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李震坚现代人物画的启示

http://www.huajia.cc  2014.11.22 08:35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李震坚是在现代人物画史上作出过卓越贡献的一位杰出画家,无论是上世纪60年代的《妈妈的新课题》、《井冈山的斗争》,还是后来的《在风浪里成长》等等,都成为现代人物画历史上的代表作品被人们铭记。谈李震坚绕不开浙派人物画,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一直到现在,浙派人物画的影响在全国一直都很大,其中有一段时期几乎独领风骚。作为浙派人物画的创始人之一,李震坚在现代人物画的历史上具有特殊的地位。

  艺术风格
  李震坚的艺术风格大致有两点,一是深厚的传统功底,他青少年时期就打下了扎实的传统基础,进入美术学院以后,又具备了较强的造型功力,他把两者比较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既有传统意味,又有现代特征的画风。他的厚重是中国式的厚重,笔墨上的厚重,带有明显的民族绘画的特征,但又不仅仅是民族绘画的一个延伸,他有自己的创新。二是李先生很善于运用色彩去塑造对象,而且还会注意到色彩细微的冷暖变化。虽然他不过多强调这种变化,但实际上他作品中人物的额头上、脸颊上、下巴上,还是会呈现出微妙的差别。他把油画、水彩画当中的一些色彩塑造方法运用到了中国人物画中,这种色彩塑造方法不同于西方,而是将其转化成中国画自己的表达方式的一种结果,即把它变为水性材料的一种色彩塑造。李先生善于用水,这也是他的作品让人感觉浑厚华滋的原因所在。他对印象派,对西方色彩很有研究,特别喜欢俄罗斯肖像画家塞洛夫,欣赏他对光影的处理及对人物神态的刻画。

  上个世纪西方绘画的造型基础训练传入我国以后,彻底改变了原来中国画的造型模式,人物画家需要寻找一种恰当的现代的语言来表现已经变化了的客观对象。画新时代的人物,如果仅用传统的方法肯定是不够的,只能用新的办法、新的语言来塑造。李震坚等浙派人物画前辈正是响应了时代的需求,大胆创新,我觉得最可贵的地方在于,他们在把造型和艺术语言相结合的时候,没有放弃对人物形象个性化特征的刻画。

  对当代人物画创作的启示
  今天研究李震坚先生的艺术,对当代人物画创作有着重要的启示。
  第一,人物画有其自身的特点,李先生的人物画之所以立得起来,除了传统的笔墨功夫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有扎实的造型能力,因此可见造型对于现代人物画的影响极其重要。造型是人物画学习不可避免的课题,是人物画家必须跨过去的一道门槛,但现在有很多人物画家不太重视,所以人物画得不好看或是概念化,这与造型能力的弱化是息息相关的。包括我们现在的教学过程中,对造型的要求也不如老一辈那样严谨,李震坚、方增先、周昌谷等浙派人物画前辈们打下的扎实造型功底我们现在都很欠缺,有时过分强调笔墨和形式,结果弱化了对人物形象本身应该有的表现。我始终认为人物画造型第一,笔墨第二。有人担心太注重造型会忽略传神,其实这是不对的,我们的造型是要求画人物不能千人一面、概念化,强调追求个性化,所谓个性化实际上就是对人物传神有要求,画人物要画出人物的气质,这靠什么来完成呢?具体的手段就是造型。造型其实包含了意象表现,带有一定的创造性意味,我们不要把造型等同于照着对象画,造型的能力实际上是包括素描、速写、创作等等表现客观对象的手段,而这个手段是综合性的,老先生们的经验值得我们认真学习。

  第二,李震坚对生活充满了激情,看李先生画画是一种享受,一气呵成,全神贯注,表情也很丰富,有时甚至手舞足蹈,在画画时的李先生是个非常感性的人。他塑造的人物形象都非常朴实,带有一种内在美的力量,这跟他的画风有关,也与他对人物的理解有关系,所以他的作品中,无论是老人、女孩,或是江南渔民、藏族汉子、新疆少数民族,都具有鲜明的人物个性,都是从生活当中提炼出来的。李震坚不但是一个卓越的画家,又是一个卓越的艺术教育家。他教学过程极其认真负责,一直是系里担任教学的主要力量。他不善言辞,但动手能力特别强,帮同学改画,自己示范作品,这无形中对同学的启发很大。每次李先生下乡或是带学生下乡,都身先士卒画大量的速写,如果看到了他想画的或令他激动的模特,他会充满激情地去表现,而且到了一种忘我的境地。在教室里画模特也是这样,有时我们下课去食堂吃饭,回来发现李先生还在教室里收拾画作,他对艺术的热情、对生活的关注非常值得我们学习。艺术要深入生活,现在有些同学对生活很冷漠,下乡就是拍几张照片,不去体会那些人物形象给自己的感觉。照片虽然提供了丰富的客观资料,但也使我们养成了被动造型的习惯,现在很多同学离开了照片就不会画创作,这与主动造型的要求是有差距的。

  第三,李震坚先生的开拓精神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他对于色彩塑造的运用,这在国画人物画创作中具有开创性意义。二是水墨人体绘画创作领域作为一个新的课题,李震坚在这方面做了开创性的研究,摸索出一条既吸收西画造型元素,又切合中国审美习惯与笔墨情趣的中国水墨人体绘画的道路。李先生的艺术思想十分通达,浙派的几位老先生都有这样的特征,他们不断地提出新问题,研究新的问题,试图在新的问题上做一些突破。

  当代人物画创作的难题
  当代人物画创作面临的难题,我认为在于既要有扎实的造型表现,又要有相对完美的笔墨形式,而且两者要有机地统一在一起,要做到是非常难的。黄胄、蒋兆和、方增先、周昌谷、李震坚等前辈,都是在这方面找到了一个恰当的点,形成了自己艺术的高峰。中国人物画的历史,从顾恺之《女史箴图》、吴道子《送子天王图》、李公麟的白描人物等等一直追溯下来,都是以造型为主导的。当然笔墨是很重要的一环,说到底要用笔墨去造型,而不是忽视了造型去玩笔墨。从这一点上来说,人物画不如山水、花鸟自由,受形的制约比较多,在笔墨发挥上不是长处,人物画家要有清醒的认识,要把造型放在第一位,把情放在第一位,把人物的性格特征放在第一位,画活生生的人,有性格的人,以情打动人的人,当然要有相应的艺术形式、笔墨语言来支持造型,这才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传统不是一条无限拉长的橡皮筋,而是一环套一环的链条,一个时代和另一个时代总会有联系,但这个联系不是表面上的、形式上的,而是一种内在的文化根源的联系。在传统的基础上续上当代的这一环,大到一个时代,小到一个画家,既和之前的有联系,又有属于自己的时代特征,这才是我们当代画家需要做的,这也是李震坚先生的作品给我的启示。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