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慎做“简介”

http://www.huajia.cc  2015.12.17 22:01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当今某类书画家的简介,特别繁琐,往往罗列了参加许多展览与艺术活动的内容,从5岁参加儿童绘画大赛到50岁时又获得什么大奖,仿佛他从此就将退出画坛,跟写悼词一样不厌其烦。完了还不忘重点说明:吾乃谁的开门或关门弟子,师爷及师爷的师爷又是谁谁谁。更有甚者,不惜在此基础上自诩为集大成的通才,声称曾遍学宋元明清各大家之长而自成一家。殊不知真正画史意义上的大家,每每承前启后,高峰独立,你倘能大海拾贝,从一家的冰山一角拾些皮毛,较于侪辈,已可谓不同凡响;如若再吸收各大家精华而赫然成一家法门,无古无今独呈,岂不为画仙乎?于是,在明白人看来,这不“简”的简介水分既多得离谱,吹得离奇,其行为的背后又丧失了一个文化人最基本的羞耻之心,像个江湖郎中。

    事实上,真正的艺术家必有其特殊的成长轨迹。他既不同于经商,也不像是从政,而是从一门绝对独立的、完全可以白手起家的行当中经过千锤百炼,由约而博,逐渐地变得羽翼丰满而开始在艺术的天空展翅翱翔。准确地说,其秉承的乃是自身过人的天赋和后天超常的毅力与学力,跟是谁的弟子甚至儿子没有严密的学理上的承继关系。齐白石他老人家在绘画上的老师是一部比他大200多岁的古人编选的《芥子园画谱》,他连沈心友、王概这些老师长得什么样子都没见过;而当他无师自通、卓然成家之后,怀着各种目的去喊他做一声老师的又何止千百人?结果包括他的众多子嗣在内的弟子真正能够出人头地者却屈指可数。所以,以齐白石的通透,他不仅放心地在李苦禅、李可染这些得意门生的画上大肆题字夸赞,什么“乾嘉以后无此笔墨”“英也过我,英也无敌”;即便像娄师白、王森然这样的后学,他也赫然题曰“少怀过我”“森然弟画远松过我”。其实他老而不昏,心里明白着呢,必自忖:我齐白石乃千古之下,皓月之明,尔辈不过萤火之光,如何敌得过我!进而,以扛鼎之笔讨生活的齐白石在新中国成立前尝一度公然告天下同仁“一切画会无能加入”(齐白石闲章印语)。直截了当地说,你们的遮羞布,无须贴到我的裆下。这与今日此道中人于简介里津津乐道的何时入会、几任理事的境界又何啻天壤哉!

    由此可知,但凡在艺术简历上大做文章、极尽花哨琐碎之能事的,比如详述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其作品大公鸡或大鲶鱼、大苹果、酸葡萄、红柿子被某国总统亲自收藏的细节;又或屡屡炫耀其八尺整张大牡丹长期(自改革开放时期起)被悬挂在某宏大建筑左侧女厕所门口、列举其丈二老虎尝随“神七”或“雪龙号”上天下海等神乎其神“光辉业绩”的,其作品水平大抵皆属于不入流之行货,置诸潘家园随即打包抛售可也。试想,除了着急做生意的专职的失足妇女外,好端端的良家女子有谁会为了吸引别人的眼球而一意地搔首弄姿且不惜往脸上涂抹半斤厚的白粉呢?

    所以,既称“书画家”(“家”者,自树一帜之谓也),则作品自会说话,如何劳你在简介上煞费心机呢?作品好,一切尽在不言中;作品粗俗,不堪入目,虽道得天花乱坠,明白者自明白,仍然蒙蔽不了内行的法眼。那些因了简介的虚假而暴露出人品种种缺陷的,则得不偿失。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