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当代中国油画的价值追求

——以第12届全国美展油画作品为例
http://www.huajia.cc  2015.01.24 10:14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付胜辉 安琪在中国

  作为传统架上绘画的一种,油画在摄影术问世之后,其艺术价值和社会影响力就不断受到来自各方面的质疑甚至否定。在西方油画经历了令人眼花缭乱的风格嬗变之后而日渐式微的当下,中国油画却依旧能够在现实主义框架下不断变化与发展,这其中有许多值得研究的命题。但在今天这个图像时代,凭借新媒体的技术优势,图像生成与传播的自我、快捷,又使油画的图像价值遭遇了新的挑战,加之当代艺术的勃兴,油画还需要面对当下多元价值观的考量,因此基于其本体审美系统的创意性表达在当今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中国油画家们只有顺应时代发展趋势,不断更新创作理念,通过优秀的创作体现油画经得起艺术史梳理和选择的艺术价值。本文试以“第十二届全国美术展览油画作品展”为例,从多个维度去研究当代中国油画创作理念的多元更新以及由此体现的价值追求。

  现实关注的多元化倾向

  纵观“第十二届全国美术展览油画作品展”,众多画家创作的作品体现了对现实生活的全方位多视角关注,较为完整地呈现了基于当代中国社会现实的艺术画卷。其中有对近几年来国家发展、社会变革重大主题的艺术表现,也有对历史事件与人物的图像再现,更有通过平民化视角对社会变革的艺术观照。同样是反映现实社会,本届画展对现实生活的关注倾向更为多元化,反思与忧患意识体现了画家的担当意识和社会责任,也从另一个方面表达了作者对和谐文明生活的真切呼唤。这些作品关注现实生活中物质与精神的困境,在相关的油画作品中以鲜明的主题呈现,引发人们的思考。

  闫平的《小鱼儿是自由的》虽然延续了作者惯常的艺术风格和题材选择,但两个戏剧演员闲暇时对鱼缸中小鱼的关注,可以引导人们重新审视“自由”对于人生与现实的意义,反思自身的生存状态。李家顺的《工业时代之“雾霾”》在灰黑色调的画面中数幢高楼矗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近几年困扰大众的“雾霾”天气的艺术情境,以油画的形式关注了工业时代的环境问题。类似的作品还有王小双的《霾都》、王风华的《霾》等。池颖红的《空间物语之八》以一个罗网中的大鸟形象,突出了人与动物应该和谐相处的生命主题。比之以手机为标签体现当代时尚生活的那些作品,刘悦的《手机围城》则以一种梦幻般的画面情境,对人们在信息化时代产生的电子产品和网络信息依赖以及其负面影响进行了反思。

  这类油画作品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公益宣传画,它更多偏重于画家的自我感受和个性化思考,注重运用油画的本体语言达成图像价值,而不仅仅是某种观念的简单图解。对现实关注的多元化倾向是现实主义油画发展的必然趋势,人们也呼唤更多能够深度反映社会现实的精品力作来触动人心,启迪民智,也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体现油画在当代的现实价值。

  从他者关注向自身写照的迁移

  在许多作品中,油画家的创作指向体现的是一种他者关注,也就是以别人的生活,远处的风景作为自己创作的主要题材。由于一些画家深入生活与感悟对象的不足,这种关注有时候会仅仅是浮光掠影式的表象写照,作品也会因为缺少真情实感而显得苍白虚假。总以为好风景在远方,而对真实的自我和身边的事物熟视无睹,这是一个艺术家艺术感悟力不足的表现。遍览中外美术史,不难见到画家表现个人生活的经典力作,这样的作品表现对象离画家最近,基本在他的朋友圈之内,或者就是画家本人与他的亲人。因此画家是以日常感受形成的审美体验为基础,创作时常常是情动于衷、驾轻就熟,并且时代特征同样可以在个体生活情景中得到体现,这样的作品往往更能让人感受到源于画家自身的生命意识和艺术感觉。

