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全国美展的尴尬和疑惑

http://www.huajia.cc  2015.02.08 09:11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全国美展都一直被看成是、事实上也确实是国内最高水准的美术展示平台。所以,在很难通过其他途径来“登龙门”的格局中,能否像爬楼梯那样,让作品入选市展、省展和全国美展、甚而在展览中获得项奖,确实也一直都是人们衡量艺术青年水准和成功程度的一根标尺。在这阶梯状的爬升过程中,每一个平台上都会发生激烈的竞争。粥少僧多,脱颖而出者只能是凤毛麟角;而阶梯的层次愈高,则绞杀也愈惨烈。所以能够突围而出跻身展事者,每被同业人视为牛人、高人、能人。也因此,每届全国美展的入选作品,会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成为众人揣摩和研判的对象。揣摩和研判的,不外是对入选和获奖作品在主题、题材、手法等方面的共通性;而目的,也不外是希望在把到脉以后,自己也可以贴近那些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评判标准,希望自己也可以来如法炮制,力争在5年以后的下一次竞争和绞杀中稳操胜券。

  客观情状如此,画家的心态也无可厚非。只是在一轮又一轮的绞杀之后的猜度和主动贴近中,画家们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或许也可以说是自觉地,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技术提供者”的角色位置上去了。这种主动的猜度和贴近所带来的结果之一,当然是参与竞争者的作品套路,就会越来越贴近主事者的期待和倡导;而与此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发生着的,却是作品的同质化倾向。如若不信,可以看看本次全国美展几大画种的入选作品中,那些相同类型、相似图示、相仿风格乃至于相近色调的不断出现的现象;也可以看看与前几届获奖作品相仿的“近似作品”再次出现的现象。相比较之下,版画部分中的这种现象,算是不甚明显的了。

  话语权过于集中和单一化评价格局带来创作思路的狭隘和作品面貌的趋同,就艺术创作的基本属性和人才养成的理想化标的的角度而言,无疑是应予避免的弊病。然而,在相对封闭的发展模式中,这种缺陷往往是局中人难以察觉的,当然也谈不上自我纠正。

  如今,中国美术界的情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中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展示平台的多样化的存在,打破了“华山一条路”的晋身之道。这个格局的变化,使得全国美展曾经让画界众人趋之若鹜的尊崇地位和号召力打了很大的折扣,而向来是由荣耀的入选或者是获奖作品来宣示的“评价标准”,也就越来越成为画家个人艺术走向的选项之一而非唯一。

  不妨说,全国美展曾经代表着关于美术创作走向和评价标准的国家意志。这种意志外化为各种语言描述的标准,自上而下地贯彻至画家个体,而画家的作品又将自下而上地逐层经受这个意志的检测;可以说,整个过程犹如产品的制造流程,封闭、可控而精确有效。由于当时整个中国的艺术家的创作活动,从头到尾地依赖着由国家财政提供的物质和时间的保证,因此,体现国家意志的全程控制和层层检测,无论达到多么严格的程度,在伦理的层面上来说,也是无可挑剔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曾经的全国美展,是可以一网打尽美术界精英的、名副其实的“国家级”展览,因为它确实代表了某个时期中国美术创作的实际状态和水准。

  而当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的、形形色色的展示平台和评价系统开始以各种方式介入和引导美术潮流时,当中国艺术家的创作取向开始多岐裂变时,曾经行之

  有效的、包括美术创作机制在内的封闭系统便已经不复存在,全国美展自然也不可能继续保有先前的统摄力。窃以为,这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然而,过往的尊崇毕竟还是会令人不甘放弃,会令人长久地怀念,会令人忘记现实的脚步迈入的,早已不再是原先的那条河流。或许,尴尬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在大国崛起的梦想和新政的果敢气魄的烘托下,本届全国美展的运作从发动之初,便极有气势,恍惚中,令人仿佛旧梦重拾。在展厅中看某些作品,揣摩作者作为表演者的做派及其背后的心态情状,也时时有岁月闪回、似曾相识的感觉。例如,惯以戏谑反讽手法进行创作的作者,却会在全国美展的舞台上,端出一帧“歌舞升平”。或许,自觉地担任“技术提供者”的那种意识,仍然深潜于我们的身上的隐秘之处?如前所述,在版画部分里,这种现象是相对较少的。

  不敏如我,曾在多年前的一次关于全国美展的研讨会上,不合时宜地提出过这样一些问题:全国美展,究竟是要检阅5年来中国美术发展的实际成就并加以展示和奖掖,还是仅仅想收获一些合乎主调的标准化作品?如果是后者,又该怎样、在哪里来发挥和彰显这些作品的效益和价值?如果不能面向社会让这些效益和价值最大化,我们如此劳师动众地耗费人力物力,层层发动、层层评选的意义又在哪里?如果这些疑问不解决,则全国美展的最大获利者,就仅限于获得每5年发放一次的红包的获奖或者入选者、以及出色的组织者们。但,这样真的好吗?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