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骆芃芃:篆刻艺术也要讲“工匠精神”

http://www.huajia.cc  2016.04.06 22:11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骆芃芃,籍贯浙江。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研究生导师。中国(广西)篆刻艺术馆馆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西泠印社理事、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兼职教授。“文化部优秀专家”“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先进个人”称号获得者,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代表。2009年荣获“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人物”称号;2011年获中央国家机关“巾帼建功先进个人”荣誉称号;2013年荣获中国文联推荐的“德艺双馨”·中国文明艺术家称号;2014年荣获文化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2015年荣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作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著名艺术家系列精品展”中唯一展示篆刻艺术成就的展览,骆芃芃对展陈空间的营造颇具“匠心”。

    步入展厅,巨大的印章放大样赫然立于壁上,在其下方展柜中呈现的则有印文、边款的印样及原石,这在篆刻展上比较少见。据悉,本次展览共展出骆芃芃印章印石45件,印屏放大样作品33件,书法作品14件,巨印作品原作和放大样12件,以及篆刻艺术和现实生活相结合的作品若干件。最奇特的,要数一件巨大的红色装置作品,这个状如印石的装置作品四面由数枚印章的印面构成,印文阴阳互现,给人以相当的视觉冲击。

    “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推进的,是让篆刻的展览形式更加符合今天的审美需求,过去的展示就是小印屏、小印样,今天不光展了原石,还展了印文、边款和印章的放大样。这样做,主要是为了便于观众了解篆刻艺术。以前大家都认为,不就是个小印章么,其实篆刻艺术是方寸之间的大千世界。”在国博展厅,骆芃芃和《美术文化周刊》记者分享了她这些年对篆刻的理解和认识。

    美术文化周刊:展览主要内容是什么?展陈方式上有怎样的考虑?

    骆芃芃:展览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以“诸子百家警句”、《论语》警句、《道德经》警句、《诗经》诗句等为印文进行创作。这个部分我已经刻了好几年,到现在已经有六十多方了,有的是反复刻的。我觉得先秦诸子经典至今仍然影响着我们的言行,我用篆刻的形式来表达古老的艺术和哲学思想。我之所以选择这样的主题,是觉得一个时代应该有一批这样主题创作的作品。也因此,刻的时候,我感觉到浑身充满力量。

    第二部分,是将印文、印材及印钮有机结合,内容和形式效果尽量统一,这是我这六、七年做的一种创新的尝试。譬如刻《诗经》中“琴瑟友之”“钟鼓乐之”等爱情题材,我使用鸳鸯、鹌鹑的形象来表达意境;再如龙井茶印纽,选的是上边带树叶造型的。很多从事艺术的人和收藏家在把玩的时候,感觉更加意味深长,也更喜爱。

    第三部分,是将篆刻艺术和现实生活相结合的展品,比如,印章用在邮票、标识等载体上,以拓展篆刻艺术的生存空间。

    第四部分是书法作品。展出的大部分作品是今年新作,这些年写篆书最多,但也比较喜欢写小行书、大行楷,对篆刻是种滋养。篆书是篆刻的基础,一个好的印人,不光要识篆,还要写得好,写不好,印章不可能刻好,当然,写好篆书也不见得能刻好,还需要章法、刀法等来做支撑。别人评价我的作品是用篆刻刀法的朴拙感去表现篆书,也算中肯,我就是想用笔来表达刻的感觉,但笔、水、纸是很软的,要写出刀刻的质感,需要相当的功夫。

    美术文化周刊:你曾尝试了“书斋式”“庭院式”“博物馆式”等现代篆刻艺术展览方式。对此,你秉持何种理念?这几种方式共性和个性分别体现在哪里?

    骆芃芃:这几年,我一直在把展厅的形态做一种创新,使篆刻展览更加贴近今天的审美需求,让更多的人认知和喜欢。

    从各自特点上看,“书斋式”的展陈如2008年在中华世纪坛做的“金石永寿——中国第一届寿山石篆刻艺术展”,2000多米的展线,其中有一个展厅做了一个大的书斋。我想,篆刻艺术原本就是在文人的书斋里开始的,我们还原于它原本的位置和源起的地方,但又因为是展厅,不能像小房子一样封闭,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开放式的大书斋,里边有多宝柜、古琴、书,还有印谱等相关用具。“庭院式”是在室外做的,像2009年在北京恭王府举办的“江山多娇——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篆刻艺术精品展暨中日篆刻艺术展”,那天,是把书法和篆刻放在和绅花园里展示的,观众可以很近地看,能够深入到篆刻艺术的本体。当时展厅所有的角落都陈设着篆刻作品。此外还布置了50米长的大茶席,有笔会、戏楼的现场。大家穿着国服,赏国粹,品国饮,赏国剧,特别美。“博物馆式”也是一次性做完展览,就镶在墙里面,可以来来回回的变化,但你进去感觉像进入了博物馆,让大家感受到的是篆刻艺术永存的生命力。

