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知名书画家屡被骗揭秘艺术市场骗术

http://www.huajia.cc  2015.01.07 20:09  来源:楚天金报 发表评论(0)
 
1 2

    2014年7月,湖北画家杨白云向深圳警方报案称,自己的162幅精品画作被朋友程某以帮忙到香港办画展为名,一“借”两年不肯归还(本报2014年10月21日曾作报道)。此事经楚天金报报道后,引起强烈反响,100多家网站和媒体转载,《南方都市报》等媒体也对湖北画家的遭遇作了重点报道。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接触了湖北的多位书画家,发现杨白云画作被“有借无还”并非个案。在从画室走进市场的过程中,不仅是年龄稍长的书画家,一些年青书画家同样遭遇种种陷阱,而他们的维权之路也分外坎坷。

      案例

      小学文化的骗子设高价陷阱

      名画家“入局”痛失15幅画

      杨白云的遭遇并非个案。武汉知名画家殷先生也曾遭遇过类似骗局。

      殷先生是武汉较有名气的书法家和画家,以山水人物见长,曾和著名画家范曾合著双人集,多幅作品曾在香港拍卖。杨某只有小学文化,黑龙江人,1998年到广东以卖书画为生。他通常从新闻报道中寻找线索,联系知名画家,以帮其画作卖个好价钱为由诈骗,此前曾因此被判刑一年。

      2013年11月28日、12月21日,杨某设法联系上殷先生,分两次从他手中骗得30幅字画,并且卖出了一部分,但是一直没把钱给殷先生。见如此轻易得手,杨某更加贪心,他又向殷先生打电话,邀请他画一幅泰山和一幅长城,每幅长3.66米,每幅画15000元。殷先生画好后,让杨某先付款,但杨某坚持画寄来后给钱。殷先生感觉上当受骗,于2014年1月17日向蔡甸警方报案,蔡甸警方立案调查发现杨某租住在广东从化,以卖字画为生。随后,蔡甸警方向广东警方通报案情。当年4月3日,广东警方以送快递为名,进入杨某住处将他抓获,在房内还追回殷先生的画作15幅。虽然追回了一半的画作,但殷先生的损失依旧不小。

      骗子出手大方买字博取信任

      江城草根书法家轻信“中招”

      年过五旬的书法家刘先生在武汉书画圈小有名气,尽管他从未接受过专业教育,也没有拜过名师,但经过30多年的潜心钻研,其书法已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并创办了自己的书画工作室,其作品在武汉本土销路还不错。2014年3月,一名自称某商会秘书长的男子来到刘的工作室,对他的书法赞不绝口。该男子出手大方,当时就花了1万元钱,购买了刘先生的2幅书法作品,声称要挂在商会的办公室里。两人相谈甚欢,还互留了联系方式。

      一周后,该男子给刘先生打来电话,称将刘的书法装裱挂在商会后,多位企业家会员很欣赏,并流露出购买的意愿。他“热心”地表示,可以帮刘代卖书法作品,他只抽取少量佣金。因为之前对方出手大方,言谈中对书法也很在行,刘先生以为碰到了“大客户”。两人谈成了合作方式后,第二天,该男子来到刘先生的工作室,取走了他的15幅书法作品。

      此后的十余天时间,两人还通过几次电话,该男子不断汇报“好消息”,称某老总买了作品。但他迟迟未将卖字款支付给刘先生,还催刘再写10幅书法作品交给他“代售”。当刘先生提出“先结款再交字”时,该男子便失去了音讯。随后,刘先生就再也打不通他的电话。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刘先生发现自己受骗后并未选择报警,而是自认倒霉。记者问及刘先生为何不报警时,他说:“一把年纪还上当受骗,传出去丢人,就当蚀财免灾。”

      网上卖画签了合同没钱收

      青年画家作品遭扣打官司

      2014年12月29日下午,来自朋友圈里的一条消息终于解开了湖北青年画家汪燎的心结:当日上午,北京朝阳法院判决哈嘿(Hihey)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归还原告艺术品,如不能归还,需按市场价折合人民币归还原告89.8万元。至此,历经两次开庭,轰动一时的艺术家集体维权一案,有了明确的说法。

      据汪燎介绍,2012年他还在湖北美院读研究生,哈嘿网在美院做宣传推广。彼时,艺术品电商刚刚兴起,他觉得在网站上推广销售作品这种形式颇有新意,而哈嘿网号称“国内第一艺术品电商”,于是决定试试看。“我把自己精心创作的5幅画作拍照传过去,很快对方工作人员跟我取得了联系,说挑中了其中3幅。当时我打听到,也有不少同学和我一样寄去画作,大多都落选了。这让我感觉到哈嘿还比较正规,有一定门槛。所以,在和对方签订合同后,我将那3幅画作寄到了北京”。

      按照合同约定,哈嘿网在一年时间内若卖出画作,就向汪燎支付相应款项;若画作没有卖出,一年后应退还给汪燎。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约定的一年期限到了,哈嘿网却迟迟没有音讯,既不付钱也不还画。据汪燎介绍,每个画家都有一个对应的经纪人,事后,他多番联系负责自己画作的经纪人,对方却一拖再拖,后来该经纪人辞职了。“他们那边人员流动性很大,管理混乱,现在我也不敢肯定书画到底是被弄丢了还是卖出去了”。

      邹荃是2013年下半年开始和Hihey合作的艺术家,“当时Hihey加了我的微博,最初我没有参与。后来我看到网上拍卖成交率很高,于是想试一下。网站工作人员非常热情地打来几个电话教我注册提交,我还支付了1000元年费,我以为所有人都要支付。后来每上传一幅作品都要再支付100元。但我很快发现,他们几乎把我每幅作品的起拍价都搞错了。我的画因此被贱卖。就算真实成交的作品,他们也迟迟不给我付款。”形容自己和电商网站的合作,邹荃坦言,“在索要应得款项的过程中,自己就像个要饭的。”

      2014年8月5日,艺术家王军和宗剑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一则消息,矛头直指国内艺术电商Hihey,斥其长期任意克扣艺术家作品及拖欠款项,“Hihey曾邀请我参加2012年艺术三亚活动,从我这里取走了多件作品及朋友寄存在我这里的多件作品,价值百万以上……我决定去北京朝阳法院起诉该黑心电商,并以诈骗案向公安机关报案。”消息一经发出便迅速引起关注和转发,上百名艺术家迅速自发成立了一个“控诉”Hihey的微信群,各种吐槽瞬间发酵。据悉,该电商拖欠艺术家作品和拍卖画款涉案金额逾200万,涉及艺术家达30多名。


 
1 2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