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斯人已去 经典永存—全国连环画界深切缅怀贺友直先生

http://www.huajia.cc  2016.03.25 18:04  来源:中国美协艺委会 发表评论(0)

    贺友直先生作为一代连环画巨匠,他的离世引爆网络,引燃媒体,引发几代人的情感怀旧、文化追思,这种现象极为罕见。我们不能不思索这一切的原因。最重要的当是贺友直先生终生为大众创作,为时代创作。他的“下生活”与他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仅使小画种“小人书”升华为“传世经典”,为中外读者所喜爱,更成为所有艺术家学习的典范。

    综观贺友直先生的作品,他的创作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为人民抒怀,无论是伴随新中国几代人成长的早期代表作《山乡巨变》、《小二黑结婚》、《李双双》等,还是后期创作的老上海系列,故事的主角始终是普通百姓,生动表现他们的人生悲欢与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描绘民俗风情在时代巨轮下的不断演变与不变的文化内核。他把“老上海”的故事留存在城市的记忆中,又描绘出新时代的市井生活,歌颂真善美,形成鸿篇巨制,与时代同行。

    贺友直先生终生在艺术上追高求纯,德艺双馨,沉潜为艺,在生活上极尽简朴。执着坚守在连环画创作领域,不为市场所左右,不为浮华所动。他的连环画创作已达致最高水平,仍以敬畏之心、负责态度、专业操守去完成艺术创作,从不浅尝辄止,一丝不苟。

    我们为有这样的艺术大师而欣慰、而赞叹、而弘扬,也应坚定走好当下与未来的艺术创作之路,奉献出更多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精品。

    2016年3月23日下午两点,贺友直先生追悼会在上海隆重举行。全国连环画界深切缅怀,将化悲痛为力量,保护传承发展连环画艺术,以此告慰贺友直先生。


    施大畏(中国美协副主席、上海美协主席)

    贺先生是一位治学严谨的人,作画一丝不苟,甚至可以说达到了苛刻的程度。为了《山乡巨变》的创作,他三下湖南,三易其稿,正是这样的孜孜不倦,才使得《山乡巨变》在艺术上达到了连环画史上的顶峰。在贺先生办公室,我曾常常看到原本已经非常完美的稿子,却被他一次次推倒重来。我问他何以如此与自己过不去,他认真地对我说:“画连环画是一份苦差事,每一幅都不能马虎。出版了,你想改都改不了,这是多大的遗憾。我是‘笨鸟’,笨鸟必须先飞。”如此平实的话语,从此留在了我的心里,成为创作的座右铭。他是一位“苦行僧”,每天最早到办公室的是他,而人美社大楼晚上还亮着灯的那间屋子,也一定是贺老师的,他还在辛勤工作。

    在物欲横流的商品社会里,艺术家要经受种种负面影响的考验,心无旁骛,精神家园才能得以充实和健康。我想,贺老师强调的“平民画家”和“小人书”,无时不在提醒艺术工作者心中有爱的初心不忘。他期盼艺术家在名利场的竞争中不要失去社会责任和家国情怀。艺术界的市场化、泛娱乐化,文化判断的迷茫缺失——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社会现象,更不愿意在他学生身上出现。他对艺术追求的虔诚,影响我们后辈的艺术理念;他留下的那些高蹈艺品,都是值得中国艺术界回味珍视的瑰宝。而他毕生所坚守的民族文化精神和艺术信念,将深深地印在我们心里。

    沈尧伊( 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主任)

    贺老一生活得精采!喝喝黃酒、谈文说图,画上海风俗、画时代民情,灵敏乐观、幽默执着。他活用中国传统描绘现实,不仅在连环画、而且在线描和中国画领域均有里程碑式创举!贺老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愿贺老安息!

    贺老是一个引路人,我们不能停止继承探索的脚步。连环画的发展首先要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次,在内容形式上要让人民大众喜欢。连环画发展应是主流文化价值观和大众文化需求的结合。

    生活中有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模范人物,他们的事迹很感人。奋斗在各个战线、默默奉献几十年的人有很多,他们的形象是鲜活的。他们无声无息做好本职工作,如果没有相关报道,人们是不会知道他们的。就像这样的事迹,作为年轻人不应该好好的了解么?这些故事认真的整理并通过连环画这个艺术样式是可以很好传播的。

    我们通过《架上连环画》来向年轻人展示了连环画不同的面貌,让更多人知道连环画可以有的表现样式。架上连环画参展的作品基本都是一些短篇作品,更偏于组画,采用文图结合的方式呈现,是符合连环画定义的。

    我和李晨经过很多次讨论都认为文图结合是一个宽阔的语境,其发展空间很大,连环画创作要在文图结合这个核心上多下功夫,不要绝对化。连环画是一个大的概念,现在很多人还纠结于连环画、漫画、图画小说和绘本之间微小的差别,拘泥于某个名字的意义,这也是不对的。还有很多人觉得连环画就是“小人书”,这种观念比较狭隘。连环画体裁是多种多样的,并不是一个单一的形态,连环画这个大门类下的各种样式都要积极发展。