    美术文化周刊:得益于篆刻人的共同努力,包括“中国篆刻艺术”进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各类篆刻展的举办、篆刻图书出版等,篆刻开始备受关注。据你观察,篆刻发展到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骆芃芃:近十年当中,我觉得是篆刻艺术新的高峰。这十年已经不同于上一个十年,我们把篆刻带到了国际领域,也带到了生活领域。最典型的就是,中国篆刻被联合国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前所未有。2014年又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它已经不仅仅是在专业圈里进行,有些国家重大的事情,都有篆刻艺术参与。

    还有篆刻艺术的独立学科建设,以前篆刻一直放在书法学科中,到目前仍然如此。2006年,中国艺术研究院成立了中国篆刻艺术院,这是我国第一家以篆刻艺术研究和创作为核心的机构,也是篆刻艺术独立学科建设的唯一的国家级单位。2007年,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设立了我国第一个篆刻艺术硕士点,并逐年在全国范围内招收篆刻艺术硕士研究生。今年,我已经可以带篆刻博士了。

    美术文化周刊:在推动篆刻艺术国际化过程中,外界接受程度如何?遇到了什么问题?

    骆芃芃:问题还是有的,主要是文化的差异性造成的。东方国家好多了,亚洲诸如新加坡、韩国、日本等国有汉语文化圈,他们篆刻虽有自己的风格,但源头还在中国。问题在欧美国家,如果只在汉语文化圈推广其实等于没有推广,真正意义上的交流还是要和文化差异很大的国家交流。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和尝试。在英国、意大利等国都做过展览,英国本来也有自己用“印”的系统,只不过用“印”的方式和咱们不一样。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能让他们用中国的文字和印章的形式,去理解我们的艺术思维和意境,这比较难。我们也尝试过一些方法,譬如把国外当地的至理名言用篆刻的艺术来表达,这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这种努力不是一天两天的,展览要长期办,我想到了一定的量,他们自然就认识了。

    美术文化周刊:篆刻的从业者以前多为工匠,直到今天,很多人依然觉得这是“手艺活”,你说“篆刻是一门综合艺术”,如何理解?是否体现了“工匠精神”?

    骆芃芃:篆刻以前是实用性的,确实是从古代工匠精湛的技艺演变发展而来,到明清之际才成为独立的艺术。篆刻艺术之所以生生不息,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喜欢,也说明是实用性和艺术性是并存的。我觉得“工匠精神”是一种坚韧不屈、百折不挠、百做不厌的精神。譬如一个修鞋的匠人,做一双鞋,长年累月,技艺越来越精湛,绝不会因为这是件小事就觉得没有意义。一个人不管做什么,都要持之以恒、一以贯之,篆刻艺术虽然是从工匠的手艺演变成为一门艺术,但仍然要具备一种兢兢业业的工匠精神。

    美术文化周刊:国内篆刻生态如何?对印社的发展有何期待?

    骆芃芃:篆刻人群本来就分两个层面,一个是普通的爱好者,还有就是文人雅士的圈子,有阳春白雪的一面。现在,要让人们认清篆刻是一门学问,是有理论支撑的独立学科。我希望市井的圈子做得更有文化,而文人雅士们也不要束之高阁。正如“塔基更大,宝塔尖才会更高”是一样道理。

    我觉得,各地的印社很重要,众多的印社共同支撑起篆刻艺术发展的明天。印人基本的诉求就是加入当地的一个印社,这便于印人交流,而印社越多,篆刻艺术薪火相传,希望就越大。

    美术文化周刊:请介绍一下你的团队开发的《篆刻艺术应用软件》进展状况?未来有何构想?

    骆芃芃:这是全国第一个古老篆刻艺术在当下的应用软件,是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框架下做的成果,还请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中心一起合作,我们做专业的部分,技术方面有软件公司支撑。我觉得软件特别适合今天的需求,现在一期还在调试当中。这个软件分字库和应用两部分,兼顾了不同人群。字库方面,把一个字的多种写法全都整理成库,专业人员使用方便;应运方面,譬如在操作上,先选择字以后,可点击章法、印边、刀法、印材、边款等,最后彩打出来,主要是针对青少年。

    现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篆刻艺术展示方式在全国很领先,我们会继续沿着这个理念往下走。根据今天新的生活,去设计出新的展示方式。在广西南宁有中国第一个篆刻艺术馆,完全为展示篆刻量身定做,不能展别的,将来在其他省份也会继续做下去。独立学科建设方面,我们正在编研究生阶段使用的篆刻艺术教材,到明年应该可以编好。在引领创作方面,“大美篆刻——中国篆刻艺术与现实生活相结合的艺术展”将在今年6月举办,此举也是为了拓展篆刻艺术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