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李津靳卫红:男女相遇水墨中

http://www.huajia.cc  2015.03.18 16:00  来源:新京报 发表评论(0)


靳卫红2014年纸本水墨作品《疼痛》。


李津2014年纸本水墨作品《来自星星的你》。

  画中,李津、靳卫红进行了一男一女的对话。画外,李津和靳卫红接受了新京报记者采访,讲述了他们眼中的对方及“男·女”主题和当代水墨的发展。

  李津作品中的“男人”与靳卫红作品中的“女人”的相遇,或许会让人看得津“津”有味,回“卫”无穷,但更有意思的是也能碰撞出有关当代水墨更深入的探讨。近日,“第一届《诗书画》年度展——男·女”(北京)在今日美术馆开幕,李津、靳卫红两位当代艺术家用60余幅精彩作品进行了对话。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李津把这个展称为双面镜,折射出男女的对话,也在艺术家个体实践中折射出当代水墨画的特殊性和活力,该展将展至4月4日。

  主题 涵盖对当代水墨的理解

  李津和靳卫红这两位当代水墨艺术家的同台亮相,被戏称为“一个自恋男与一个自恋女的联袂演出”。这或许是因为在创作中,李津主要描绘男人的身体,当然有时会有女性在场;而靳卫红主要描述女人身体,而且永远只有女人一个人。于是也便有了“第一届《诗书画》年度展”的主题“男·女”。 该展曾于去年11月下旬在济南举行,此次在今日美术馆的展是其国内巡展的第二站。

  该展策展人阿克曼告诉新京报记者,主题“男·女”听上去非常俗气,但实际上却涵盖了其对当代水墨艺术的理解。在阿克曼看来,中国的水墨与一般的当代艺术不同,尽管当代艺术的主流是观念艺术,但观念与水墨画一点都不配,“水墨是非常私人的、自我的,它是与自我理解非常有密切关系的艺术,但与观念相连就没有意义了。那种对自我探讨、研究的过程只有笔墨纸能最直接地表达出来。”

  而在当代水墨艺术创作中,李津和靳卫红在对“饮食男女”的刻画上都有着对自我的探讨和研究,呈现了水墨画的特殊性和活力,由此也便有了两人的对话。对此,该展学术顾问、《诗书画》杂志主编寒碧还告诉记者,选择这两位艺术家作为《诗书画》年度展的首展也源于他俩的创作都置身于当代生活,呈现很生活的当代艺术,但同时又非常注重回溯中国的古典文脉,“他们的创作不断回溯传统文脉,又深入当代生活,注重个人经验的表达,这与拿传统的符号、套路来画是完全不同的。”

  展示 两人作品穿插展出

  在中国当代水墨领域,李津是85老将。85美术新潮时期,李津以故意反传统、反学院的方式用墨,由此将其划入前卫艺术一派。此后,李津渐渐形成其当代水墨画的特色,他以自己的人生感觉,创造了一系列以自己为模特的懵懵懂懂的男人,像微醉的人,沉浸在人生忘记一切的感觉中。而靳卫红在中国当代水墨领域也是主要代表人物,她深入地、由外而内地探寻个体经验的女性社会。

  对比之下,两人的画风也极为不同。李津的画,肥、软、暖和,而靳卫红的画则被认为痩、冷、涩硬,在贾平凹看来这两人的画风应该对换过来。对此,李津说,这样的差异正好构成了展览的节奏和丰富,形成一种既对话又对立的双面镜效果。

  为了呈现这种效果,策展人阿克曼有意采取了将两人作品穿插展出的形式。记者在展厅看到,一入口李津《来自星星的你》和靳卫红《疼痛》的并列展出便是第一个“双面镜”。此后今日美术馆2号馆2楼空间被分割成六个小展厅,形成了一个迷宫,李津的《自画像》系列和靳卫红的《独坐》、《大孕妇》等作品,呈现了享乐与渴望,欢乐与孤独、诙谐与严肃、交谈与自语等等之间的相遇。除此,中国电影导演娄烨为两位艺术家及该展制作的一部同名纪录片也在展览期间播放,从影像的角度再度记录了两人的这次相遇及对话。

  《诗书画》年度展

  “《诗书画》年度展”是由银座美术馆、《诗书画》杂志社共同发起创办的学术展览品牌。银座美术馆馆长田俊指出,创办“《诗书画》年度展”这一品牌,是希望向社会介绍一批优秀的当代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他们根植传统、学养丰厚,用极具个性的方式表达自己对社会、环境和人生的态度。此次选择李津和靳卫红的作品作为首展,是希望借助两人的艺术探索来表达“《诗书画》年度展”的学术立场和态度。

  据悉,第一届《诗书画》年度展在今日美术馆展后还将陆续在成都当代美术馆、湖北美术馆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香港奥沙艺术中心、日本亚洲美术馆等地展开巡展。

  ■ 对谈

  “我画的温婉的东西更多,但她则很鲜明”

  李津:我俩认识几十年了,做这个展我们是协调的,但又有不同,互相折射的东西挺有意思。类似我画的温婉的东西更多,我很纠结,但她则很鲜明。我觉得这可能是全球的状况,在模糊一些性别的概念。就像贾平凹说的,可能在这个历史阶段,男性很委婉,女性反而很鲜明,具有独立性,对待社会、情感都很鲜明,不再像以前那样半遮面了。

  靳卫红:这次的主题含量其实非常大。它或许会显得非常私人、突兀,但恰恰很有意思。在中国道统社会中不适合谈私人问题,但撇开历史的迷雾,留下来的全是这些问题。

  李津:男性是通过对女性的观察和喜欢进而反射回来开发自己的身体,如果没有对应,是很难找到内心中有关性别的感觉。靳卫红画中有很多男性的东西,是她对男性的认识。而我眼中的女人与她画的女人不是一回事。男女是相互对应的,是双面镜。

  靳卫红:当代水墨似乎与传统没有关系,但其实我们离传统非常近,只是我们表达的精神状态和人物内容与传统有所改变。类似李津画的饕餮之食,而我画的女人呈现了自我生存状态。这是我这代人理解的世界。可以说我和李津的关联就是对传统有很深的接触和感情。

  李津:当然我们对西方的语言也不排斥。可以说西方对我们的影响是绝对的,但后来的觉悟与使用的工具也有关。随着年龄、经历增长,会越来越回到根上去。你见得越多,你会越来越有理由不去模仿西方,因为你不是那个品种的。事实上,西方到现代主义也是在往东方看,但他们怎么吸收都会回到自己的主流语言,如果我们开窍也应该这样做。


  】【关闭
 


  • 相关画家 

  • 相关美术馆 
美术馆: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