    文化发展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精神。为什要坚持主流文化,因为要树立正确的精神世界观,现在的年轻人面对各种利益和诱惑很容易迷失,这个社会还是需要奋斗的精神。

    过去曾有主流文化边缘化的倾向,这是很可怕的。有种声音说主流文化作品没有趣味,不吸引眼球,不娱乐大众,所以没有市场,这种观点我不认同。作为文艺工作者应该认真的投入,把作品做深入、做感人,一切从人民群众的角度出发,这样的作品老百姓自然就会喜欢看。贺友直先生的传世作品就是这样的作品。

    今后,文艺工作者应该更加自律,选择好的题材、从艺术本质出发、用艺术的语言、坚持艺术规律、以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认真坚持创作,就一定会出好作品。主流文化就需要有更多的投入,这个发展方向是没有问题的。虽然眼下还有些具体的困难,连环画还没有摆脱困境,但是我们一点点克服。急不得,要一步一步来。但是从长远来说,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下,连环画是可以振兴的。至少它能在这样一个文化繁荣的时代里获得一席之地。

    李晨 (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副主任、秘书长)

    贺氏白描风格的最初形成离不开天分和才气,但它的历久弥新却是依靠60余年守着艺术本分,一笔一划精心推敲出来的。这就是可贵的工匠精神。贺先生曾说:“我把定型叫结壳,自己结的壳,要自己破,更难。唯有破壳才是求得了新生。”如此才有了‘技进乎道’,才有了今天独特的贺氏风格。

    贺先生是连环画界的泰斗,他的作品影响了几代连环画人。我曾特地到湖南宁乡,循着《山乡巨变》的画面,希望能与先生神交。我后来的作品《万元户主和猫》、《清溪石》,都与先生的影响密不可分,也奠定了我的创作基础。贺先生晚年的时候经常说“连环画没了,我为人民服务的阵地没了”,我想跟先生说,连环画不会消亡,因为加入到连环画队伍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因为连环画的面貌越来越丰富了,因为连环画已经走进美术馆了,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

    先生虽驾鹤西去,但为我们留下了值得传承的经典,我们也将用连环画的繁荣告慰先生的在天之灵,愿先生安息!

    叶雄 ( 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副主任)

    贺友直先生的艺术人生为连环画人树立了榜样:从普通的小人书创作者蜕变为大艺术家。那些年,他的一系列里程碑作品指引着我们一步步去创建连环画殿堂,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良师益友痛心。

    近年在他的倡导下,上海美协启动了《海上记忆——上海经典故事100本连环画》系列工程,他时刻关心这项工程的进度,并谆谆嘱咐,要让上海大专院校的年轻人参与到这项工作中。贺老离去给连环画事业留下极大的遗憾。我们一定会继承老一辈艺术家兢兢业业的精神,把连环画事业发展下去,不辜负老艺术家的心愿,不辜负人民的期望。 

    陈玉先 (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副主任)

    3月16日晚,惊闻我国一代连环画巨匠贺友直先生离世,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贺老以一幅幅精美的画面组成的故事为我们编织了一个逝去的年代,那些老上海的风貌伴着贺老轻松的线条跃然纸上。贺老一直以平实白描的手法致力于人物造型、生活场景及总体构图,从而使连环画脱离了小儿科,成就了蔚为大观。 这也是贺友直的连环画能够成为艺术经典的原因。 

    贺老的离世是美术界的损失,更是连环画界的巨大损失。

    桑麟康(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委员) 

    从贺友直老师家中回来,心绪不能平静。我19岁就和贺老师认识,我是他的小老乡,他对我的创作很关心。他经常对我们说:“连环画面小,乾坤很大,从事连环画是一辈子的事,连环画赚不了什么钱,却非常艰苦,劳心劳肺。关键是坚持。” 

    连环画创作是一种苦行僧式的生活,连环画创作是一个系统工程。  为了画一部连环画,贺先生常常一盏孤灯,彻夜不眠,沉浸在画面中,体验着扮演各种不同角色的喜怒哀乐。

    作为一名业余作者,我被借到出版社搞创作,最荣幸的是被安排在贺友直的创作办公室中,跟他学习。

  对于后辈的连环画家,贺友直给与了悉心的教导和帮助。我以前画画都是用蛮劲,画得很卖力,但看到贺老的示范,才感觉蛮干有问题,要学会用思考来绘画。这使我的绘画上了一个台阶。

    贺友直在中央美院给研究生上连环画创作课,他说:“连环画是创作,不是教出来的,教的只是基本技法,连环画创作如果脱离了生活,没有感同身受的实践,作品是不具备长久生命力的。 画连环画就是画作者的生活。你的生活阅历有多深,你呈现的作品立意就有多高。”贺老师常说,画画,就是图一个精神上的快乐。

