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师恩重于山与顾生岳先生19年师生情缘

http://www.huajia.cc  2015.09.19 21:06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纯艺术这条道路很不好走,要走通,天赋、努力、引路人、机遇,一个都不能少,而如果有一位好的引路人——好老师的话,就犹如在暗夜茫茫的海洋中有明亮的灯塔来指引船只。我是一个幸运的人,能在少年时便有这样一座明亮的灯塔引航,并且把这份师生情缘愈来愈深地维系了19年,贯穿了我整个艺术学习之路。

  缘起

  1993年的一个夏夜,我满怀忐忑捧着一卷国画和素描习作,扣开了一位美院老教授的家门。因母亲和这位教授的夫人相识,我有了一个这样的机会,但是我和我母亲都不真正了解这位老教授在艺术界的崇高地位。他就是刚从浙江美院(中国美院前身)国画系主任位上退休不久的、浙派人物画奠基人之一的顾生岳先生。

  初见顾先生就觉得他智慧慈祥,面带笑容,语气温和,特别亲切,他和蔼的态度很快让我紧张的心情平静下来。接下来,顾先生很认真地一张一张看我那些很业余、很幼稚的画作。出乎意料的是,顾先生并没有批评我,点评之余加以鼓励,他说“艺术感觉不错,有灵气”。我顿时有了信心。当时,我正值初中升高中择校的人生第一个转折点,虽然我从小一直热爱绘画,也在业余辗转于各个美术兴趣班,但真正下决心走艺术之路还不是那么容易的。正是顾先生的激励让我下定决心走上专业学画之路,也正是他的推荐,让错过美院附中考试的我去参加了正在招收第一届美术班的杭州七中的入学考试。就这样,一位大师开始指引一个懵懂少年进入了艺术界。

  缘深

  顾先生是画家、教育家,是位完美主义者,为人做事谦和严谨,一丝不苟。所以,在指导我这个孙子辈的小学生时也是表现出他极尽完美踏实的特质。

  顾先生注重细节,讲问题,也谈优点,他曾和我说过,打基础就要深抠每一个细节,把问题都解决落到实处。他和我说我的作品上的优点,并不是表扬我,而是让我把正确的方式方法明确起来,并传递到下一张画上。我的高中艺术生涯就是在一张张画和一次次顾先生的指导中度过的。顾先生从不批评我,只有耐心的指导与示范。我现在还保存了许多他当时为我示范的手稿,打开这些手稿,过往与顾先生边谈边画的场景又会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1997年的冬天,顾先生的夫人蒋格非女士在南山路上出了严重的车祸,这对顾先生来说是巨大的打击。1998年5月,我就要考美院了,我知道这是顾先生最痛苦和辛苦的时候,他每天都守候在夫人病床边,然而就是这样,他怕耽误我最后的冲刺,主动打电话给我,让我带着画去医院,在他夫人的病床边指导我考学。当画作在蒋阿姨病床上展开时,看着顾先生专注的眼神,我的眼角湿润了,只有暗暗发誓:一定要认真落实顾先生讲的每一句话,考上美院国画系!

  很幸运也很顺利,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美院国画系。顾先生开玩笑说我考上美院是杭七中的光荣——但真正的幕后英雄是他。

  在美院本科及研究生的学习,我是如鱼得水的,专业上一直保持第一,拿遍了学校几乎所有最高奖学金。而这8年的时间中,从来没有间断过跟随顾先生学习的步伐。顾先生是我的明灯,让我比其他学生更准确地了解学习的方向与要求,并且从一开始就与创作相结合,走出了一条不同于常规同学的专业学习之路。渐渐地,我和先生已成为一家人,师生关系之上又增长出了浓浓的亲情。在我本科毕业时,毕业创作《百年少帅张学良》在浙江省中国人物画展中获得唯一的金奖,并在全国工笔画展上获铜奖。或许此时顾先生认为让艺术界知道我是他的弟子最为合适,毕竟顾先生的许多学生们都是名家,作为他一手带大的小学生,有了突出的成绩,他老人家才说得响。

  顾先生的生活简单朴素。他在夫人车祸后,多半精力放在了照顾病床上的夫人,而子女们又定居国外,回家一趟也不容易。作为他的弟子,我又逐渐深入到他的生活中去,为他分担一些生活琐事。顾先生是一个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只是身边最亲近的一两个学生,会愿意请他们帮把手。即使这样,顾先生每次叫我办事,都会用带着浓重的宁波口音慈祥地说:“达达,你很忙吧,又要你来一下……”对我而言当然是义不容辞的了。然而,这近20年来,顾先生也和我急过一次,那就是他夫人因车祸后遗症,性情行为难以自控,突然跑出家门。那次,顾先生叫我来背回在外的蒋阿姨,我一路赶去,先生电话催了我两次,声音也是唯一一次那么急切,也是第一次让我感受到了老人的无助与彷徨……

  缘尽

  顾先生身体一直硬朗,生活习惯良好,无欲无求,但癌症还是没有放过这样一位老人,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也是在病苦中度过的,和我谈画越来越少,谈人生越来越多。

  这么多年来,顾先生有几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当我取得成绩时,虽然他心里会高兴,但总笑着说:“达达,成绩只代表过去,一切又要从零开始。”当我研究生毕业未能留在国画系任教时,他语重心长地说:“达达,我不能直接把‘鱼’给你,但教会你钓鱼的方法,将来一定有更大的作为!”。顾先生让我最感动的话并不是对我当面说的,而是在他癌症转移恶化,快要失去意识之时,当时任中国画系主任的尉晓榕先生两度探望他,在第二次探望中,当时我正好不在场,顾老师提出了两个愿望:一个就是他一生的遗憾,一手好速写并未能画写意画,所以希望将来的国画系教学中可以做一些他的风格的速写入意笔画的尝试;另一个就是希望尉老师能继续指导我的艺术之路……这是后来尉老师告诉我的,当听见先生遗愿时我也很突然,脑海中空白了一刹那,不知该如何表达此时的情感,老先生对弟子的这份关怀一直持续到生命的尽头,这份情感好深沉。

  顾先生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每次和他相处聊天从专业到人生都会让我充盈了心灵的力量,遗憾的是我和顾先生有50年的年龄差,和他相识已很晚,重合的人生轨迹注定不会很长,只有19载,回首仅一瞬间。我是深深知道他是多么热爱生活,渴望继续创作。潘絜兹先生曾经评价顾先生,“是一朵洁白的莲花”。或许这朵带着遗憾逝去的白莲更能让世人唏嘘铭记。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