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治愈系艺术 画出回忆的感知

http://www.huajia.cc  2016.03.21 09:24  来源:未知 发表评论(0)

  出生在韩国釜山的艺术家李珍珠(Jinju Lee) ,硕士学位毕业于弘益大学的东方绘画系(Hongik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Oriental Painting)。她在作品中描绘的是由于苦难的回忆和情感,悲痛和消极所交织,而导致的一种虚幻的心理感知。她运用传统的韩国绘画媒介,通过自己一系列迥然不同并不断重复的图像,打造了一个孤立主义者的内心世界。她的作品可以看作是对人类认知的一种解释,现实中意识与无意识并存的神秘,平日的忧郁转化出的从与众不同与陈腐,是及其个人化的记忆,梦想与思维赖以生存的温床。

  用画感知回忆

  因为深受韩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并与自己的创作概念保持一致,珍珠只使用传统的韩国绘画材料进行创作。“其实我也可以用油画,但韩国传统材料更加符合我绘画的概念及想要表达的内容。我实际上也试过很多种材料,比如在油画布上涂满厚厚的油画颜料,也可以制造一种具有东方韵味的肌理感。我现在用的颜色几乎都是用水来调和或稀释的,我想这更符合我个人创作的概念,也更具有东方的感觉。”在珍珠的绘画内容上,灵感大都来自日常生活中,某些能够引起一些特殊记忆的事情。她说:“我对记忆非常感兴趣,我的作品大都在描绘这方面的内容。所有那些在周遭的,不断存在的,并不断重复的,更是在记忆中的那些唤起心理或肉体不舒服与痛苦的经历。在我的作品中,也会详细呈现我在早年时候被诱拐的难忘经历,还有在我大学期间发生的一些对我有很大影响的事情。这是一种纪念,回忆所有我生命中裂痕的方式,通过画面,洞察出反射真实内在心理的图像。”在珍珠的个人绘画作品里,故事情节体现的是纯粹的个人观点。这种个人观点并非指宏观的,或社会性的论题,而是来自宏观性情节,或某个片段里,更具个人性的内容。“不管怎样,我觉得我作品里的这些情节,有意无意地都会反映我们的社会体系。我是这样觉得。”珍珠说道。

  回忆对珍珠来说,是一切创作的源泉。观看她的绘画,我们会发现在众多的,不同的充满隐喻的图形符号后面,隐藏的是很多邪恶的本性。生气的狗,蛇,火,处于危险中的孩子,这一切都表现出仅仅属于珍珠她自己,极具个人化的记忆。“在我四岁的时候我被绑架了,当时我正在外面准备抓一只青蛙。幸运的是我后来安全回家了并长大。可不幸的是我二十岁正念大学时,我的一个朋友被刺身亡,另一个被抢劫,还有人擅自闯入我家中。如同你只能在新闻中看到一样,我的身边发生了许多可怕的事。随着时间过去,这些我尝试抹去的记忆又重新组合到一起。对世界感到的害怕和焦虑,周围建筑物的发展以及生活带来的不受控的,无休止的彷徨,但这些看似不好的一切,也给我开启了一扇新的感情之门。”

  韩式治愈系

  ”我并非通过我的作品在心理上去治愈自己,但某些程度上,它也确实可以达到治愈的效果。”对珍珠而言,作品是产生疑问的,而非出于治愈的愿望。她继续说:“这些我希望忘却的事件,一直重现在我回忆中。我一直在面对的现实是这些事件的回忆一直渗透在我的生活中。我变得好奇,为什么他们没有消失?为什么回忆如此反复无常?他们是支离破碎的。所有这些记忆碎片都是我创作的来源。”

  我们对珍珠作品的关注,来自画面中所描绘的日常生活,回忆,思绪和她内在心理所表述的那个当下的情景图像。在她的画作中,出现的很多尴尬情景,都是我们真实生活的写照。画面内容可以是完全不相干的。就拿一个茶杯或一个瓶子来说,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以一杯果汁为例,它可以勾起你与某人在某天的回忆。那天你所谈论的故事是会带出一段完全不一样的回忆。“这些画面和回忆看起来似乎毫不相干但他们其实被牢系在一起,因此我对知觉的构造很感兴趣。这些作品包含我的个人故事,当它们被放置在同一个画面中,这个画面就创造了一种不舒适的却特殊的细微心理场景,我想这就是我的作品要表现的。”珍珠说。

  珍珠很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更好地了解世界和生活。“我期望别人也和我一样,有想了解世界和生活的愿望。我有一部钟爱的小说出自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名为“In search of Lost Time (追忆似水年华)”。通过对玛德琳的品味为线索,展现了书中的主人公去发现,并研究过去的回忆,游走于意识和潜意识的分割线之间。这部小说充满了一个又一个对那些研究的细致描写,这是一个非常个人的故事,但它却带领读者进入他们自己的现实生活。我对于这个角度很感兴趣,因此我的作品也会体现意识与潜意识之间存在的区域。”珍珠说。

  艺术家洞察

  孤立主义的创作方向,使得艺术家沉迷于自己独有的情绪和思维方式,但珍珠极富社会性的观察角度,也帮助她能够寻找到更多有利于创作的素材或概念,她说:“我早年创作的时候,发现在发展中国家里,会经常出现一种具有持续性,并极富变化的社会结构。总体来说,就是那些游走于城市的情绪,导致一种不断被破的移动性,到处都要面对很容易坍塌的不安定性,在并不完整的生活基础上,不断持续,互联网或者新闻热点是人们了解一切的渠道。在充满铁丝网的临津江地区(北韩和南韩的分界线),不敏感的神经伴随着不安全的生活。” 当问到谁是自己最喜欢的艺术家的时候,她坦言从视觉艺术来说,觉得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在心理表现方面特别优秀,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则更善于在一张作品中叙述多种故事,戏剧舞蹈编导皮娜·鲍什(Pina Bausch)和格伦·古尔德(Glenn Gould)的钢琴演奏也带给了她许多启发。对于自己的作品是否难以理解的这个问题,珍珠觉得并不需要过多的解释,而是会引导人们抱着沉着的态度去观赏自己的作品。她说:“除了强调我作品故事中表现的各种符号外,我更希望观众能从作品中找到一些属于和反映他们自己的回忆和情感。因此不必仅仅着眼于单个故事,而是应更注重故事的结构性和其中的多重含义。这就是我观察世界的角度,然后把这些总结并表现在绘画中。”

  “其实我并没真正感觉到自己成功了,只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去做好艺术家分内的事。之前我的作品大多数以绘画形式出现。现在我也在尝试一些新的表现方式和技法,除了二维的作品,我在作品中还尝试了接近雕塑的元素(雕塑绘画),把画框装置成画面内容。除了这些,我也更多的运用展览的空间,尝试表现更多装置的效果。由于我的绘画主题是来自于回忆的,我也更希望在单个画面中去表达时间的同时性,进而开始尝试做一些表达画面暂时性的影像作品。”在采访的最后,珍珠说一直希望自己能够保持一种勇敢的态度,她说:“找寻更多的生活方式,能够让自己远离恐惧。要勇敢的尝试,不要惧怕什么。我自己是这样,希望所有热爱艺术的人也都能做到。”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