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与古代画家相比,现在画家多想着卖画

著名学者杨晓能做客2015“艺术深圳”谈“百年山水”
http://www.huajia.cc  2015.09.18 08:43  来源:晶报 发表评论(0)


学者杨晓能

    9月17日下午,由2015“艺术深圳”与深圳1618艺术空间共同发起的艺术沙龙“百年山水——当代美术的一个视角”在深圳会展中心6号馆活动区举办。美国斯坦福大学坎特视觉艺术中心亚洲主任、美国埃德加·斯诺基金会董事杨晓能先生担任主讲嘉宾,他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华人艺术家为范例,梳理了中国美术史上山水画家的创作历程,勾勒了现当代美术史的发展脉络。

    为什么要选择以“百年山水”为题,杨晓能解释道,是因为“中国画特色最明显的还是山水画”。在他看来,判断当代美术的好坏,就要对历史有所了解,“温故才能知新”。

    杨晓能将百年山水画变迁分为多种“派别”。首先是20世纪初期,知识分子开始反思传统,呼吁学习西方。“齐白石用大写意的方法潜移默化地开创了新的风格,而黄宾虹对西方的潮流很了解,晚期用积墨的画法创作全景式山水画。”杨晓能先生认为,张大千真正风格形成是在晚年,他的作品以泼墨山水为代表。总体来说,这一派艺术家“构图立意没有脱离传统,但是有自己的发展”。

    杨晓能先生指出,第二阶段的画家的总体特征是“借洋改中,以今代古”,以林风眠、岭南派代表高剑父以及岭南派第二代关山月等为代表。他认为,傅抱石的技法“抱石皴”是很重要的创新,石鲁的画风被评为“野”。总体而言,这一派画家“都想赶上时代,让古代的山水画染上现代性”。

    谈及中国画的“笔墨”受到挑战,杨晓能提到了著名画家吴冠中、刘国松以及郎静山等人。众所周知,吴冠中常常语出惊人,他认为“笔墨等于零”,“中国应该把画院解散,画院养了一批不下蛋的鸡”。而刘国松宣称要“革中锋的命”,尝试用纸的纹理作画。另一派以潘天寿为代表的艺术家则走得更远,他们开始另一种玩法——指画,追求毛笔所没有的效果。

    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也影响艺术。说到这个问题,杨晓能谈到,郎静山借用摄影暗房技术创作白线条山水。画家谷文达、徐冰、蔡国强等人“用西方的概念与中国的因素进行创作,基本上已经是当代艺术”。谷文达是“文革”后第一批挑战水墨的画家,喜好做符号性的创作来摸索新路。之后,杨晓能先生谈到当代著名艺术家徐冰与蔡国强,并指出徐冰让山水画从平面走向立体,而蔡国强最有名的是用火药燃烧的痕迹进行创作,带有表演性质。

    在谈到中国画的变迁时,有现场观众认为,中国画在古代多从质上进行变革,而现在的中国画更多地从形式上创新,并未在精神上有所突破。杨晓能回答,“和古代文人修身性质的作画不同,现在画家多想着卖画,要靠画画养活自己”,市场的力量比其他因素更大,“有些画家想改,但是画廊不同意。时代变化了,用古人的标准要求现代人,很难。”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