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聚焦“两会”美术“发声”

http://www.huajia.cc  2015.03.07 21:36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重视培养青年美术人才

  青年美术人才是中国美术事业发展的希望,新中国成立以来的许多优秀的美术作品都是由青年美术家所创作,产生了广泛而良好的学术和社会影响,并在美术史上留下了足迹。今天,青年美术人才在数量上呈倍数增加,但在质量和创作水平上却难以比肩过去,尤其是从作品内涵上看,同样存在有高原、缺高峰,闭门造车、缺少生活感受等现象。作为中国美术的后备军和生力军,如何发现和培养一批高素质、基础扎实、视野广阔的青年人才,孵化青年美术创作精品佳作的学术和传播平台,并进而使之具有国际竞争力,至关重要。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吴长江建议,从国家层面加强整体设计和推进,通过中国文联、全国青联等单位的合作,设立中国青年美术家成长基金,并分设具体项目基金。设计长期的推进计划和不同的细化项目,吸引、发现、培养、扶持、管理青年美术家,加大宣传推广力度,鼓励青年美术家创作具有中国性、民族性、时代性的优秀当代美术作品。让包括自由职业美术家在内的青年美术家形成合力,参与和推动主流文化,同时也为积蓄人才力量,助力优秀人才成长奠定基础。

  文化艺术金融创新实践

  当前,在现代经济形态下,文化艺术金融的战略意义有目共睹。面对文化艺术金融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与作用,为有效地推进当前文化艺术金融产业的发展速度,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协副主席言恭达建议,注重与加强文化艺术金融创新实践的培育。重点建立建设国家文化艺术金融实验示范体系。这有利于集中优势,优化资源配置,寻找战略突破口,以点带面,以较小的社会成本,探索国家战略实施的路径,从而从战略层面促成国家文化艺术产业的跨越式发展。此外,还要对现在既有的、勇于先试先行的机构或单位予以关注与引导。有效树立典型性发展范例,进一步促进相关机构或单位的更好拓展。

  让“软实力”硬起来

  为了营造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彰显中国文化的软实力,我国提出并实施了具有深远意义的文化“走出去”战略,各级文化部门为此做出了很多很重要的努力。但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协理事高云认为,我国的文化既走出去了,也没有走出去。高云在今年全国政协会议联组发言时说:“我们走出去的是‘技艺文化’,如武术、杂技、舞蹈、工艺等。没能很好地‘走出去’的是‘内容文化’,如文学、电影、电视、戏剧,以及原创漫画、歌曲、美术等。技艺文化‘走出去’,尽管展示了中华民族的心灵手巧和精湛技艺,但由于承载的内容过少,满足了受众的视听需要,却不能激发其内在的情感共鸣,往往热闹过后,不会留下什么。这种形式上的‘走出去’,实质上的没有‘走进去’——没能走进受众的心里,因而也就不可能产生深刻的重大的影响。或许,正是因为触动心灵的‘内容文化’的缺位,在软实力的博弈中,我们得分并不多。我们的国际形象并没有伴随经济的快速增长得到同步的应有的提升,也没有因经济合作的增加获得更多国家和人民的心理认同和行动趋同。”可见,促使“内容文化”走出去,让“软实力”硬起来,是件十分重要又十分紧迫的任务。

  高云建议:设立专职机构,策划协调内容文化“走出去”战略;话语转换,启动“国家形象塑造工程”,打造一批适销对路的内容文化产品;拓展销售渠道,量身定制,变送出去为卖出去;转变观念,变自立更生为借力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何水法也认为,用优秀的传统艺术比如书法、绘画为先导,用直观形象的视觉艺术阐释中华文化审美诉求,进而上溯其哲学思想起源,推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他在提案中倡议政府加大传统文化推广力度,以传统艺术这一中华文化瑰宝为先导,通过举办展览和学术论坛等形式,向世界介绍和展示我国传统艺术,进而阐释中华美学和哲学精神,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汉字文化工程

  汉字文化是中华文明传承之命脉,是国家文化安全的重要保障,但是汉字书写却遇到严重危机。先是“废除汉字论”在20世纪初甚嚣尘上,汉字改革走向拼音化、罗马字化各种尝试层出不穷。随着信息化时代来临,电脑、手机以拼音输入一时成为主要方法,一代青年习惯于以拼音(拼写)而不是笔顺(书写)对待汉字并建立起最初的汉字意识。汉字成了标音文字而不是传统渊源久长的造形文字。

  在前年和去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书协副主席陈振濂连续提出成立《关于在全国人大设立“汉字书写日”以提倡文字书写,确保国家文化安全的建议》和《关于呼吁全国人大立法,设立“汉字书写日”以重视中华文明传承的议案》。今年,他又提出《关于在国家层面有序组织“汉字文化工程”并启动〈汉语文字保护法〉立法的议案》。

  陈振濂认为:“汉字的重振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文明工程的抓手。有许多文化工作者都在自发地积极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星罗棋布,各自为战、自生自灭,局部效果可能很好,但就是无法上升为国家长久文化战略的布局,体现不出有序性与层次性。比如教育部倡导的中小学书法进课堂,本来是件大好事,但一遇到具体的操作问题,马上就出现混杂不清的尴尬。没有国家战略的视野、定位与统筹,汉字复兴作为中华文明复兴的前提,是很难有所作为的。”

  加强非遗保护力度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通过口传心授,世代相传的无形的、活态流变的文化遗产。2002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启动了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2003年文化部启动了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由此在全国全面开启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全国政协委员言恭达、李延声等近年来一致非常关注非遗保护工作的开展情况。

  目前,我国实施的是分级非遗保护制度(国家、省、市、区等不同级别的非遗项目),增强了全社会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意识,扩大了非遗项目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一批非遗传承人获得了一定的财政补贴,其荣誉感、使命感也得到增强。但言恭达通过调查发现,目前在非遗项目的申报、非遗传承人的认定、一些非遗活动的开展和传承等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加以完善和解决。言恭达今年在两会建议:建立健全保护扶持体系;鼓励社会力量参与非遗保护;实施分类扶持;重视非遗人才培养和储备,增强非遗发展后劲;改进和完善传承人申报及评审制度。

  非遗保护和传承的关键是传承人的保护,几千年来他们靠口传心授,将非遗文化传承下来,非遗是中华文化的根和魂。目前被认定为国家级传承人1986位,其中已有226位去世,有不少人年老体弱、面临传承断代甚至人亡艺绝的问题。不少地方存在着对非遗重申报、轻保护的现象。因此,李延声在今年的提案中建议,加大对非遗传承人抢救性保护工作力度。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