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朱凡:警惕艺术鉴证的商业化运作

http://www.huajia.cc  2016.03.27 17:42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中国美术家协会著作权维权办公室主任朱凡,长期工作在艺术维权的第一线,对当前艺术品市场中的乱象有着直接的体会。在他看来,目前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还不够规范,乱象丛生,面对痼疾,艺术品市场行业管理要科学合理,着力准确,落点要实,才能解决问题,不然还会是老生常谈,改善不大。日前,朱凡结合他所了解的艺术品市场现状,分析了当前亟需解决和面对的系列问题。

    鉴定环节缺少权威性和公信力

    美术文化周刊:在艺术品鉴定评估方面,现在有没有公认的权威组织或机构?

    朱凡:艺术品市场不能简化为书画买卖问题,这里面包含着法律、道德等问题。通过法律法规来规范市场行为,就要看立法的准确性和执法的可操作性,检验着管理水平。鉴定、评估、监管、执法等环节都应该将面对严肃的社会监督和检验,要有实际动作,不能停留在纸面上。

    市场经济中艺术品鉴定需要专业性、权威性、合法性、公信力来支撑的,缺一不可。目前在艺术品市场上在鉴定方面还没有产生足够的效力,鉴定也是五花八门。有的鉴定还存在买卖关系和弄虚作假,这一环节出现问题就会大大挫伤市场收藏的积极性,带来极大的副作用。

    我在有些艺术品博览会、交易会上看到,有的画廊参展作品旁边就配有鉴定证书,但出具的鉴定证书不统一规范,看不出国家的行业管理标准。到底这些鉴定证书是否合法可信?能否作为保真的依据?遇到纠纷能否起到维权的作用?这就是艺术品市场上最实际的问题。

    到底什么鉴定机构鉴定者具备这样的能力,能够担当起如此重任?这个话语权应该出自谁手里?鉴定的最基本内容就是辨别真伪,我们在工作中经常遇到就是这类问题,真伪听谁的?作者本人?作者的后人?作者的学生?中国美协?文化部?文物局?学术机构?还有那些现在正在出具证书的单位?说真的,都有难言之隐。

    我在工作中接待过一些法院的求助,他们在审理案件中就有艺术品的鉴定问题,希望中国美协出具真伪和价值的鉴定意见。但是,我们是群团组织,没有被授予相关鉴定权,虽然具有相当水平的鉴别力,但也不能出具此证据,有时会很纠结。

    艺术家需要行业自律

    美术文化周刊:艺术家自身应该做些什么?为什么有时画家自己的鉴定都不被采纳?

    朱凡:有画家发现拍卖行里有自己的假画,他强烈要求撤拍,在纠纷中画家遇到拍卖行的反击:你怎么证明这不是你的原作?画家反倒无语了。

    如何证明是真迹?鉴定的结果有时会让人啼笑皆非。作者本人的话是最具可信度的,有的还要收取鉴定费,但是在某种心理的作用下,否定自己的原作的事也会发生,因为那画影响了他的水平和形象;艺术家去世其后人的话应该靠谱,但在利益诱惑下,也有在其他证人都表达是假画的抗议声中被高价拍卖的现象;至于学生、研究者等更是难以发出有力的声音。其实归结到最后就是权威性和公信力问题。鉴定环节的权力和责任没有捆绑住,就会出现乱象。如果鉴定话语权没有一个公认的标准和权威,除了法制规范外就是行业自律了。

    有些艺术门类的作品是用复数来完成的,比如版画、雕塑,但这个量是多少,应该做一些行业规定,让社会了解。欧洲版画界有相当严格的版画行规,都自觉在坚守,但中国的版画家是在改革开放后才参考欧洲的版画行规签名印制,有些版画家不严格坚守,就会出现违规多印现象,直接影响市场信心。国际版画行业还有一项毁版程序,中国的版画家很少有人去做,就是印完这套作品后做个毁版记号,再印出一张公示,证明此作品到此为止。

    目前创作中的抄袭现象呈上升趋势,一些人为了参展、获奖、入会就不择手段抄袭,我接到的这类举报最多。如果美术创作抄袭问题蔓延起来是件非常可怕的事,这比假画危害还大。

    画家要有自律,要有职业操守,不能被市场利益所动,不能做金钱的奴隶,要有人格艺格,要有底线。2015年,中国美协发布了《中国美术工作者自律公约》,我们希望在美术界树立新风正气,树立好专业画家群体形象,共同坚守的自律原则,以高水准形象和高质量的作品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接受历史的考验。

    假书画猖獗 执法维权难

    美术文化周刊:现在假画问题在维权或执法中有什么难度?

    朱凡:现在艺术品市场假画问题非常地严重,假书画满天飞,遍布各个角落,画廊、拍卖行、交易会及私下的经纪人市场,无一幸免。明明白白地造假,堂而皇之地上市,造假已经产业化,生产、鉴定、出版、销售一条龙。知假售假,制假售假,买假卖假,击鼓传花,恶性循环。

    我国《拍卖法》中有“瑕疵不保”原则,免责条件比较简单,拍卖行只要拍前展示并告知买者拍卖作品可能存在瑕疵,走眼就是你自己问题。这样一来拍卖市场就会有很大的空挡,免了责任,没了风险,假画上拍就非常容易了。

    当前治理艺术品市场假书画主要执法者是各级文化执法队,如何有效地治理艺术品市场泛滥的假书画是个很难的问题。我参加过一些文化执法行动,发现治理过程中也有一些无奈。一般是文化执法队协调公安、工商、税务及著作权人等联合行动,执法成本高,打击效果小,有高射炮打蚊子和猫捉老鼠的无奈。对街头店、地摊商是依法处罚加不上力度,前脚打击后脚又冒出来;抓造假窝点又是暗的,生产线不固定;有些假画还是学过专业的学生所为,就更具隐蔽性,治理的收效不大。

    有的画家遇到打假维权的时候,还会有为难情绪,感到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物力从而不愿意参与其中。也有个别画家会产生放任的态度,甚至会认为假画也会促进他的真画市场。

    虚假宣传和山寨协会泛滥

    美术文化周刊:艺术市场常见各种虚假宣传,也涌现出各种名目的协会等,你怎么看?

    朱凡:媒体宣传会直接影响到艺术市场。虚假宣传已经是司空见惯,一些人利用正规媒体刊登假身份、假成绩等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有的媒体也是把关不严,甚至有的媒体把版面变成利益、创收点,帮着做不良宣传,危害性很大。现在个人微信平台和互联网网站是虚假宣传的重灾区,我们接到画家的投诉很多,但它们很容易改头换面重新出现,所以虚拟空间的网络维权打假难度更大。

    现在各种协会五花八门,什么国际的、世界的、华人的、全球的协会组织,还有打中国美术家协会擦边球的。有一次有人问我,说他们接待了一个比中国美协和中国书协更大的协会,叫中国书画家协会,书和画都包括了,听后我只能笑笑。相关部门应该把那些不正规的组织向社会公布,通过法治手段清理市场,净化艺术生态。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