能经得起推敲的作品,而不是拿“写意”当做高帽子来戴,这样的“写意”才不是滥用。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