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市场行情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2015秋拍盘点,处于筑底阶段 市场人气尚可

http://www.huajia.cc  2015.12.20 08:58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随着国内拍卖三大巨头嘉德、保利、匡时秋拍落下帷幕,2015年国内第一轮秋拍暂告一段落。从书画成交数据来看,嘉德“大观之夜”9.2亿元,相比2015春拍9.54亿元略减;保利10周年秋拍近现代书画、古书画和当代水墨总成交14.4亿元,与2015春拍的14.5亿元基本持平;匡时秋拍“澄道”书画三大夜场总成交5.38亿元,比2015春拍的5.65亿元稍降。从成交数据看,三家公司全部下降,但幅度都很小,也可以说大体相当。在艺术品市场走软的外部环境下,这样的成交已经实属不易。总体来看,国内艺术品市场在经过两三年的“腰斩”调整后,行情目前仍处于筑底阶段,买家逐步回归理性,尽管有亿元拍品出现,市场人气尚可,但总体成交依旧不见有大的起色,行情真正转暖还有待时日。

  古书画精品不多

  价格呈走低趋势

  古书画在经过一段的低迷后,今年秋拍依旧没有大的起色,总体讲,精品数量有限,拍价不温不火。嘉德“大观”夜场的古书画专场,总成交1.7亿元,成交率72%,著录于《石渠宝笈三编》的董其昌《疏林茅屋图》以6900万元拍出,刷新画家个人拍卖纪录。石涛的《双骥图》3200万元成交,乾隆《行书题画诗》1552.5万元。保利秋拍“古代书画夜场”2.43亿元,成交率87%,文征明《杂咏诗卷》8165万元,沈周《溪山深秀图》2760万元,蓝瑛、项圣谟《鸳湖社名贤妙迹》2070万元,乾隆帝宫廷画家绘《成都将军法什尚阿巴图鲁云骑尉鄂辉像》1748万元。匡时秋拍“澄道”古代书法和古代绘画两个夜场总成交2.45亿元,清赫奕《烟树山亭》2553万元,恽寿平《艳秋图》1610万元。但这样的价格距离2015保利春拍的乾隆御笔《白塔山记》1.16亿元的高价还差得很远。“十全——清代宫廷绘画专场”,10件拍品全部成交,但也只有区区2553万元,这样的数据应该是很惨淡的。

  这一两年,古书画天价拍品难现,能超出5000万元的凤毛麟角,价格呈现一种走低的趋势。主要原因是古书画收藏的水太深,拍品真假难辨,一些成交的古书画总是带来争议,对藏家的要求较高,不少看不懂古书画的藏家或投资性的资金干脆选择回避。所以,发生近现代书画价格超过古书画的现象也就不难理解了。今年秋拍中古书画的赝品依然不少,例如王时敏隶书诗轴、龚贤山水、祝枝山草书、郑板桥书法等,比比皆是,有些是高仿,有些就是开门赝品。特别是王铎、傅山、倪元璐、黄道周、张瑞图几人等,近年被造假尤甚。在今年秋拍中古书画没有转热,表明市场对古书画的关注度在降低,古书画要转强恐怕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近现代热情不减

  李可染再创亿元天价

  2015年秋拍中近现代书画表现抢眼,李可染和潘天寿两位近现代书画大师分别创出高价,对维持市场信心居功至伟。在嘉德“大观之夜”近现代专场中,李可染《万山红遍》经过激烈争夺,以1.84亿元创秋拍中亿元天价,潘天寿巨制《劲松》和《朝霞》也以9315万元和6900万元高价拍出,傅抱石《郑庄公见母》7992.5万元,齐白石《吉昌永寿》4140万元,吴昌硕《致三多花卉册》4370万元,黄胄《听琴图》4082.5万元。保利秋拍的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也以1.15亿元的高价拍出,李可染《昆仑雪山图》7015万元,傅抱石《云台山记图卷及设计稿》4255万元,黄胄《草原逐戏图》4140万元,徐悲鸿《落花人独立》3047.5万元,张大千《云山依水》2500万元。匡时秋拍的傅抱石《芙蓉国里尽朝晖》3450万元,徐悲鸿《古柏双骏》1782.5万元,张大千《溪山高隐图》1380万元,陆俨少《名山册》1265万元。秋拍中近现代书画在价格上尽管没有超过春拍《鹰石山花图》2.79亿元的天价,但在艺术市场行情下滑环境中能诞生亿元的天价,已经实属不易了。

  近现代书画为何在秋拍中人气颇旺?关键原因是近现代书画具有“存量大、时代近、真伪相对易辨”等优点,自然受到各路买家的热烈追捧,吸引了资金的关注,成为春拍中的热门也就顺理成章了,近现代大师精品的抢夺无疑成为春拍中的一大亮点。不少人担心近现代书画价格太高了,个别已经超过了古代大师的价位,价格有“倒挂”的嫌疑。笔者以为,近现代大师画作价位之所以高企,一方面是可买的古书画精品稀少,必然导致大量资金流向近现代书画。就目前看,近现代书画大师的精品价位在1000—3000万元是较为安全的,馆藏级的代表作可在5000万元以上,价格是有一定支撑力度的。起码在一两年之内,近现代书画行情总体还将是“趋热”的。但不可否认的是,“红色经典”有被过度炒作的嫌疑,未来是否能价格坚挺题材不衰还值得怀疑。在春拍中,近现代大师的赝品也屡有上拍,一些拍卖公司打着“生货”的幌子,趁市场行情好来借机兜售假货,对这种新伎俩尤当小心。近几年,国内齐白石、黄宾虹、黄胄、李可染画作屡创新高热卖,于是拍场上赝品也充斥泛滥,买家对此应有清醒认识,避免上当受骗。

  当代书画、新水墨受冷遇

  价格大幅滑坡

  2015年秋拍,“当代书画”板块明显遇冷,买家对当代书画和新水墨的关注度在减弱。当代书画市场活跃的名家成交价格均有不同程度降低,甚至出现流拍,而成交的名家作品价格也都难有上佳表现,明显大不如前,只有个别画家出现逆势上涨。

  当代书画和新水墨近两年价格上涨过快,价格有点“发虚”,现在受到冷落比较正常。究其缘由,其一,大力反腐导致礼品画受到冲击,当代书画受影响最大;其二,当代书画和水墨缺乏学术沉淀和盖棺定论,人为炒作风气浓厚,未来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其三,买家对当代书画不感冒,也是一大因素。当代书画和水墨进入拍场应该是画家的代表作和精品,可是现在一些非常普通的画作也流入拍场,完全没有吸引力。当代书画和新水墨在经过快速上涨后需要休息和分化,有实力的画家会有一定的抗跌性,而缺乏学术支撑的画家价格会快速回落,目前来看,今秋的当代书画确实有点冷。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