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要书法 不要书官

http://www.huajia.cc  2015.01.24 09:40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1月12日至14日,在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五次全会召开期间,中共中央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参加多个小组的分组讨论并讲话,其中涉及书法的一段表述:“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书,还敢裱了送人。现在有的干部玩过了,飘飘然了,忘记了执政党和老百姓的关系了。”

  王岐山讲得比较幽默凝练,但振聋发聩,相信关心政治形势的书法家、书法官员和喜欢书法的官员很多都已经听到了。本来书法作为中国一门喜闻乐见的国粹艺术,人人可以热爱学习,她对个人文化修养、精神品格的熏陶自古以来就善莫大焉。无视书法的存在,某种意义上是对中国文化的漠视,中华文明5000年传承的主线,细究起来正是不断地发扬光大书法艺术的历史,验之当下,中国大地飞梦的正能量中,书法的繁荣也创了历史新高,过100年后回顾,今日真正道艺双响的书法家一定仍可能占得一席宝贵位置。

  所以,书法是通俗的,同时更是神圣的,汉字为血脉的中国书法乃世界文艺的奇迹,谁亲近谁得益,谁亵渎谁便没好果子吃。美国波士顿大学艺术史系教授、书法学者白谦慎去年在苏州明清书法大讲堂作讲座,讲到“写字是晚清官员的政治活动”,“晚清官员写字不卖钱”。白谦慎认为中国传统的书法流动模式有三:平级之间的书信交往、由下而上的交流和自上而下的交流,而以第三种为最多,这也就决定了精英阶层书写更加频繁。白谦慎曾致电翁同龢的五世孙询问家中有无别人写给他高祖的书法,回答是没有,而在翁同龢的日记中,与他自己的大量书写和馈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只有两条记载了他收到别人书法的情况。可惜,现在被王岐山“痛批”的“有的领导干部”不仅没有100多年前封建王朝官员的书法水平,更没有“写字不卖钱”的道德戒律,“裱了送人”,名义上表面上是送,实际上私底下往往有交易索贿。比如上世纪90年代末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在位时,“书法作品”被卖到几万元一幅,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不看在他“副省长”的官衔有求于他,谁愿意掏那么多钱。一般情况,领导干部写字,不要说身边工作人员,就是碰到书法“大家”总不忘奉上几句肉麻点赞,级别越高,点赞越肉麻,难怪听得要“飘飘然了”。包括奉命,或辗转为领导干部书法写鼓吹文字的书法评论家也是一点好处得,满纸肉麻辞,汗颜汗颜!

  要扼止“有的领导干部”写字写到“飘飘然”,纯洁书法队伍很重要。“打铁还需自身硬”——1998年7月,中办、国办联合发布了《关于党政机关领导干部不兼任社会团体领导职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要求,县及县以上各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及所属部门的在职(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不得兼任社会团体(包括境外社会团体)领导职务(含社会团体分支机构负责人)。因特殊情况确需兼任的,必须按干部管理权限进行审批。

  《通知》指出,对于有兼职的官员应尽快退出。

  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虽是香饽饽,然各级书法协会面对喜欢书法且有权有势的“有的领导干部”垂涎书官位置怕是得罪不起的,弄得不好自己何时被牺牲掉都不知道。造成目前“官军来了”的书协书官霸道的局面,书协的分管、主管上级部门是负有领导责任的,如果一开始就按政策法规执行,加强问责追责,书官来袭,书家失守的局面就难成气候。记得前几年,曾长期担任浙江书协主席一职的朱关田先生不无感叹地亲口相告:“我做书协主席是得罪过一些领导的,他们要把某些官员弄进书协来,做普通会员,或是个别水平好的做个理事问题倒不是很大,要放副秘书长以上位子就勿妥当了。”就是朱关田,因为他不愿与“官”合作,不太听话,当年他选上中国书协副主席唯一没在书法大省的浙江兼任省文联副主席(其余地方省书协主席当选中国书协副主席的都做了当地省文联副主席)。而浙江省书法的辉煌,沙孟海、郭仲选、吕迈(浙江省书协创办人之一)、朱关田、金鉴才等功不可没,特别是朱关田,书生意气,敢作敢为,可敬可佩!

  彻底避免“官”风作乱,让“官本位”思想退出书法队伍是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的头等大事,为此,读一读斯舜威《也谈祛除“官气”》一文的相关章节是有启发警醒作用的——

  这些年,确实有一些领导干部或退下来的领导干部进入了各级书协领导班子,受到了不少的诟病。然而平心而论,真正对中国当下的书法事业起到举足轻重影响的,并非他们,而是广大专业书法家,特别是担任书协领导职务的专业书法家,毋庸讳言,这些“书法官员”身上带有的“官气”,并不比官员出身的书法家少,一方面,他们确实也是“官员”,因为各级书协组织(或相当一部分书协组织)也是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享受不同级别待遇。有不少书法家,看中的反倒不是自己的书法家身份,而是享受何种待遇的“官员”身份。另一方面,因为书协组织在各类大展、大赛、入会等问题上掌握不少“权力”,许多会员、书法爱好者有求于他们,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他们良好的自我感觉和“权力欲”。这不仅将影响到他们为会员服务、为人民大众服务的热情,也必将对书法家队伍起到不良的示范作用。因而,我觉得周一波提出的“让书画家协会少一点‘官气’”,解决的路径,不仅要“清退”一些缺乏专业水平的“官员书协领导”,也要呼吁“专业书协官员”在思想认识上、行动上回归专业书法家,努力减少“官架子”,减少“官气”,只有这样,才可能多一点“清正之气”。

  书坛要书法,不要书官。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