  画室是画家精神家园的寄托之所,作为自身生活的写照,檀梓栋的《画室人体课》从俯视的角度呈现了一个画室较为整体的状态,浓郁的艺术氛围或许激发的是人们对艺术的认同意识和对审美之境的向往。张超的《画室姑娘》在一个特写视角下,将一位姑娘创作时的专注投入升华为具有审美价值的精神气质。张树海的《追梦》中4个画家躺卧在画室的地铺上,虽然没有舒适的物质条件,但为了追求自己的人生梦想,他们辛苦付出着,可见艺术对艺术爱好者非同一般的感召力。戴平均、戴双清的《临界·体温》则从画家的画室中走出,以自己难忘的一段生活经历为题材,表现了自己和亲人一起面对困难时的心路历程,这里既有亲情的温暖也有生命的坚韧。

  但这类题材的表现要注意避免过度的自恋与封闭,在表现自我的时候切忌无病呻吟,缺少生活的厚度与精神的高度。自身写照的价值来之于画家本人思想与情感的底蕴,他的精神境界决定了这类作品的品位和价值高低。

  人文关怀突出文化价值的弘扬

  人文底蕴对油画作品的价值形成非常重要,而一个民族的精神史总是与文化发展密不可分的,油画创作对民族优秀文化的弘扬能够进一步提升民族的自信心与凝聚力,这对爱国主义价值观的形成也具有重要意义。

  本届画展中有多幅作品以中华民族文化为主题,塑造了一批文化人的生动形象。何红舟的《桥上的风景》将历史的镜头推移至林风眠、吴大羽、林文铮3位文化名人的海外留学岁月,人在异邦身着洋装的青年才俊们神情坚毅,凝神远望的目光仿佛穿越了历史的烟尘,看到了近百年中华民族的社会发展历程。它仿佛要将东方与西方,历史与现实,艺术与人生的变幻风景以富有象征意义的一座桥梁连缀起来。郑金岩的《徐渭——墨魂》用洒脱写意的笔法,在空灵而不失厚度的背景下凸显了一代大师富有个性张力的心灵世界。耿牧的《敦煌魂》塑造了为敦煌艺术的保护、研究作出重大贡献的文化学者群像。谷钢的《孔子东游》让一代圣人以一位蔼然师长的形象回归大众的精神视域。

  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是华夏子孙的精神基因,是促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所不可或缺的要素,油画创作对文化人物和文化遗产的青睐体现的是一种民族自信和基于信仰建构的价值认同。

  小视角之于大时代的巧妙立意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也是一个不断变革的时代。油画在宏大叙事方面的表现力也许不及文学、影视等文艺形式,如果一味追求全景化描绘可能既耗时费力又差强人意。但油画创作完全可以通过巧妙的立意,以这个时代具有典型意义的题材为切入点进行个性化表现,让手中的画笔得以从小视角来审察大时代,这也许更显其独特的价值。

  作为个体的人都具有其生活时代的特征,王汉英的《梯》、李波的《静夜·三》、李罗的《亲爱的,情人节快乐!》等作品所表现的市井人物的寻常形象往往就是一个大时代的生动缩影。李欣欣的《童年的故事》不但勾起了人们的童年记忆,更反映了时代的变迁,引发人们关于时代发展的深层思考,赋予了静物画以人文意义,逼真的画面、巧妙的构图、物品的选择等体现了油画因精湛技艺而具有的艺术感染力。与此类似的还有李崇君的《曙光在前》等作品。李厚岑的《构筑梦想》则通过对二十几只建造工人使用的小桶的描绘,从一个侧面表现了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通过辛勤劳动为实现人生梦想而付出的劳动,还能让人想到我国城乡面貌变化的日新月异。这些作品没有仅仅停留于技术层面的逼真再现,而是将小物件与大时代巧妙关联,使它们因为时代意义的赋予而更具人文价值。