  老先生画了一辈子画,还是住在老房子里面乐此不疲。

  他走了,学生和朋友们去他家中悼念,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贺友直曾用水墨画技法画过连环画《白光》,在全国美展上获奖。好友劝他画大画。他说:”现在画‘大画’的人太多了,多一个不会多,少一个不会少,但是少一个重视连环画创作的画家,真的就少了一位。

  他的画是最接地气的。 贺老用几个字对连环画创作进行总结,非常精辟:
    1纸上谈兵(做戏)
    2无中生有(白纸就是戏台)
    3门缝瞧人(画的要含蓄)
    4不能游手好闲(背景人物的巧安排)。中国的连环画现在有些好现象出现,但断层还有。贺老师将永远激励着我们在连环画这条道路上,坚持走下去。

    胡博综(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委员)

    去年秋凤凰网做节目,高云和我同去拜会贺老,他竟健谈两小时不停歇,精神好极了。正月十五曾去电给贺老拜年依然健谈。阳春三月,他却到“天堂”见老友一起喝黄酒去了。怀念您,贺老!

    侯国良(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委员)

    恩师走了,但在我心里,他是永恒。

    一九七三年在北大荒幸识贺友直老师,直至他离去,说是忘年交,其实已是父子情,情感大于絵画了。他是影响我一生,决定我方向的导师。他做人的态度,做艺的执着,正确认识自己的能力,选择与放下的智慧,是我的灯塔。每每心生自卑、浮躁、攀比⋯⋯,走进画室看到先生照片,电话里听到先生声音,我惭颜!

    今天,我突然感到没着没落了。           

    恩师,您在中国美术史上创造的奇迹;您留给人们的一个个鲜活人物;您记录下的老生活,连同您风趣、幽默的谈吐将永远留在我们记忆中,我会永远怀念您!          

    董克诚(著名画家、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

    在当今虚室生尘的艺坛上,贺先生是个精神追高、艺术求纯,真正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大师!我对大师的衡量标准着眼于"经纬"两个方面。"经"上看:大师必须有大爱,海派画家自吴昌硕后真正有大爱者当首推丰子恺和贺友直先生;再从"纬"上量:能够被美术史留下的画家必符合以下两条件之一:一是有独特审美思想;二是其作品深刻反映他所处的时代。贺先生的《山乡巨变》《朝阳沟》《李双双》等已成为共和国初创年代美术经典里的经典。更重要的意义是,贺先生通过一生的不懈努力把这个叫“小人书”的绘画形式提升到连环画的艺术境界!

    先生的画册是我书架上的至爱。那些意简神清的作品传递出怀真抱素、净不染尘的境界,令人心生欢喜。书至此,向先生西去背影深鞠一躬:"一路走好,我心中真正的大师!"

    赵刚 (连趣网CEO)

    我们深深喜爱的连环画大师贺友直老师去世了。噩耗传来,连趣网论坛以及各微信群一片哀悼之声。我虽然没有和贺老打过交道,但贺老的连环画作品早在儿时就根植于心中,至今我还保存着一张儿时临摹贺老的涂鸦之作。可以说贺老的作品整整影响了几代人。 

    悲痛之余翻出今年1月去上海时朋友送我的一本贺老的签名本。这是94岁的贺老在去年10月的签名,朋友说现在贺老基本不给别人签名了。离开时我和朋友约好准备开春再来上海,准备给贺老做个口述历史,这是我跟崔永元老师早已经商量好的,我们想只要贺老身体允许,采访十天半个月也没问题。万没想到贺老却匆匆离我们而去。正像张奇明所感慨的:他这样的走法,就像他的性格,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睹物思人,无限悲痛。斯人已去,经典永存!

    何玉麟 (《连环画报》主编)

    贺友直先生一生挚爱连环画,满怀激情!他的辞世是中国连环画界的巨大损失!

    贺友直先生从事连环画创作五十多年,创作了百余本连环画作品,亦是《连环画报》的老作者,一生与《连环画报》结下不解情缘。2013年,92岁高龄的贺友直先生主动请缨,创作短篇连环画《所谓免费》,这是贺友直先生最后一部连环画作品,按他的话讲“可算是谢幕之作”。故事针砭时弊,诙谐有趣,亦如他率真之性格。

    回顾作品,他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中!

    贺友直简介:

    1922年生于上海,浙江镇海人。我国著名连环画家、线描大师;自学绘画,1949年起开始画连环画,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曾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审,1980年被借调中央美术学院任教授,后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四届常务理事、连环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上海美术家协会第四届副主席,中国连环画研究会第二届副会长、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度、上海市文联委员、中央美术家学院教授(学位研究生导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审等职务;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从事连环画创作60多年,曾创作了《山乡巨变》、《白光》、《小二黑结婚》、《李双双》、《十五贯》、《朝阳沟》等近百部经典连环画、小说插图、少儿读物美术作品,对我国的连环画创作和线描艺术作出了重大贡献。曾在法国、德国、新加坡举办个人画展。2009年,贺友直荣获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成为建国以来首次获此殊荣的六位艺术家之一。2014年获得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

贺友直先生作品:


朝阳沟之一


朝阳沟之二


李双双之一


李双双之二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