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山东青州艺术市场调查 一级市场金融风险急剧放大

http://www.huajia.cc  2014.12.27 18:13  来源:上证艺术资产 发表评论(0)

  艺术市场持续3年的行情调整,已经从二级市场蔓延到一级市场。

  在一级市场特别活跃的山东,受行情调整的冲击,开始进入市场萧条期,将近10年来爆发性的行情所积累的市场风险濒临爆发。记者日前对山东青州的艺术市场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近年来十分活跃的艺术金融创新,在市场低迷时,可能引发银行坏账。青州的艺术金融风险正在迅速发酵。受此影响,整个青州的书画市场如同风雨飘摇中的一叶孤舟那样前途难测——究竟会驶入行情转好后的安全港湾,还是市场泡沫破裂后的无底深渊?

  书画重镇一级市场独大

  “书画市场看山东,山东市场看青州”,这是收藏圈里很多人都知道的一句话。青州市地处山东半岛中部,是潍坊市下属的县级城市,人口91万,纵横市区南北东西,驱车不超过20分钟。但是,青州画廊联盟的副会长王俊杰向记者介绍:“现在青州市成规模的书画市场有青州书画艺术城、宋城、君怡都书画古玩城、泰丰书画古玩和明清古街巿场,几个市场加起来有760家画廊。”据青州市文化局统计数据显示,该市有文化经纪人1000多人,年交易额10多亿元。人们不禁要问,就在这么个小小的县级市,青州是怎样在全国书画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的呢?

  有人说这与当地传统文化的深厚渊源有关,或许不无道理。作为古代中国的“九州”之一,青州历史文化悠久灿烂,寇准、范仲淹、欧阳修、黄庭坚、李清照等一代名流英雄辈出,这无疑是青州最得天独厚的资源和财富。浓厚的文化氛围,让书画市场这一新兴文化产业在刚刚萌动的初始便在青州生根发芽。早在1990年代初,我国刚刚开始有艺术品拍卖,青州就已经有了专业画廊。不过,在王俊杰看来,青州的艺术市场初具规模,要算2000年创办玉华艺术市场以后,在这之前也有艺术经纪人,但是开画廊的很少。王俊杰属于这“很少”的人之一,他的“王朝画廊”已经开了整整20年。提到初入行时的情形,他记忆犹新:“当时我买了一本‘画家的黄页’——俞剑华编写的中国当代书画家名录,逐个研究。”如今,他的画廊所推荐过的艺术家许多已经攀登上书画艺术名家的台阶。就粗略统计,来过青州并留下丹青墨宝的全国著名书画家就有5000余人,其中不乏像李苦禅、董寿平、尹瘦石、黄胄、启功、沈鹏、欧阳中石、刘文西等大师级名家,也有像刘国松那样的港台地区名家。在青州当地市场作品交易额过千万元的艺术家不下千人,过亿元的也有100多人。

  通过走访画廊,记者发现,青州艺术市场如此发达,有其自身突出的特点:首先,市场如此大的交易规模都集中在一级市场——画廊的层面上,二级市场拍卖公司却付之阙如,表明如此大规模产业化的市场,并非根底扎实深厚的收藏市场,而是一种高端礼品市场;其次,这么多画廊的业务,却都集中在当代书画这个板块上,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第一点,而当代书画板块特有的波动性,增加了市场行情动荡的风险;第三,作为沿海经济大省,山东吸引了大量资金和企业家,造成那些画廊的买家有不少是企业或企业老板,他们并非以收藏为目的。即便是出于收藏目的参与市场的买家,往往也是怀着逐利的心态进入艺术市场。

   行情调整暴露市场风险

  虽然20年的创业经历使王俊杰满肚子传奇故事,但说到市场前景他却忧心忡忡:青州艺术市场已经有一年多处于萧条状态了,今年的市场也不是很好,这种状态如果持续下去,会很麻烦。

