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当代艺术的中国式“镀金”闹剧

http://www.huajia.cc  2015.04.20 10:00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2015年4月9日,第56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肯尼亚国家馆参展新闻发布会在南京举行。肯尼亚国家馆的参展新闻发布会不在肯尼亚或者意大利,而在中国召开,原因之一是此次展览的赞助方是南京某企业;原因之二则是此次参展的艺术家,除了一位生于肯尼亚但长居于瑞士的艺术家和一位生于意大利但长居于肯尼亚的艺术家外,剩下的参展艺术家全部来自中国。而上述两位外国艺术家与肯尼亚的当代艺术圈几乎没有太多联系。一时间,诸如“威尼斯之耻”“肯尼亚被代表”“中国艺术家镀金”乃至“新文化殖民主义”之类的议论甚嚣尘上。

    事实上,中国艺术家在2013年举办的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就开始了大规模“镀金”。当时的“镀金”方式主要是通过“平行展”。从威尼斯双年展的组织方式来看,可分为三类:由组委会任命的总策展人策划的主题展区,由各国家馆构成的国家馆区,以及由各艺术机构策划的平行展构成的外围展区。与主题展区和国家展区相比,参加外围展区的展览要容易得多。只要策展人的申请获得组委会审查通过即可自行组织,当然,一切费用均由申请方独立承担。因此,坦率地讲,外围展区的平行展参展作品质量可谓参差不齐。以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为例,参加该届双年展平行展的中国艺术家竟然超过了360人,其中的一些艺术家即使在国内艺术界也是名不见经传。但某些艺术家在参加完该平行展后,故意混淆上述几类展览的性质,夸大宣传所参加展览的价值,从而实现市场溢价的目的。

    中国艺术家此次扎堆“占领”肯尼亚国家馆,则可以被视为当代艺术的中国式“镀金”的极致化:资本的力量已经完全无视基本的底线,肆无忌惮地利用参展规则上的漏洞,通过资本话事的逻辑赤裸裸地剥夺肯尼亚艺术家的参展权,这正是该事件持续发酵的重要原因。值得一提的是,连续两次参加肯尼亚国家馆双年展的艺术家兼地产大亨阿曼多·坦兹尼(Yvonne Amolo)坦言,是他出钱帮肯尼亚获得了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的参展机会。如果没有他个人的努力,肯尼亚没办法获得展馆,因为肯尼亚政府无力承担相应的建馆和参展费用。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不完全是他出资,还有其他赞助人。但显而易见的是,出资方而非策展人才是决定参展艺术家名单的最终决定者。面对国内外艺术界的质疑,肯尼亚国家馆参展艺术家秦风回应道:“西方让我们不舒服了那么多年,我们让他们不舒服几天,也算是个开始……西方会慢慢习惯,中方反殖民的情况……”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场不仅完全无视最基本的普适价值,而且主张用一种新的殖民来反抗旧的殖民。但这种通过资本的力量来剥夺肯尼亚艺术家参展权的所谓“反抗”,只不过是在以一种极其恶劣的方式延续西方中心主义的旧殖民主义格局。

    当然,中国艺术家在威尼斯双年展肯尼亚国家馆的这场中国式“镀金”闹剧也具有值得肯定的积极意义。一方面,人们将进一步搞清楚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展区、国家馆区、外围展区的展览体制与参展价值;另一方面,则将进一步消解威尼斯双年展的“权威”以及国内艺术界和收藏界对威尼斯双年展的“迷信”。

    (作者为西南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