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海昏侯国里的艺术元素

http://www.huajia.cc  2016.03.07 09:12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3月2日,由江西省文物局和北京市文物局联合主办的“五色炫曜——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在首博开幕当天,就吸引了大量观众前往观看。

  和长沙马王堆相比,新近发掘的海昏侯墓毫不逊色,“在出土文物的数量上,它已经超过了马王堆。”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杨军与多位汉代考古学家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5年前,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接到群众举报,在新建区大塘坪乡墎墩山上发现一座古墓遭到盗掘。江西省文物局根据墓葬处于荒郊野外,无法保护的现实情况,向国家文物局申请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在得到批复后,立即组织专业队伍,对墓葬进行了正式考古勘探。2011年3月至2016年3月,江西省文物部门会同南昌市、新建区文博单位,在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老裘村民小组东北约500米的墎墩山上,发掘了一座距今2000多年的西汉墓葬,解剖了以该墓葬为核心的墓园。

  大墓的主人刘贺(前92年—前59年),系汉武帝刘彻之孙,曾被西汉政治集团扶上帝位,但不足一月即遭废黜,成为西汉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一生经历了帝、王、侯的身份转换,命运多舛。墓主人尊贵的身份,才可能拥有如此庞大的奢华陪葬品。

  这次展出文物共441组(件),展品多为金器、玉器和青铜器,其中部分文物为此前从未在媒体上披露的内棺文物和一批刚刚完成文保修复的精美青铜器。丝织品、漆器等因保护需要,未在此次展览之列。海昏侯国里的这些艺术元素,不仅补充和丰富了中国工艺美术史,而且对我们今天工艺美术的创造、教育、审美等方面都有较大的研究意义。

  兴盛时期的青铜、漆器

  汉代是中国美术发展史上的重要的一页,青铜、雕塑、画像砖等奠定了中国人的审美取向。此次在北京展览的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出土文物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青铜器。考古专家认为,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出土的青铜器,不仅数量大、质量高,每一件也都极具特色。

  在南昌西汉海昏侯墓里,出土了一件战国时期的缶和一件西周时期的提梁卣,卣是用于盛酒的器具,提梁卣上有凤鸟纹饰,造型精巧,考古专家猜测墓主人有收藏的爱好。另一件来自西周的青铜提梁卣可以说是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出土文物中,最古老的,要在西汉也算得上是“古玩”了。

  和提梁卣一样有着精美纹饰的还有多件汉代博山炉,文物修复专家初步判断博山炉采用了鎏金工艺,炉体和底座上都有精美的兽型装饰,镂空的炉体展示了汉代青铜铸造技艺的成熟。

  还有一件精美的青铜雁鱼灯,灯体作鸿雁回首衔鱼伫立状,造型优美。整个雁鱼灯的鱼身及雁颈、体腔都是中空相通的,专家介绍,灯火点燃时,烟雾通过鱼和雁颈导入雁体内,收集烟灰的器体可储存清水,来溶解收进的烟灰,防止了油烟对室内空气的污染,可以说既美观又环保。

  主椁室中出土的青铜鼎的数量也属罕见,足足有十座。“鼎”有着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尽管按照周礼,只有天子才能使用九鼎,考古专家说,在汉代这种礼制已经淡化,而且此次出土的青铜鼎数量虽多,但并不是一套,因此也没有越制。

  从出土的文物中可以发现,西汉时期的青铜器制作既注重实用又强调审美。商周时代所崇尚的礼器减少了,铜器的装饰也不像战国时代那样注重繁多的花纹装饰,而流行素器,或仅有简练的弦纹或铺首,比较华贵的饰品则不惜工本施以鎏金或金银错,使其呈现出金碧辉煌、高雅华贵的品格,这也是当时青铜工艺一个明显的时代特征。

  除了青铜器以外,海昏侯国考古还出土了大量图案精美的漆器,其中包括彩绘、扣银、贴金、嵌金银、嵌玉、嵌宝石在内的各种工艺漆器。漆器的纹路有龙纹、云气纹、龙凤纹、动物走兽纹、螭龙纹等,品类有樽、卮、杯、盘等饮食、饮酒器皿,奁、盒等用具,以及屏风等家具。在一组漆器屏风上,上面发现有记录孔子生平的文字及孔子画像,也反映了当时的统治者独尊儒术的思想。屏风的面板由漆板和铜板构成,这一制作工艺为汉代考古首次发现。汉代漆器制作精巧,色彩鲜艳,花纹优美,装饰精致,在当时的社会生活中得到了较为广泛的使用。这些工艺品的出土,对中国工艺美术史有着重大的补充意义。

  玉印、竹简、木牍确定墓主身份

  此次出土的1万余件(套)文物,包括青铜器、金银器、铁器、玉器、漆木器、陶瓷器、竹简、木牍等各类珍贵文物。青铜器、金银器和铁器等约3000余件,玉器包括宝石、玛瑙、绿松石等约500余件,漆木器约3000余件,陶瓷器500件,竹简、木牍约数千枚。形象地再现了西汉时期高等级贵族的奢华生活,有着较高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

