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中国国家画院艺术考古研究所成立

暨林晓文物捐赠仪式
http://www.huajia.cc  2015.12.17 22:08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艺术考古研究所成立暨林晓捐赠仪式嘉宾合影


杨晓阳为林晓颁发中国国家画院艺术考古研究所执行所长聘书

林晓介绍捐赠文物

    林晓,出生于江苏南通,1972年入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1982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83年任江苏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1994年至1996年分获布宜诺斯·艾丽斯大学建筑系环境设计专业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2003年由阿根廷人才引进至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所,现为中国国家画院艺术考古研究所执行所长。

    ① 宋 耀州窑牡丹执壶 高:20.2厘米

    撇口,直径,折肩,直敛腹,圈足。一侧置弯流,另一侧为宽带形曲柄。满施青釉,饰缠枝牡丹纹样,壶造型浑然古朴,制作非常规整,釉色漂亮莹润,纹饰叶脉清晰,为宋代耀州窑中的贡瓷。

    ② 辽 黄釉莲花纹敞口瓶 高:30.9厘米

    敞口,直颈,斜肩,鼓腹,下收敛,圈足。整器自上而下刻画莲瓣纹、荷花及蕉叶纹,满饰黄釉,色彩变化多端,丰富斑斓。造型规整端庄,为辽代定窑黄釉中的佼佼者。

    ③ 辽 三彩执壶 高:19.2厘米

    微唇口直颈,鼓腹下敛,足外撇,肩腹间起棱,一侧斜流,一侧钩形执把,腹部饰隐起凤鸟云纹,有浮雕效果。整器以绿、黄彩为主,间以白彩,凤鸟鳞翅纹理清楚,造型优美,线条流畅,隐起纹样手法独特,时代特征明确,胎质细软,呈淡红色,挂化粧土,为辽三彩中的上品。

    ④ 宋 影青凤首壶 高:20.9厘米

    花口,凤首,长颈,扁圆腹,圈足。肩部一荷置细长弯流,一侧置扁形曲柄,颈部刻画弦纹两周,腹部剔刻缠枝花卉,通体施影青釉,釉色匀净淡雅,细密光洁,积釉处呈湖水绿,温润如玉。此壶造型奇妙,凤首设计留有唐代风貌,生动飘逸,剔刻娴熟,刀法大气细腻,线条流畅,显得富贵典雅,奢华亮丽,为宋代湖田窑影青官造中的珍品。

    ⑤ 商 饕餮纹圆斝 高:42.4厘米

    器呈高体分段平底式,器体较宽而高,双柱甚大,呈帽状,壁厚实,丁字形空锥足。造型奇绝,令人震撼,工艺复杂,繁缛复杂,纹饰高贵典雅,且保存完好,为商中期青铜器精品。

    ⑥ 唐 三彩绞胎马 高:41.3厘米

    白胎,绞釉,马以棕色釉为主,深褐色绞釉,配以绿色马鞍,釉面油润光朗,蝇翅纹细密均匀,皮壳斑斓,包浆华兹。造型膘肥体壮,线条流畅,马尾上翘,精神气息十足,为唐三彩中难得的精品。

    ⑦ 春秋至战国  蟠虺纹盖鼎1至7

    覆盖附耳鼓腹圜底长兽蹄足式,形体连盖接近球形,盖上有三个环形纽,附耳略曲,下承三条细长的兽蹄足,为春秋晚期和战国早期常见的样式。整器满饰蟠虺纹,造型挺拔,器宇轩昂,纹饰奢华典雅,工艺精细优良,更为稀罕珍贵的是,此鼎为一套七鼎之一,七鼎完整无缺,保存良好,为战国早期青铜器的扛鼎之作。

    (以上信息由中国国家画院提供)

    “我对于考古学其实还是在门外,不过我是明白,就和其他的学问是必要的一样,考古学也是有必要的,尤其在我们中国。我们中国古代的详情,至今还是在墓里。”郭沫若曾在其1936年撰写的《我与考古学》一文中如是说。20世纪以降,伴随着中国考古事业的推进,催生出“艺术考古”这一独特的分支学科,大量出土材料带来了诸多令人耳目一新的历史信息。作为联结考古学与艺术史学的交叉学科,自上世纪20年代宗白华于东南大学设立“艺术考古学”始,艺术考古不仅存在于考古学领域,也逐渐进入了高等艺术院校及研究机构。

    2015年11月30日,“中国国家画院艺术考古研究所成立暨林晓先生文物捐赠仪式”在京举行。中国国家画院聘请林晓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艺术考古研究所执行所长,同时接受了林晓向该院捐赠的青铜器、玉器、瓷器等文物共计300余件(套),作为中国国家画院院藏文物。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向林晓颁发了中国国家画院聘书。活动由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主持。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赵卫、曾来德,以及纪连彬、吴一娜、王辅民、乔宜男、王平等共同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艺术考古专业:从学理到实践的推进