  众所周知,拍卖市场的行情调整3年前就开始了,其冲击使近10年来身价暴涨的近现代书画板块的市场风险暴露无遗。而当代书画板块,因资本炒作盛行与价格波动大,相比近现代书画风险更大,只是因为由庞大的礼品市场的需求支撑,才保持了多年来的畸形繁荣,但近两年艺术品像其他礼品市场一样都陷入了萧条。因此,正如王俊杰所说的,目前青州市场上古代作品和近现代作品的价格还比较稳健,但是当代书画中的很多画家就要面临身价缩水:“比如说你原来卖10万元一尺,但是现在你5万元一尺市场都不一定会有人掏钱去买。有好多画家面临这样的大幅缩水。”

  这种调整行情对画廊的冲击更大:一方面,艺术市场是信心市场,“我们投资画家是投资他的未来。价格一跌,就是降价也没有人买。”王俊杰说,“另一方面,无论是年轻的艺术家还是年龄大的艺术家,画廊从艺术家手里拿到画再放到市场上去卖,绝对卖不过从画家手里直接拿。”现在信息渠道四通八达,画廊这点儿优势在逐渐消失;第三,画廊产业可能已经过剩了。“现在这个市场里喜欢这个事情(收藏)的人虽然多了,以后的市场有多大我不知道,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画廊产业)还是有点过剩了。”

  此外,2005年起变得火爆的拍卖市场对青州也带来压力。“在2005年以前作品进入拍卖场的特别少,之后好多作品在我们青州已经流通不了,只能把作品拿到拍卖公司去。这几年还有好多拍卖公司到我们青州来征集作品。”王俊杰说。据他观察,除了少数实力雄厚的大画廊,或者经营时间比较久的老字号,可以靠前几年积累的藏品勉力经营,大部分画廊在这种萧条状态下前景堪忧。

  市场风险蕴藏金融风险

  让王俊杰更担心的是,现在很多画廊都从银行贷着款:“大概80%以上的画廊都是靠贷款开起来的。2005年以前很多画廊都是用自己的钱来买作品,没有压力,不用考虑银行贷款的利息。但现在不行了,每个月都得考虑还银行的贷款利息。而且现在的行情是今年如果不卖,明年不一定还能卖这个价钱。”

  据他介绍,目前在青州涉足此项业务的有3家银行,一是青州市农村商业银行;潍坊银行2013年成立了文化金融事业部,专门做艺术品质押融资贷款业务;2014年中国银行青州支行也介入了这个业务。银行的介入,既出于银行的逐利动机,同时也因为当地政府的政策:把画廊业作为扶持重点,要求银行把开展艺术品质押贷款作为支持当地文化产业的任务。

  对于银行而言,既要赚取贷款利息,又要防范金融风险,因此在利率和担保条件上动足了脑筋。潍坊银行是其中功课做得比较足的。潍坊银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制定的利率是根据不同客户具体的情况有所不同的,综合起来大概在10%到15%之间。如异地画廊利率会相对来说高一点;本地画廊会经常发生存款业务,所以利率相对来说会低一点。”

  那么,银行如何规避坏账风险呢?这位人士表示:“我们选择的客户都是比较高端的客户,贷款前要进行信贷调查,目前我们的贷款客户有61家画廊,还贷情况都非常好,按时付息,业务合作都很好。贷款总额接近六个亿。”为规避风险,潍坊银行还专门设计了“质押艺术品远期交易合约”,要求借款人在取得贷款前必须先与潜在的收购人签订这个合约,约定在借款人到期不能归还贷款本息时允许收购人以所欠贷款金额的价格取得质押艺术品的所有权,借款人用所得款项归还银行贷款。

  而青州农商行则采取三户联保的办法。但王俊杰认为这种三户联保应该是错误的做法:“现在有好多企业一个完蛋,马上跟他连带的都完了。三户联保就是这样,如果其中一家画廊不行了,因为是联保另外两家都被拖累。现在画廊产业这么大规模,都采取这个三户联保,后果很可怕。”记者还了解到,在市场近两年连续低迷的状态下,相当比例的画廊已经入不敷出,不得不在民间借高利贷偿付银行贷款的利息。因此,在行业性的萧条中,艺术市场的价格风险正在积聚金融风险。市场专家指出,如果市场长期低迷,即便有了潍坊银行的远期交易合约,第三方的“潜在收购人”完全可能毁约,银行照样会出现坏账。对他们而言,在开展金融创新的同时,必须对艺术市场的风险重新认识。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