  据专家介绍,确定海昏侯墓的墓主人为刘贺的依据主要有3个,一是出土木牍有刘贺与夫人分别写给汉宣帝与皇太后的奏折,刘贺的奏折直接写着“臣刘贺”等字样;二是内外棺间发现90多块金饼,其中4块有墨书题记,将它们完整拼合得到字样,“南海海昏侯刘贺凑金一斤;”第三便是内外棺之间出现的玉印“刘贺”。

  “新发现的玉印是汉代常见的方寸之印,印面简单,仅有‘刘贺’二字,判断为刘贺的私印。”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组长、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信立祥表示,由于内棺清理工作仍在进行中,不排除继续发现金印的可能。

  汉印分两类,官印和私印,信立祥所说的金印指的是官印。据《汉官仪》中记载:“诸侯王,黄金玺,橐驼钮。列侯乃至丞相、太尉与三公、前后左右将军,黄金印龟钮。中二千石,银印龟钮。”据此推测,刘贺内棺中如发现官印,极可能为黄金印龟钮。

  此外发现的数千枚竹简和近百版木牍,是江西考古史上的首次发现,也是我国简牍发现史上的又一次重大发现。通过出土的竹简可以看出,刘贺饱览诗书、尊孔崇礼,与史书上记载的“骄奢淫逸”多有不副,有点“被黑“之嫌。墓中出土的整套乐器,包括两架铜编钟、一架铁编磬、琴、瑟、排箫、笙和众多的伎乐俑。信立祥认为,这也是刘贺个人艺术修养的一个体现。

  这次海昏侯出土文物上万件,写满西汉书法的木牍竟达3000枚,书法与内容足够一代考古工作者研究一辈子了。目前可以判定,此次出土的木牍的内容是海昏侯及其夫人分别写给皇帝和皇太后奏折的副本。而根据以前高等级墓葬中出土文书的情况来看,出土的竹简有可能包含了多种古代文献,如医术、农书等。有关专家目前正在对简牍进行释读,对全部简牍内容开展深入研究。“在任何地方出土数量如此多的简牍,都是简牍史上的重大发现。”信立祥说,“此前发现的汉代简牍出土的环境差异较大,在墓葬中出土的简牍往往内容更完整,在高等级墓里发现简牍则更有价值。”

  金器纯度达到99%左右

  文物部门发布消息,经测量,出土的这些金器纯度在99%左右。展览的麟趾金重量在76.12克到83.36克,马蹄金重量则基本在237.66克到246.29克。专家说,虽然跟墓葬里出土的五铢钱展柜紧邻,不过这些金子并非货币。马蹄金和麟趾金摆放在棺椁附近,象征着天马、瑞兽带领墓主人升天。

  就算是出土的金饼和金板,也不是钱,而是酎金。酎金是指祭祀太庙时诸侯助祭时所供奉的金子。此次出土的金饼上,考古工作者找到了“……海昏侯臣贺……酎黄金……”的墨书,显示这批金饼与当时西汉的酎金制度有关。

  汉代自汉文帝时期开始实行酎金制,如果酎金纯度不够,甚至会惹来失去侯位的祸事。在《史记》中就记载,汉武帝即曾借检查献酎金不足为名,削弱和打击诸侯王及列侯势力。因此,从汉武帝开始,王侯一级的高等级贵族都会储备大量黄金。

  除了实打实的金器,展厅里很多文物都有金。比如一件当卢上都描了金,当卢是马匹前额的装饰。还有一些青铜器上,隐约也可以看到黄金纹饰。

  为何一个海昏侯,会拥有这么多的金器,其陪葬品的精美丰富程度远超过北京大葆台汉墓的广阳王?据研究秦汉历史的专家雷虹霁分析,虽然诸侯王要比列侯身份等级高,但刘贺的身份和经历特别,而且史料记载刘贺被废后,依然继承了其父所有财产。“即使同为侯位,刘贺墓也比马王堆汉墓更重要,因为刘贺毕竟是王子侯,而马王堆汉墓的主人是功臣侯。”

  在这些金器背后,还有更多的故事逐渐浮出水面。比如在马蹄金内,专家找到了琉璃。雷虹霁介绍,按照目前史料记载,西汉并不生产琉璃,这些纯粹依靠进口。在描金的当卢上雕刻着一只大角羊。专家介绍,这是丝绸之路开通后,西域文化在内地的一种体现。

  据介绍,目前展示出来的金器只是一小部分。海昏侯墓已经出土金饼285枚、马蹄金48枚和麟趾金25枚。另外棺椁里还发现了20块金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白云翔表示,这是迄今我国汉墓考古发现金器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一次。更难得的是,马蹄金上刻有“上”、“中”、“下”字样。不过这些字究竟是什么意思,目前尚无定论。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