    著名考古学家夏鼎曾在《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卷》中称艺术考古为“特殊考古学”。众所周知,发端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田野考古,虽在新中国成立后于全国各地蓬勃展开,但中国艺术考古学的实践活动却并未很好地落地开花,而是束缚在了史学的构架内,重“物”不重“道”,忽略了研究对象的艺术价值。又有后继研究者因由艺术境界升腾的滞塞、融会贯通思绪的日渐狭隘、历史认知单薄及碎片化等,致使艺术考古在近几十年间似有还无。

    当前,国家大力推动“一带一路”新时代战略决策,对于丝绸之路再研究,从相当意义上促动了考古工作的活跃。中国国家画院以林晓捐赠为契机,成立艺术考古研究所,开启了中国国家画院探索和发掘中国古代文物的学术领域,为中国艺术考古的可持续发展注入了有生力量。在中国艺术考古学专业亟待建设和传承的当下,也将发挥作用。

    生于文物之家,长于13代王朝古都西安,杨晓阳十分重视文物、考古和历史研究。他说,国家画院重视历史的承继和研究,我们希望能够在艺术考古专业上填补空白,为学科建设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中国国家画院艺术考古研究所的创建,也是对大美术学术体系的扩容,它的涵盖面超越了单纯的绘画而进入到历史文明的系统中,将会让更多受众从中汲取到养分。在谈到与艺术考古专业的机缘时,杨晓阳说:“10多年前,我曾受聘于巴黎索邦大学艺术考古学院,协助当时的院长做过艺术考古工作。我把法国的艺术考古模式引进到了当时我所在的西安美术学院,成立了艺术与考古研究所。现在中国的美术学院里面,有几所院校涉及这一领域,但均更倾向于学理上的引进,具体的实践操作一般还未形成专业化,更未形成实体。”

    众所周知,理论的研究、学科的确立和文物的收集展示是一个整体工程,如果只有“艺术考古”的理论研究,而没有具体的收集抢救、研究展示,那么,大众对于自身民族以往艺术史的认知,便会缺乏有力的支撑。基于此,杨晓阳表示,中国国家画院将会筹建艺术博物馆,以承载古文物艺术珍品更大价值的绽放。

    艺术考古研究所:分三阶段开展工作

    接受林晓先生文物捐赠,开创国家画院的艺术考古研究,这些创新之举的意义,不仅在于将西方已经成熟的专业落户于中国国家画院,更重要的是,由此引进相关专业人才,开展艺术考古的深入研究,这对于古代艺术传统的承继和未来中国文化的走向,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正式走马上任的中国国家画院艺术考古研究所执行所长林晓有着多年的艺术考古研究工作经验,他深刻地认识到:“中国的文物,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艺术品,它的每一笔、每一个造型、每一个图像、每一个工艺手段都和当时的社会状态、人文景观、民族情绪和工艺态度息息相关,所以国家画院艺术考古研究所的设立,正是一种对艺术的深度延展。”

    据林晓介绍,成立后的“艺术考古研究所”具体研究工作将分三个阶段展开:近期重点放在征集、接受赠予中国古代艺术品,为国家画院形成文明储备及博物展示做好基础工作;中期重点放在征集、接受赠予丝绸之路文物上;后期重点放在编辑“中华艺术考古词典”上,完成基础理论研究和社会应用需求的两相对应。最终形成古代文明结晶在艺术和学术方面的系统基础研究,同时让人类文明蕴含着的丰富艺术能量,成为让每一个人受益的雨露。

    艺术考古事业:倡导文物捐赠

    林晓捐赠的300余件文物,其中不乏珍品,弥补了国家画院收藏和研究的一处空白。所谓“涓滴之水成海洋”,林晓以一己之力带动文物捐赠,做出了很好的示范。杨晓阳认为,每一位研究者的收藏都有价值,都是替历史、替民族、替国家保护了遗迹。“我相信所有的文物,其实都是社会的、历史的,属于国家和人民的,最终它的功用还是应该回归国家的文化建设。”他说。

    为表示对艺术考古事业的重视和国家画院的敬意,杨晓阳承诺向国家捐赠100件文物,现已捐出40件,剩余的60件将陆续兑现。他同时号召国家画院每位研究员都能分享出自身所藏文物,哪怕是一方印章、一块拓片,从我做起,由小的博物馆开始,以支持艺术考古事业的前行和民族文化艺术的更大延展。

    此外,杨晓阳强调,中国国家画院“专聘结合”的用人制度将会坚持下去,成为常态。“60岁以上的艺术家和学者会成为画院创作研究的主体,因为就美术专业而言,无论是对生活的剖析还是艺术体悟、表现技巧,基本要在60岁后才会呈现成熟的状态。这一用人制度,保障大家在学术的机会和学术的资格上一律平等,共同为繁荣我们的文艺创作,从高原走向高峰做出贡献。”他说。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