  本次画展中有一些小幅绘画进入了大众的视野,它们的出现是对所谓展厅效果的一种反拨,也反映出画展对作品本身的精神内涵和艺术价值更为看重。静物画和风景画在本届全国美展中所占份额较小,但一些作品也因为巧妙的构思而具有了表现大时代的社会意义。

  油画本体美的呈现

  油画在图像时代的本体美应该是其重要的价值追求,因为这是它特立于其他海量图像之上的优势所在。油画的构图、造型、色彩这些基础性的审美元素,还有格调、品位、美感等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凡此种种都是油画本体美的构成要素,这种本体美哪怕是在画一个最普通的物品时,也可能因为独具匠心技艺精湛的艺术表现而具有不同于一般图像的审美价值。

  一些画家自觉地从对主题的图解转向对绘画形式与内涵之美的寻求,讲求作品本身的审美品位,这也正是油画在图像时代的重要价值体现。中国油画家们一直在自己的创作中积极探索更为丰富的油画语言,以富有创意的手法给人以新的审美感受。王芳芳的《社戏》笔法写意,用概括灵动的色块营造了民间文艺活动的欢乐气氛。于小冬的《燃灯节》通过对光影、氛围以及人物神情的细腻描绘表现了人物内心世界的虔诚与纯净。吴仕华的《吉祥家园》借鉴了中国民间绘画的一些表现手法,将主题通过众多的人物活动铺展开来,富有世俗情趣。付胜辉的《安琪在中国》虽然表现的是现代主题,却在借助古典写实手法凝练一种唯美恬淡的格调之美。

  来源的《寂静与光1》、路昊的《梦回巴黎》、徐紫迪的《音乐课》等人物画作品在用古典技法表现当代人物时,都在模特的选择、情境的营造等方面力图通过油画的本体语言体现超越于一般图像的品位与格调。赵九杰的《供养》运用了类似中国传统绘画中的大写意手法,随性的线条与色彩仿佛意在唤起人们对那些被岁月尘封了的人物与故事的记忆。程林新的《甫田初实》整个画面格调质朴意境悠远,使自然情境中的无言大美具有了不同一般的人文气息。

  在恶俗图像泛滥的当下,需要优秀的绘画作品来提升人们对图像阅读的基本认知和审美品位。当代中国油画的整体风貌反映了画家们对油画本体美积极深入的追求,它对人们审美品位的引导提升也是其重要的当下价值,这种提升必将对聚集社会正能量起到促进作用。

  保守停滞与同质化对价值的消减

  当代中国油画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创作观念的保守停滞以及作品因为缺少创新表现出的同质化。专家质疑“这次筛选时看到太多沙发上的美女,或者描绘吃早餐的画作。难道广袤的生活,只有这有限的题材可画?”题材的雷同仅仅是当代中国油画中存在的问题之一,本届油画展的部分作品在创作观念上还存在诸多问题:比如画照片,停留于事物的表象,忽视油画创作的本体美。比如对主题理解的肤浅,讲表现民族文化就去画与戏剧有关的题材,而无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缺少对民族精神命脉的深层认知。也有些画家自我重复,满足于固有的风格,放弃了自己对审美客体的丰富鲜活的感受,使风格沦落为没有精神内涵和价值创造的简单花样。思维的僵化也导致了对题材开掘的欠缺,比如风景画,神州大地河山大好,大美风景在本次展览中却鲜有出色的表现。甚至一些画作的名称也是从别的文艺作品那里直接拿来,这也反映出画家人文素质的欠缺。

  图像时代,对图像阅读的快餐化并不有利于一个人审美能力的提高,大众审美趣味的庸俗化更会导致整个社会的审美品位低下。油画在新时代要有用优秀作品提升大众审美品位的社会担当,中国油画要实现其价值,需要画家们的不断努力,关注时代的发展,善于在多变的社会生活中发现有意义的题材,触发创作的灵感,用富有创意的作品来体现画家的精神追求,才能不辜负这个伟大的时代,实现自我的价值,凸显油画的社会价值与艺术魅力。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