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童中焘的缺席

http://www.huajia.cc  2014.11.22 08:31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我还是第一次碰到画家搞展览、开学术论坛有本人不到场的,童中焘老师让我终生难忘。”10月21日中午,济宁市博物馆一位参观完“江山系年——童中焘作品孔子故里觐”并聆听了第一场“童中焘学术论坛”报告的观众大声地说出了心里的惊诧,但凡熟识童中焘的人却觉得这很平常,这才吻合童中焘一以贯之的不赶场子、不凑热闹、不慕虚荣、不走官场的秉性。

  他不到场的正常理由是“第2个孙子又快出生了,我要在家抱孙子”。其实,印象中只搞过一次小型个展、一次学术论文集首发座谈会的童中焘可能不喜欢大庭广众之下接受美术界知名人士对他的“吹捧”,既然难却主办方孔子研究院、济宁市文联、济宁市文广新局的盛情,他希望是用他的作品去朝觐,去感谢孔子故里文化部门的邀约,至于个人去不去真的无关紧要,除非是有商业目的。看展览是看作品还是看展览的主人,需要弄弄清楚。时下的一些书画展览,看作品倒是其次了,看大大小小、莫名其妙的充栋官员已摆到第一位,观众就像吃苍蝇,吃过苍蝇才给你牛奶面包。童中焘不想如此,如果这样的展览、论坛,观众还有吃苍蝇的感觉,那就不是童中焘的错了。正像中国美院党办原主任金顺法讲他的一则故事:“童中焘说,很多时候不是领导自己要字要画,而是下面的人要去拍马巴结,才会搞出些花名堂来。既然不是领导的意思,我为什么要跟着人家去做?社会风气的不正,底下的人也要负很大的责任。”

  “清刚纸上山,意境水云闲。幅幅飞青绿,团团美墨斓。百年鲜此品,一笔破重关。尤是高人格,童真未老颜。”在童中焘学术论坛上作主旨发言的中国国家画院梅墨生的“煲童”诗写得一般,可也算是道出了他的心声。他认为童中焘是当代画坛不可多得的高人,在山水画形而下、形而上的各个层面,没有难得倒童中焘的,五行之墨、五行之色,放下拿起,得心应手,绝对的“一笔破雄关”,而且是“百年鲜此品”的“一笔破雄关”,是在巧妙地把童中焘往大师级别上靠拢了。中国美院毛建波持同样观点:“童中焘老师是我最为崇敬的艺术家之一,对其的尊敬,首先自然出于其中国画实践所能达到的高度,其次出于对其理论修为的景仰。私以为童老师积淀深厚,勤学苦思,是当今中国画坛为数不多可能成为大器的长者。审视当今中国画坛,画家数量若过江之鲫,车载斗量,但真正德艺双馨、艺理兼通者几何?多的是浅尝辄止却自以为是,文理不通却处处卖弄的无知之徒。”童中焘学生张伟平讲述童中焘对中国画基本功技法高度重视时记忆深刻。

  研读童中焘“骨气清刚,风神秀发”的缅渺山水画即可明白,无论怎么变化多端,他都恪守一个和字,又恪守和而不同的创造。他的继承来自古人、前辈,乃至向同辈学习借鉴,更深入大自然,从大自然中汲取灵感,一种非公式化、跨度较大的童家样山水自自然然顺发出来,而仔细推敲,童中焘山水苦心经营、笔笔精到的用功常人难以企及,需要学识、技巧、眼力、时间、探索的多重积叠复合才能奏效。风景山水、海岱山水、田野山水、园林山水、城市山水、庙寺山水、树石山水、屋宇山水、人物山水等等,童中焘必能画,画必好,晴雪雨雾,风月朝暮,冷暖静躁,远近高低,虚实浓淡,野旷透逸,在童中焘润物细无声的水、墨、色法中“智勇双全”地别开生面,形理、意趣兼备。全景、侧景、角景、仰景、俯景,一景一菩提,一景一文章,“小立伫幽香”、“犹为离人照落花”、“秋色正清华”、“细雨湿流光”、“深山夕照藏秋雨”、“春风醉我高楼上,听尽林梢百舌啼”……仅仅凭这些落款诗题,童中焘的口味之雅具露端倪。几乎没找到童中焘自己完整的题画诗,他择已有妙善之诗题画,境与景谐,仍不失为一种手段、一种眼光,仍称得上是一种诗笔。浙江的画家特别注意画画的诗性和笔墨的诗性结合,验之全国,似少有颉颃者。童中焘的老友金鉴才有一个说法,中国画讲的写意,写就是书法,意就是文化。书法文化的中国“写意”方谓中国画,而诗性无疑是书法文化为依托的中国画的核心。错过诗性表现便是过错。好多画家不懂得个中三昧,自以为“会画“,实则按“国标”,其类画匠何异?
  被王伯敏誉为“读书人”的童中焘个展缺席的背后,是他对中国画厚重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他坐拥书城,闭门谢客,一儒朝天,“堂堂之笔,正正之墨”——呼吁“中国画画什么”?包括了人品引领画品的要求,他呼吁了,最重要的是,他做到了。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